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農門福妻慕清錦
農門福妻慕清錦

農門福妻慕清錦慕清錦陸頡

標籤: 農門福妻慕清錦 慕清錦 都市 陸少羽
《農門福妻慕清錦》是作者「慕清錦陸頡」獨家創作上線的一部都市,文里出場的靈魂人物分別為慕清錦陸少羽,超爽情節主要講述的是:」陸少羽推着慕清錦的手掌,緊緊地抱着陸芷雲。「爹要回來了,他要是知道你欺負我們,一定不會饒了你。」小小年紀學着用惡狠狠的語氣威脅人,可是話語里的顫抖泄露了他的懼怕。慕清錦接收了原主的記憶,知道這具身體在兩個孩子眼裡比惡鬼好不了多少,要說她想救人,少年老成的陸少羽絕對不會相信...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1 19:5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師父他老人家九十高壽了,他想為徒子徒孫謀一條生路。」殷盈竹說道,「夫人之名,我們雖在與世無爭的藥王谷,那也是如雷貫耳。夫人擅長機關,若是有夫人設計的機關為盾,我們藥王谷就算再存於幾百年,那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藥王是想讓我親自為你們藥王谷設計機關?」慕清錦問。
「不,師父是想將整個藥王谷遷移到你們潼陽城的地區,想請夫人為我們藥王谷劃一片區域,那片區域為我藥王谷所有,任何人沒有經過藥王谷的同意都不能擅自入內。為了感謝夫人的恩情,我們藥王谷每年會抽出五天為潼陽城的居民義診。」
「要說機關,聞名天下的必是墨家。除此之外,我認識的人之中也有擅長機關者。藥王為何如此信得過我?」慕清錦輕笑。
「師父他老人家說了,天下智者眾,賢者卻無幾。夫人既是智者,亦是賢者。夫人之賢明,男子不及其一也。」殷盈竹道,「夫人應該清楚我們藥王谷有條規矩,每年只能醫治一百個重患,非重疾不醫。其實誰不想當個仁醫呢?只是我藥王谷總是在風口浪尖,要不是有這樣的規矩,只怕那裡一日都不得安寧。縱然是有那樣的規矩,我藥王谷從來就沒有清凈過。我族與世無爭,只想做百姓之醫,不想摻與那些鈎心鬥角。若在夫人這裡,想必有機會得償所願。」
「藥王看得起慕某,這是我的榮幸。想要遷移到潼陽城不難,想要讓我設計機關也無妨,不過我想你們要的不只是這樣。」慕清錦說道,「我會寫一本摺子上奏,為藥王谷划出一片凈土,任何人不得逼迫藥王谷醫治不想醫之人。我還會請皇上賜一塊金牌,有了那塊金牌,以權逼迫你們的人也要掂量掂量。」wp
「多謝夫人。」
「現在殷姑娘應該可以好好用膳了吧?我聽商枝說,你們從抵達後便一直忙碌,連口水都沒有時間喝。」
「實在是病人太多了。對了,夫人,這些病人的病症有些奇怪,不像是普通的生病。等我們明天細查一下再向夫人彙報。」
「好。」
殷盈竹走後,慕清錦從抽屜里拿出奏本,開始落筆寫字。
蟬衣在旁邊研磨。
商枝把蠟燭芯撥了撥,使房間更亮堂。
寫好後,慕清錦把奏摺遞給商枝「交給驛站,快馬加鞭,加急處理。」
「是。」
商枝走後,蟬衣說道「潼陽城有了最好的學府,現在又有了最好的藥王谷,可以想像以後的這裡會有多少人夢寐以求。」
「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走一步看一步。想要擁抱陽光,就得先解決陰暗。齊大人那裡怎麼樣?」
「聽說抓捕了不少散播謠言的,正在嚴刑逼供呢!」蟬衣說道,「你也知道暗法司的手段,落到齊大人手裡,有幾個撐得住?」
「只怕他抓到的也只是小嘍啰。這潼陽城正是用人之計,人一多,各種魑魅魍魎便會蜂擁而至,再加上他們會隱藏得很深,想要揪出來不容易。不過,我倒要看看那個所謂的組織還有什麼把戲能玩。」
齊霄從刑牢里走出來,只見一身紫衣的慕清錦背對着他站着。他出來時,她的丫頭提醒了她,她才慢慢地轉身看過來。
「慕城主今日怎麼有空來找本將軍?」齊霄淡笑。
「將軍勞苦功高,本城主想要好好犒勞你,打算帶你去光顧一下新開業的那家烤鴨店。」慕清錦說道。
「聽說城裡有家烤鴨店的配方經過城主大人的改良,之後那家老闆便以此給城主二成的分紅,看來就是這家了。」
「你知道的太多,這樣不好,知道的太多是會被滅口的。」慕清錦玩笑。
烤鴨店。老闆端上烤鴨,身後的夥計把各種配菜和調味醬也雙手奉上。
「夫人,你嘗嘗這個口味有沒有什麼問題。」老闆笑着說道。
「我不會和你客氣的,要是有什麼問題,我會直接給你指出來,畢竟這攸關我的分紅。」
「是,夫人只管提。」
「我再給你一個方子。」慕清錦朝旁邊的蟬衣做了個手勢。
蟬衣把一張紙遞給老闆。
「這道菜叫泡椒雞爪,主要的材料是雞的爪子。當然了,為了吃得方便,你要把裏面的骨頭剔出來……」
老闆看了方子,向慕清錦行了一個大禮「夫人之恩啊,小老兒沒齒難忘。」
「這個分紅我就不要了。」慕清錦說道,「不過我要你一個承諾,每天準備十斤贈送,只送吃不起飯的,或者經過的流民。」
「小老兒記下了。」老闆正色。
「上酒吧!齊將軍辛苦了,偶爾喝點酒解解乏。」
老闆送上酒便退下了,還體貼地把廂房的門合上了。
「蟬衣,你帶着其他人也去坐兩桌,想吃什麼隨便點。」慕清錦對蟬衣說道。
蟬衣退了出去。
廂房裡只剩下齊霄和慕清錦。
慕清錦為齊霄倒酒。
齊霄笑了。
「你笑什麼?」
「我想着陸大人要是知道你為我倒酒,我們還在這裡吃香的喝辣的,他得多氣啊!」齊霄說著,端起酒杯,碰了碰她的酒杯,一飲而盡。
「喝這麼急做什麼?天氣冷了,給你暖暖身體,又不是真的讓你當酒鬼。」慕清錦說道,「他有什麼好生氣的?我們是革命友誼……」
「革命……這是什麼?」
「意思就是說,我們是過了命的交情,與親兄妹也沒有什麼區別了,對吧!」
齊霄淡笑不語。
「你那軍營有多少人了?十萬士兵,二十萬屯民啊,解決一半沒有?」
「士兵有七萬了,屯民嘛……」齊霄搖頭,「只有兩萬。」
「所謂屯民,不僅要種地幹活,還要參與訓練,閑時是百姓,戰時是軍人。」慕清錦說道,「或許要提高他們的待遇和身份才能主動進入你的門下。」
「潼陽城是你的地盤,要不要提高他們的待遇和身份還不是你一句話的事情?」齊霄道,「那你想怎麼做?」
大神上官楠兒的農門福妻全家是反派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