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妖孽至尊
妖孽至尊

妖孽至尊大紅大紫

標籤: 妖孽至尊 玄幻 陳** 高富帥
玄幻小說《妖孽至尊》,主角分別是陳**高富帥,作者「大紅大紫」創作的,純凈無彈窗版閱讀體驗極佳,劇情簡介如下:許不是那麼如雷貫耳,但這個監獄的重量,卻絲毫不弱於京城的秦城監獄。在秦城監獄裏,關押的或許都是巨貪與巨富,服刑前沒有足夠高的地位無法走進那座監獄。而縝雲監獄與秦城監獄有着異曲同工之妙,這座監獄裏關押的清一色都是極度重犯,隨便拖出一個人來,身上至少都背負着幾條人命,要麼就是常年遊走在幾國國界邊境上的毒...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6 10:3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安培邪影內心漣漪翻湧,一點也不平靜。
這簡短的對話,雖然陳**好像什麼都沒說,但卻隱藏了無比龐大的信息量。
至少,安培邪影能明確一點,眼前這個傢伙,把很多事情藏得太深太深了。
他的底氣與自信,並非源自於盲目的自負,而是真的有着足夠的實力和底牌。
至少,今晚的事情,就隱隱能夠證明很多東西了。
這樣的殺局,他還活着,並且比任何人的下場都好,就足以證明一切!
如果說以前的陳**,只是深不可測,讓人揣摩不透的話。
那麼現在的陳**,就直接是被迷霧包裹其中,讓人一點都看不出虛實,連揣摩的空間都沒有。
以前的陳**,強勢霸道不可一世,讓無數人忌憚至極。
現在的陳**,平平無奇,似乎脆弱如卵、不堪一擊。
但在這一刻,安培邪影卻是驚奇的感覺到,現在的陳**更加埪怖,比以前還要埪怖了無數倍。
因為,根本就沒人知道他到底隱藏了什麼,沒人知道他的真實情況如何,更沒人知道他想幹什麼。
無法辨明的未知,往往才是最讓人感到恐懼的……
安培邪影傷的很重,伏在陳**的背上緩緩沉睡了過去,彷彿有這個男人在,一切都會很安全一般。
聽着背後傳來的均勻呼吸聲,陳**微微一笑,眼神變得更加柔和了幾分。
雙掌,也是緊了緊,把安培邪影牢牢的環着,似乎要極盡所能的給她最大的安全感。
但不得不承認,這個不男不女的娘們,那肌膚真滑真嫩啊。
哪怕是胸前的玩意被極致的束縛住了,陳**也能感受到一種若有若無的柔軟。
有貨,貨很足……
雨停了,陳**也回到了自己阻住的樓房前。
未進樓道,就看到一個一身晃眼名牌服飾的青年站在那裡。
這是一個標準的西方青年,很是英俊,氣質優雅高貴,宛若生來的貴族。
看到這個青年,陳**頓足,臉上露出了一個莫名的笑容。
兩人相隔五六米距離,陳**對青年微笑的勾了勾手指。
西方青年在看到陳**的那一刻,也是一臉燦爛的笑容,但怎麼看,那笑容似乎都給人一種訕訕之意。
青年屁顛顛的走到了陳**的面前。
陳**不由分說,一腳就踹了過去,那咬牙切齒的表情,顯然是用盡了全力。
不過,以陳**現在的狀況,即便是全力,也沒有多大,只踹得青年一個趔趄。
那價格昂貴到估摸着都能抵得上普通人一年薪水的休閑褲,被印上了一個大大的腳印。
「服嗎?」陳**舔了舔嘴唇,看着青年問道。
「服。」西方青年絲毫不見生氣,臉上的笑容更加歡實。
「解氣了?」西方青年問道。
「我可以殺了你嗎?」陳**也是笑了起來。
「偶,這可不是一個好的想法,殺了偉大的神恩家族第一順位繼承人,這是能讓上帝都會傷心遺憾的一件事情。」西方青年笑容燦爛的說道。
這個青年,不是別人,正是天賜.神恩。
「那老頭在我這裡算個屁。」陳**不屑的道了句,隨後,背着安培邪影進了樓道。
天賜.神恩一臉的賠笑,屁顛顛的跟在陳**的身後走去。
「能再次看到你,這是人間最美妙的事情,我感到發自內心的喜悅,就像是上帝給了我一個深情的吻。」天賜.神恩誇張的說道。
陳**瞥了天賜一眼,道「我看你是巴不得我死在他們的手中吧?」
「親愛的朋友,你這話可太讓我傷心了,無論到什麼時候,你都是偉大天賜最誠摯的朋友。」天賜神恩笑嘻嘻的說道,有誰能想得到,這個傢伙,竟然會是能夠對抗世界八大家族人?
陳**厭惡的瞥了天賜一眼,打開門,背着安培邪影走進了屋子。
「那你可太看得起你自己了。」陳**不待見的道了句。
把安培邪影放到卧室的床榻上,陳**才走回了客廳,在沙發坐下。
天賜很自來熟的要坐在陳**的身旁,卻再次被陳**一腳給踹了開來「別那麼沒臉沒皮,這是我家,不是你家,我讓你坐了嗎?」
天賜苦笑不跌的摸了摸鼻子,卻是一點脾氣都沒有,畢竟,是他理虧。
但這一切都是在意料之中。
有很多事情,其實都是心照不宣的,陳**心中如明鏡兒,天賜神恩也是心知肚明。
今晚,在那場殺局開始之前,天賜.神恩其實就已經抵達了英倫。
一切的發生,都是在他的關注之下。
可他這個按道理應該參與進去的人,偏偏從頭到尾都沒有出現過一次,更沒有給予陳**絲毫的幫助,哪怕是在陳**命懸一線那般兇險的境況時。
這一切看似非常反常,也看似天賜.神恩無比絕情。
但站在他和陳**的角度來看,這又是一件最符合常理的事情,所以天賜.神恩的內心一點都沒感到愧疚,非常坦然,充其量,只是有些理虧而已。
所以,他還能若若大方的出現在陳**的面前,且如一個沒事人一般。
這是神恩家族對陳**的一個考驗與試探。
誰都知道,陳**險死還生,已經是個什麼都沒有的廢人了,只能連普通人都不如的苟且偷生着。
這樣一個人,是不存在任何利用價值的,更不可能被神恩家族這樣的頂尖家族放在眼裡。
在這樣的情況下,想讓神恩家族去無條件的幫助陳**,幫陳**度過險境,那根本不可能,這不符合神恩家族的利益所需。
這是非常現實的一件事情,利益,才是讓頂級家族最看重的東西。
除此之外,什麼感情友情,都是隨時都可以丟進臭水溝的東西,一文不值。
如果陳**今晚死了,那也就死了,不會撲騰起絲毫浪花,也不會讓神恩家族有丁點的遺憾。
甚至,天賜.神恩都會直接離開英倫,就像是從來沒來過一般!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