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范清遙
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范清遙

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范清遙范清遙百里鳳鳴

標籤: 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范清遙 花月憐 范清遙 都市
都市小說《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范清遙》,主角分別是范清遙花月憐,作者「范清遙百里鳳鳴」創作的,純凈無彈窗版閱讀體驗極佳,劇情簡介如下:迷糊糊地想着,她出生的那晚殘月如鐮,祖母覺得不吉利不圓滿,竟是生生站在母親的院子里罵了近一個時辰才肯罷休。後來,范家的所有人都視她為不吉,只有娘親時常摸着她的頭髮輕哄着,「娘親的月牙兒,才是真正的貴女天降,他們都有眼無珠。」范清遙終於想起,月牙兒是她的乳名,只是娘死之後,便無人再如此喚過她。娘……娘...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8 07:1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花豐寧送走了芯瀅後,都是不知道如何回到的西郊府邸。
暮煙小心翼翼地跟在後面,咬了咬唇,到底是什麼都沒說。
她知道大哥不容易,但她真的說不出賣三姐姐鋪子的話。
聽聞鵬鯨和月落說,這鋪子里凝聚着的都是三姐姐的心血,三姐姐已經為了花家付出了那麼多,現在又憑什麼還要為了芯瀅賣鋪子?
其實就算暮煙真的開了口,花豐寧也是不會答應的。
剛剛情況緊急,他是不得已才答應了芯瀅。
鋪子一定是不能賣的,至於芯瀅那邊……
走一步看一步吧。
「大哥哥跟暮煙已經回來了?」范清遙看着前來回稟的狼牙。
狼牙點了點頭,將剛剛在青囊齋外發生的事情都說了一遍。
范清遙,「……」
是真的沒想到啊。
確實沒想到,一個人能無恥到什麼地步,才能惦記着別人的東西佔為己有!
不過事情都是查清楚了,接下來也就好辦事了。
范清遙正想着,凝涵就是匆匆進了門,「小姐,奴婢打聽到了!」
孔家指望不上了之後,大兒媳凌娓就是帶着芯瀅在城北租了一個小院子。
雖然花豐寧一直都有暗中給這娘倆拿銀子,但凌娓跟芯瀅早就是大手大腳慣了的,花豐寧送去的銀子,又哪裡夠她們揮霍?
漸漸地,凌娓就是將主意打在了早就是過了及笄的芯瀅身上。
凝涵打聽到,這段時間凌娓一直都在忙着給芯瀅說親,所物色的人家都是有些銀子的商戶,只是這些商戶要麼就是妻妾成群,要麼就是年過半百,以芯瀅好高騖遠的眼光,自是看不上的。
如此一來,芯瀅跟凌娓就是鬧了意見。
范清遙冷冷一笑,並不覺得意外,「沒想到她們母女倒是過得愈發熱鬧了。」
大舅娘那種為了銀子可以捨棄一切的人,連兒子都是能豁出去,又何況是女兒了。
「去找鵬鯨一趟,讓他把有問題的賬本都一併拿來。」范清遙輕聲吩咐着,大哥哥那邊已經看見了芯瀅真正貪得無厭的嘴臉,也是時候再讓大哥哥看看大舅娘的真面目了。
人,只有在真正被傷到時,才會斷舍離。
不過范清遙倒是也不着急,以內她知道以芯瀅的性子,等不了多久就會再次找上大哥哥的,畢竟現在的芯瀅就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吸血蟲,只要賴上了誰,便會想辦法榨乾對自己有利的一切。
果然,不出范清遙所料,三日後,狼牙那邊就是傳來了消息,芯瀅為了逼迫花豐寧乖乖就範,竟是堵在了花豐寧所在鏢局的門外。
這家鏢局,正常來說應該是蘇家的產業。
當初蘇紹西是看在了范清遙的面子上,再加上花豐寧也確實是吃苦任勞任怨,才是讓花豐寧添了銀子成了第二個當家的。
如今芯瀅就這麼大張旗鼓的鬧上門,分明就是沒為花豐寧考慮過一分一毫!
范清遙聽後卻是冷冷一笑,「如此最好。」
只有徹底撕破了臉,這場仗才更方便她好好的廝殺。
范清遙將凝涵叫到了面前,「走吧,該去城西瞧瞧了。」
跟主城其他的街道比起來,城北是最為貧瘠的地方。
凝涵將馬車停在了一處小宅子前,便是攙扶着范清遙下了馬車,「小姐,就是這。」
范清遙點了點頭,示意凝涵去敲門。
很快,院門就是被打開了。
本就滿臉不耐煩的凌娓,在看見范清遙時,就是更嚴的厭惡了,「你來做什麼?」
范清遙彷彿沒有看見凌娓臉上的表情,淡淡一笑,「沒想到大舅娘搬到這裡來住了,是我疏忽了,應該早些登門看望的。」
凌娓才不相信范清遙會這麼好心,「你要是來看我笑話的就滾吧。」
凝涵沒忍住就道,「你怎麼能如此跟我家小姐說話?」
凌娓看着范清遙就是冷冷一哼,「以前在府里的時候,你我就不是什麼能相處的,如今都是分開了,范清遙你又何必在我的面前裝什麼善良大度,你是個什麼貨色,能瞞得過別人卻瞞不過我!」
范清遙仍舊不見半分怒氣,「大舅娘還是跟從前一般,喜歡直來直去,既是如此的話,那我索性也開門見山,聽聞大舅娘最近在給大姐姐張羅着婚事?」
凌娓眉頭一皺,「跟你有什麼關係?」
「若是大姐姐沒有回到府里誆騙府裏面人的錢財,自是跟我沒有關係。」
「你,你說什麼?」
「大舅娘不知道?」
凌娓愣怔地看着范清遙,她能知道什麼?
范清遙善意一笑,耐心地解釋着,「這段時間,大姐姐可是沒少從府裏面拿銀子走,雖然數目不是很多,但幾萬兩也總歸還是有的。」
凌娓驚呆了。
多,多少?
范清遙晃了晃手裡的賬本,看着凌娓但笑不語。
凌娓咬了咬牙,到底是讓出了一條路,「進來吧。」
凝涵聽着這話,就是要先往裏面走,范清遙卻是一把拉住她搖了搖頭,讓她留在外面,她跟大舅娘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
熟得很。
院子不大,但裏面該有的東西都是有的。
房上掛着一條條的臘肉,新鮮的蔬菜摞在院子的一角。
再是瞧着大舅娘身上的穿戴,雖是比不得以前在府裏面的穿金戴銀,但首飾什麼的也是不差,衣衫也不是普通百姓們穿的粗布。
只怕,大哥哥平日里在鏢局賺的銀子,都是搭在了這對母女的身上。
可是可惜,有的人就是不懂得知足。
進了屋子,凌娓也沒有倒茶的打算,自己大搖大擺地坐在了椅子上。
范清遙倒是也不在意,將手中的賬本擺在了凌娓的面前,「這上面的賬目,是青囊齋這段時間的收支,很多地方都是有所改動了,而那些改動地方出現偏差的銀子,都是已經揣進了大姐姐的兜里。」
凌娓不在意地翻看了看面前的賬本,只是看着看着她就是有些坐不住了。
以前還在花家的時候,身為長媳的她掌管了府內許多年的中饋,所以面前的賬目根本無需范清遙多說,她便是能看得明明白。
正是如此,她才震驚的瞪大了眼睛!
從四個月前一直到現在,這賬本上的賬目一直都是有所出入的,每一筆銀子最少的要有幾百兩,最多的上前兩,一筆筆的加起來……
竟是真的要好幾個萬兩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