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恰似寒冬遇驕陽
恰似寒冬遇驕陽

恰似寒冬遇驕陽任語薇傅瑾淵

標籤: 任嫣兒 任語薇 恰似寒冬遇驕陽 都市
都市小說《恰似寒冬遇驕陽》是由作者「任語薇傅瑾淵」創作編寫,書中主人公是任語薇任嫣兒,其中內容簡介:替嫁慘死,帶着記憶重生,強勢歸來,本想寵他,卻依舊被他寵上天。 傳聞,他奇醜無比,還克妻。 「傅先生,我克夫。」 「我命硬。」...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7 07:5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任語薇放下手上的刀叉,拿起一旁的紙巾優雅地擦了擦嘴,隨後看向一旁盯着自己看的傅瑾淵。
傅瑾淵揚揚眉,「不,我吃飽了,你吃好了嗎?」
任語薇點點頭,「嗯,吃好了。」
「我們走吧。」
傅瑾淵拉着任語薇的手和她一起上了2樓。
「你今天不要處理到那麼晚,早點休息知道嗎?不要我不監督你就熬夜。」
任語薇說著話鬆開了拉着傅瑾淵的那隻手,下一秒傅瑾淵大手攬過任語薇的小蠻腰,將她輕輕的拉入懷中,低頭看着眼神有些慌張的小女人。
傅瑾淵揚揚眉,「只要你不監督我,我就熬夜。」
這男人,怎麼和她對着干呢?
「我得去照顧寶寶,沒辦法陪你……」
任語薇不知道這兩天沒有陪在傅瑾淵身邊,這男人有多大的怨氣,甚至覺得他們的寶寶就是他們之間最大的電燈泡。
「我決定今天晚上不睡覺了,徹夜處理公務。」
任語薇看到面前面色認真的男人,無奈直接伸手捏住了他那帥氣的臉蛋。
「今天怎麼這麼反常啊,還故意氣我。」
傅瑾淵輕輕地戳了戳任語薇的小額頭,「你自己算算,有多少天沒陪我了。」
「現在寶寶最重要。」
傅瑾淵微微擰着眉頭,「那我呢,我在你心裏一點都不重要嗎?」
任語薇怎麼也沒有想到有一天傅瑾淵竟然要吃他們寶寶的醋。
「好,那我今天陪你,我讓梅姐陪着寶寶。」
傅瑾淵揚揚眉,「這還差不多。」
他將任語薇送到嬰兒房門口,「9點見不到你,我可就鎖上書房的門了。」
「知道啦,你快去處理工作吧。」
任語薇輕輕的推推傅瑾淵,看着他離開後才進了嬰兒房。
「寶貝,媽咪來啦。」
現在距離9點還有兩個小時,她還可以陪着她的寶寶兩個小時呢。
「寶寶,今天晚上媽咪不能陪着你,抱着你一起睡了,你要乖好不好?」
任語薇說著這話,不由得打了一個哈欠。
其實跟着寶寶睡的這幾天,任語薇都沒有休息好,夜裡要起夜好幾次,第一時間就是去看寶寶有沒有踢被子,有沒有着涼。
任語薇的辛苦,傅瑾淵都看在眼裡,這才提出不讓她和寶寶一起睡。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很快到了9點,想到傅瑾淵說的話,任語薇打了一通電話,沒一會門外傳來輕輕的敲門聲。
「請進。」
育嬰嫂帶着微笑走了進來。
「梅姐,寶寶就交給你照顧了。」
「放心吧,少夫人。」
「謝謝你。」
任語薇走之前還將自己特地準備出來的一個大紅包,塞到了李梅的手上。
「寶寶晚上睡覺不太老實,得麻煩你多看着點。」
「這是我應該做的,少夫人。」
李梅開心地接下了紅包。
當任語薇去到書房找傅瑾淵時,發現傅瑾淵人根本沒有在書房。
奇怪,難道回公司了?
任語薇拿着手機進了卧室,正要給傅瑾淵打電話時,忽然聽到浴室里傳來嘩嘩的流水聲。
「原來他在洗澡。」
任語薇偷偷笑着,忽然一個壞想法出現在眼前。
她調皮地打開了她的手機攝像頭,走到浴室門口打開了一道縫。
手機緩緩向著裏面伸了進去。
就在這時,一隻大手突然握住她的手。
「啊啊!」
任語薇還沒有反應過來,直接被裏面的男人拉進了浴室。
傅瑾淵**着上半身,將任語薇輕輕推到牆角,壞笑地看着她,「怎麼不光明正大的看,還要偷拍?」
「嗯,不是偷拍,我是想拍幾張照片留着以後欣賞。」
「不如現在就欣賞一下。」
「不急呀!」
看到膽子越來越大的小女人,傅瑾淵直接拿走她手上的手機。
「哎呀你快去洗澡,我衣服都濕了。」
傅瑾淵將手機放到一旁,彎身一把將任語薇抱了起來,「既然已經濕了,不如一起洗。」
傅瑾淵邁着大步,抱着任語薇向著裏面走去。
浴室里的溫度緩緩上升,一陣又一陣的歡笑聲傳來。
「哈哈,傅瑾淵,你不要碰我,那很癢,你快放開我,我真的生氣了,哈哈哈哈!」
安心柔是在第三天才知道任語薇出了月子中心的。
得知這一消息後,她立刻給任嫣兒打了一通電話。
「收拾一下,立刻回國,我們的計劃開始了。」
「好的小姐。」
躲到國外的任嫣兒改頭換面,打扮十分的低調,回了海城。
一下飛機,走出機場,早有一輛黑色轎車停在那裡等着。
確定車牌號後,她直接鑽進了車裡,車子直接載着她去了郊外一棟別墅里。
沒想到她剛到別墅,還沒來得及休息,李媛媛的電話便打了進來。
任嫣兒不敢接李媛媛的電話,怕被暴露,她直接掛斷了李媛媛的電話,給她發了一條信息。
「媽媽,我現在在忙,有事就打字吧。」
與此同時另一邊。
任家,李媛媛被任嫣兒的這一舉動氣得夠嗆,她女兒膽子也越來越大了,三番兩次的掛她的電話!
李媛媛直接給任嫣兒發了一條語音。
「任嫣兒,你再不回來,就永遠也別回這個家,我就當沒有你這個女兒!」
她不知道即便現在任嫣兒站在她面前,她也辨不出那是誰。
語音發過去不到三秒,任嫣兒的信息發了過來。
「媽媽,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等我忙完就回國給你一份大禮。」
李媛媛永遠不知道任嫣兒在忙些什麼。
出國出的那麼匆忙,也沒有具體和她說去國外做什麼。
這任嫣兒都走了快三個多月了,一次家都沒有回來過,她差一點忘了任嫣兒的存在。
「怎麼樣,她接你電話了嗎?」
從樓上走下來的任建平,一邊穿着衣服,一邊向著坐在客廳里的李媛媛走去。
「老公,她說她在忙。」
李媛媛說著這話,放下手機,起身來到任建平的身邊,給他整理些衣服領口,
任建平皺皺眉頭,「都是你,平時要是讓他們姐倆的關係好一點,至於現在鬧得這麼僵嗎?」
今天可是任語薇寶寶的滿月,就算沒有給他們兩個人發請帖,他們也得去。
,co
te
t_
u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