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殺白傳
殺白傳

殺白傳一切為了更新

標籤: 殺白傳 靈異 蘇菲婭 雷克斯
《殺白傳》主角雷克斯蘇菲婭,是小說寫手「一切為了更新」所寫。精彩內容:更何況,僅有的一個炭盆也被原主賣了。盛兮將目光從沈安和身上收回,視線掃過院子,隨後背起一個背簍,另外,將沈安和剛才劈柴用的斧頭也一併丟了進去。沈安和從柴房出來時,盛兮已經出了門。他沒興趣問盛兮上哪兒,只是看着消失的斧頭抿緊了唇...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9 15:4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嗯,是我。」
盛兮輕輕勾了勾唇,似是沒看出來,也沒聽出來池邑的怒火,如同談家常般對池邑道,「池閣主,現在我們可以聊聊嗎?」
「聊聊?你想聊什麼?」
池邑眼神陰冷地注視着盛兮,視線在其身上與那冰棺之上來回交替。
「我想聊……」盛兮說著突然將左手放在了那冰棺之上。
那冰棺緊貼着湖岸,池邑不知盛兮是如何將這般重的冰棺移至此處,但他知曉,只要盛兮輕輕一推,那冰棺就極有可能從湖岸掉落,直入碧湖!
盛兮看着池邑晃動的眼神,頓了片刻方才繼續說「我想聊,池閣主要不還是將那昆闋劍封印了吧,或者乾脆毀掉。你都說了這劍乃天之神物,本不該存在於這世界,留它在此,只會讓這世界徒增煩惱,何必呢?」
「哈!」
池邑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似看傻子般看向盛兮,「盛兮,是你沒說明白,還是本座沒聽懂?封印?毀掉?呵,本座還是一次見識似你這般的傻子!」
「池閣主,俗話說傻人有傻福,那劍非善類,沒必要讓一把破匕首擾了心神,你說是不是?」
盛兮繼續勸說,「再者,屍傀一旦傳出去,懷璧其罪的道理想來池閣主是懂的!」
池邑聞言藐視了盛兮一眼「懷璧其罪?盛兮,你難道看不出眼下形勢?還是你認為,有人敢同本座正面對峙?苻邑嗎?他配嗎!」
見盛兮還要說話,池邑當即一甩手,指着盛兮喝道,「盛兮,趁本座眼下心情好,暫且饒你不死!快將恆兒交予我,否則,但有差錯,本座定讓你碎屍萬段!」
「池閣主,」盛兮嘆息一聲,「你別這麼快拒絕啊,再好好想……」
不等盛兮說完,只見原本還站在原地的池邑突然發難,竟是眨眼便衝到了盛兮跟前。
盛兮甚至嘴角都來不及抽搐,手中長鞭一甩,便連接池邑兩招。
她內心無奈又無語,一時間不知該如何評判這位滄金閣的閣主。這麼衝動,如此任性,當真能服眾的嗎?
這冰棺里可是他心念念的兒子啊,殺人利器,他就不怕她手一松直接將冰棺推入湖中嗎?
當她的威脅不存在的嗎?
顯然,池邑是不在乎這點的。
也是,人都死了,落不落入湖底都無所謂,只要屍體還在就可以。
「唰!」
長鞭被接連斬落,盛兮手中的鞭子已經不能發揮其長處,她只得棄了長鞭,從空間里再拿出一把長刀來。
火把已經被丟下,沒人再能看清這裡,然而池邑距離盛兮那般近,眼睜睜看着她突然手中多了把長刀的,當即瞪大了眼睛。
他猛地向後一撤,指着盛兮手中長刀問她「你這是如何變出來的?」
隨即他又緊緊盯着盛兮再問,「你究竟是什麼人?」
他不可能看錯,這刀就是憑空而出!之前那火把將這裡照了個透亮,他看得清清楚楚,除了盛兮這死丫頭還有冰棺,再無其他!
這情形着實詭異,可池邑在經歷昆闋劍的神奇之後,再詭異的事情也能接受,一時間看向盛兮眼中滿是貪婪。
「你是不是也有神器?」
他問盛兮,同時目光掃過其全身,似要將那「神器」揪出來。
盛兮輕笑一聲說「池閣主定是眼花了,我怎會有神器?」
「你胡說!本座明明就看到了!」
池邑顯然不相信盛兮的話,她這般態度更加篤定其身上定是有神器在!或許,那神器比昆闋劍更加了不得!
這想法一出,無疑令池邑內心掀起波瀾,再看盛兮那眸中的貪慾幾乎要將其淹沒。
「盛兮,你若想現在將那神器拿出來交予本座,本座可饒你不死!不僅如此,將來待本座偉業一成,奪了這黎國江山,那江山的功勛簿上定會有你的名字!」
池邑對盛兮威逼利誘道。
盛兮挑眉,琢磨着池邑的話,沒想到對方謀算如此之大,心中冷意驟升。
他若成就大業,以其狠戾,那將來皇室一族定無完卵,沈家一門必被滅門!
「怎麼,不信?本座現在就可立誓!」
池邑見盛兮面容這般當即道。
盛兮看了他一眼,突然指向其手中的昆闋劍說「池閣主若要我相信,那便將昆闋劍先給我吧!」
「敬酒不吃吃罰酒,你找死!」
話落,池邑突地暴起而攻,決定先要了盛兮小命,再將那神器搜出來!
盛兮早知會是這結果,冷靜應對。
只是,連盛楠都說了,池邑是滄金閣中功夫最好之人,且其手中還有削鐵如泥的昆闋劍,盛兮的應對捉襟見肘,沒一會兒,她便被池邑直接逼到了湖岸邊,只差一步便要墜湖。
千鈞一髮之際,盛兮拼着被刺的風險,左手狠狠一拍,那冰棺便徑直被推了出去。
「該死!」
池邑咒罵一聲,昆闋劍划過盛兮手臂,一道血痕當即飈出。再不管盛兮,他直奔那冰棺,欲要將其拉回。
也就是這個時候,盛兮反手就是一刀,直直砍向池邑後背。只可惜對方早有準備,昆闋劍無往不利,只輕輕一碰便將盛兮的長刀攔腰斬斷。
然而盛兮卻不曾停手,刀斷之際,又一長刀憑空而出,在池邑未能反應過來之際,一刀砍向了其伸出去的手臂之上。
「啊!」
這一刀被砍中,池邑發出痛呼,動作偏離。然而盛兮依舊未停,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一個弓弩,衝著池邑拿着昆闋劍的手便射了過去。
這一切出現的實在太突然,饒是池邑功夫了得,一時間也反應不過來。那弩箭射來之際,他幾乎是下意識地用昆闋劍去擋,隨後只聽「叮」地一聲,弩箭擊中劍身,卻瞬間變了形。
然而,近距離射擊的威力是巨大的,池邑幾乎是瞬間被震得鬆開右手。
「啪」,昆闋劍落地,池邑明顯愣了一下,也就是這個空檔,盛兮欺身而上,與池邑硬碰硬對了一掌後,隨即就地翻滾,將昆闋劍拿到了手!
池邑一驚,就勢便要去搶,卻見盛兮忽地隨手一甩,下一刻,其身邊便多了一具屍身!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