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花昭
花昭

花昭重生七零:肥妻要翻身

標籤: 玄幻 花小玉 花昭
書荒的小夥伴們看過來!這裡有一本「重生七零:肥妻要翻身」創作的《花昭》小說等着你們呢!本書的精彩內容:穿越到一個又黑又丑又胖的刁蠻村婦身上怎麼辦?穿越到正在「強人所難」的時候怎麼辦?一次中獎,馬上當媽,怎麼辦?......想想原主的記憶,將來的一對雙胞胎寶寶真是又可愛又可憐,孩子他爹,也是帥出天際......那她就勉強收了吧!至於黑胖丑,沒關係,把被妹妹騙走的金手指搶回來就好了!...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8 13:5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花昭落地直奔醫院。
大偉看到她立刻像看到救星,然後他的臉羞愧地紅了。
「姐」他的眼眶也紅了,非常想哭。
要不是他多事,非得要回來探什麼親,妹妹也不會遇到這種事!
要麼被糟蹋,要麼坐牢!
都是因為他閑的沒事找事啊!
「孟強呢?死了嗎?」花昭沒空安慰他,直接問道。
「沒死,救過來了,但是在icu呢,大夫說他失血過多,中間休克了,大腦缺氧時間太長,以後能不能醒還不知道。」大偉道。
花昭鬆口氣,沒死就行。
死了就沒有轉圜餘地了。
「我去看看他。」她說道。
其實不用走多遠,他們現在就在icu門口。
一直虎視眈眈盯着兩人說話的朱家人終於確定,眼前這個漂亮女人就是大偉那個傳說中的姐姐。
「你還我兒子命來!」朱寡婦從椅子上蹦起來就朝花昭衝去。
大偉就要擋住她,被花昭一把拽開。
然後抬手一巴掌扇在朱寡婦臉上。
她像個布口袋似的落在地上,滑出老遠,半天沒動,也沒聲音了。
花昭用了巧勁兒,大部分的力氣已經在她滑翔的時候卸掉了。
但是落在臉上那些,也夠她懵一陣的。
「你兒子的命是他自己作沒的,跟我可沒有關係,賴誰也賴不到我身上。」花昭淡淡說道。
朱寡婦身邊幾個兄弟看看花昭,愣是沒敢上來給姐姐報仇。
就是他們打慣了女人,也不會一巴掌把人扇這麼遠!這其中需要的力氣和技巧他們知道,但是他們辦不到。
張桂蘭這幾個女兒怎麼回事?怎麼一個比一個能打!
花昭推開了icu的門。
「哎你誰啊?快出去!」立刻有大夫攔她。
「我是他們特聘的大夫,這是我的職業資格證。」花昭把自己的證件遞給護士。
護士低頭一看,確實醫師資格證,這學歷可不低,竟然是個研究生,畢業學校也嚇人,但是這個專業怎麼是個中醫?
不過不管是中醫西醫,什麼特聘的大夫,她剛剛在裏面看得清楚,她就是個病人家屬。
花昭根本不理護士,她問她的,她走她的。
這個醫院等級不高,雖然有icu,但是病床很少,只有2張,現在裏面也只躺着一個人。
花昭幾步就到了孟強面前,恨不得一巴掌就讓他永遠離開這個世界。
但是她忍住了。
他死了,大勤就是真防衛過當了,在這個很亂的時候,如果有人想搞事情,沒準就會定個故意殺人。
大勤當時也確實是故意的
就是過失殺人也不行啊,那也得判幾年。
所以她暫時得救他。
暫時~
花昭把手搭在孟強的手背上,他的手腕纏得粽子似的,沒地搭了。
而且手背上也是有脈搏的,厲害的中醫可以在手背診脈。
「哎你快出去!你就算是個醫生也該知道規矩,這又不是你家醫院你想幹什麼就幹什麼!萬一病人死了算誰的?」護士在旁邊喋喋不休。
「你說話不好使,你去叫醫生來吧。」花昭說道。
小護士這句話可真是氣人。
不過她見到剛剛花昭打人的架勢了,她只敢嘴上攔,根本不敢動手。
這事她確實管不了了,小護士一扭頭跑出去找醫生了。
花昭趕緊拿出個小瓶子慣到孟強嘴裏,然後飛快拆開他手腳上的紗布,拿出一個噴霧,在上面噴了少量液體。
這些液體能恢復他一點點神經功能,讓他的手腳重新恢復知覺,但是絕對不靈活。
手可以動,但是扣子都系不了。腳可以走,但是走不快,很僵硬。
這就夠了,不能讓他徹底失去行為能力,不然罪會很重。
花昭動作很快,不到一分鐘,又把三處傷口纏好了。
門也被推開,一群醫生走了進來。
「出去出去!懂不懂規矩!」
護士已經告訴了他們花昭的醫師身份,所以他們才這麼說。
花昭點了下頭,不再糾纏,離開了。
眾人很奇怪,突然趕緊去查看孟強,她不會是來使壞的吧?
一番檢查下來,孟強沒事,生命體征平穩,還有回升的意思。
幾個醫師護士對視一眼,打算先把這件事壓下來,如果孟強沒事,這事就算了。
畢竟看不住大門讓人闖進來,是他們失職。
如果孟強有事,再追究花昭的責任,反正剛才都看見她的資格證了,知道她叫什麼名字,哪裡畢業的。
「姐姐」大偉看見花昭出來,趕緊問道。
花昭朝他點點頭。
大偉立刻鬆口氣。
孟強不能死,他也知道。
既然現在人沒事了,他們該考慮下一步了。
花昭和大偉轉身就走。
朱寡婦已經緩過來了,捂着臉喊道「攔住他們!」
她的幾個兄弟頓時把花昭和大偉圍住了。
走是絕對不能走的,不然醫藥費誰付?
「誰對誰錯還沒定論,我們法院見吧,法官判我們賠多少就賠多少。」花昭說道。
說完推開擋在面前的兩個人。
兩人像被汽車撞了似的砸到牆壁上。
花昭和大偉穿過人群離開了。
剩下的人愣是沒敢上來。
「哎呦哎呦不行了,我受傷了。」
「我腰疼。」
「我頭疼。」
砸到牆上的兩個人傷得不重,緩過來就習慣性地喊道。
但凡有個訛人的機會,絕對不能錯過。
喊完抬頭才發現正主已經離開了。
「你們怎麼不攔着?」兩人頓時喊道,那他們這兩下就白挨了?
「還有我,我頭疼,牙疼。」朱寡婦喊道「醫生!我被人打傷了!」
花昭不是有錢嗎?那就給他們全家養老吧!
「姐,去追他們嗎?他們跑了怎麼辦?」朱寡婦的一個弟弟問道。
「不能。」朱寡婦回答的非常有信心「那個小賤人還在裏面關着呢!
「她這麼擔心那個小賤人,這才幾個小時就到了,這是做飛機來的,上心得很。」
朱寡婦眼神倒是好。
「再說,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劉向前知道張桂蘭家在哪,不賠錢我們就去她家,把她家佔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