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范清遙花月憐(范清遙花月憐)小說目錄列表閱讀-范清遙花月憐最新閱讀

范清遙花月憐(范清遙花月憐)小說目錄列表閱讀-范清遙花月憐最新閱讀 第八百一十七章 老小孩小小孩 試讀

2022-10-08 07:31 作者:醫香嫡女不下嫁
  • 范清遙百里鳳鳴小說 范清遙百里鳳鳴小說

    小說《范清遙百里鳳鳴小說》,此書充滿了勵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別是范清遙花月憐,也是實力派作者「醫香嫡女不下嫁」執筆書寫的。簡介如下:迷糊糊地想着,她出生的那晚殘月如鐮,祖母覺得不吉利不圓滿,竟是生生站在母親的院子里罵了近一個時辰才肯罷休。後來,范家的所有人都視她為不吉,只有娘親時常摸着她的頭髮輕哄着,「娘親的月牙兒,才是真正的貴女天降,他們都有眼無珠。」范清遙終於想起,月牙兒是她的乳名,只是娘死之後,便無人再如此喚過她。娘……娘...

    點擊閱讀《范清遙百里鳳鳴小說》全文

章節介紹

醫香嫡女不下嫁的《范清遙百里鳳鳴小說》小說內容豐富。在這裡提供精彩章節節選:和碩郡王妃笑着道,「前段時間我帶着清川進宮見世面,剛巧就是見到了皇上,皇上瞧着清川投緣,便親賜了名字。」清川帶長薄,車馬會閑閑。雖不似一往無前的澎湃鴻博,但卻有一種淡雅之氣,明潔之盼。范清遙雖然不認可皇椅子上坐着的那個人,但…

在線試讀

第八百一十七章 老小孩小小孩

和碩郡王妃笑着道,「前段時間我帶着清川進宮見世面,剛巧就是見到了皇上,皇上瞧着清川投緣,便親賜了名字。」
清川帶長薄,車馬會閑閑。
雖不似一往無前的澎湃鴻博,但卻有一種淡雅之氣,明潔之盼。
范清遙雖然不認可皇椅子上坐着的那個人,但是不可否認,名字是好的。
摸了摸小世子圓滾滾的腦袋,范清遙將早已準備好的紅包遞了過去,「本想着一會過去看你,既你主動來了,我倒是省事了。」
清川世子看着紅包卻是沒有伸出手,眨巴着一雙大眼睛看着范清遙。
和碩郡王妃看着清川世子笑道,「既是干姐給你的,你拿着就好,只是收下了人家的東西,以後就要念着人家的好,知道嗎?」
清川世子懵懵懂懂地點了點頭,才是接過了紅包,「謝謝干姐。」
范清遙實在是瞧着小世子太可愛了,便是彎腰將其給抱了起來,剛巧此時,武秋濯帶着仁哥兒過來了,仁哥兒一瞧見平日里只對自己好的小姑母,竟是移情別戀了,當即就是在娘親的懷裡,咿咿呀呀地抗議了起來。
武秋濯,「……」
這才多大就還是搶寵了?
清川世子見此,就是從范清遙的懷裡掙扎了出來,「干姐抱他……他小。」
小小的人兒,連話都是還說不利索呢,就如此的懂得謙讓,這可真的是難得。
和碩郡王捋了捋鬍鬚,一臉看看我兒子。
花耀庭從來都是個行得正走的直的人,如今瞧着孫子被人給比了下去,看着小小的仁哥兒就是吹鬍子瞪眼睛地道,「下來自己走路!大丈夫豈能拘泥於這些瑣碎的小事之上!」
仁哥兒才多大,直接就是被祖父的樣子給嚇哭了。
和碩郡王見此,就是勸說道,「孩子還小,以後慢慢的就是好了,不像我們家清川從小就是如此的懂事聽話,連一點孩子的童真都沒有。」
花耀庭除非是聾了,才聽不出這滿滿炫耀的意思,「既然天生懂事,就更不該浪費時間虛度光陰,依我看,和碩郡王不如翻了年就把清川世子送去兵營之中操練
起來。」
和碩郡王,「……」
花耀庭,你是不是玩不起?
翻了年清川世子也不過才兩歲多啊!
讓兩歲的孩子進軍中操練,這是人能幹出來的事情?!
花耀庭一臉的理所應當,「大丈夫本就該能者多勞。」
「你怎麼不把你孫子送去軍營,依我看你孫子也挺合適多勞的!」
「這是自然,我花耀庭的孫子自是差不了。」
「行,可這是你說的,到時候你別反悔!」
「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面對花耀庭跟和碩郡王的連紅脖子粗,就是連仁哥兒都是給看得不哭了,清川世子更是一臉懵懂地看着自己的娘親,完全不知道已經被自己親爹給賣了的事實。
和碩郡王妃,「……」
好想挖個坑把自家那個老不修的給埋了。
一把年紀了還爭來爭去的,說出去丟人不?
陶玉賢看着和碩郡王妃笑道,「男人本質都是幼稚的,咱們先進去坐。」
和碩郡王妃完全贊同的點了點頭,「如此便叨擾花家老夫人了。」
女眷們紛紛朝着花廳走了去,仁哥兒卻是是閑不住的,還沒等進門呢,就是掙扎的想要下地,傾心見仁哥兒呆不住了,自己也是在娘親的懷裡不安分了起來。
清川世子見此,乾脆就是陪着兩個連路都是走不明白的小豆丁坐在了花廳外面的草坪上面,三個人搗鼓搗鼓去的,玩的那叫一個和諧。
荷嬤嬤跟許嬤嬤可是一向喜歡孩子的,只是可惜這些年府裏面原先的孩子都是長成了大人,如今好不容易有跟孩子相處的機會,根本無需人吩咐,便是主動承擔起了照看着三個小蘿蔔頭的任務。
花廳里很快就是響起了女人們閑聊的聲音,伴隨着草坪上三個蘿蔔頭時不時參雜進來的笑聲,光是聽着就讓人心情大好。
花耀庭跟和碩郡王彼此對視了一眼,也是心照不宣地放鬆了表情。
待到吃完午飯後,幾個小不點就是都打起了哈氣,和碩郡王妃原本是想走的,但是武秋濯卻擔心路上清川世子灌了風,反正自己也要哄仁哥兒睡,便邀請和碩郡王妃去自己的院子。
和碩郡王妃想着還沒跟武秋濯分享完當娘的心得,便笑着點頭欣然前往,剛巧花月憐見傾心也是眯起了眼睛,便是跟着二人一同走了。
失蹤的百姓們找到了,雖是三皇子立的功,但是跟百姓們的平安比起來,這些就都不值得一提了,碩郡王跟花耀庭都是發自內心的高興,索性就是去了書房下起了棋。
范清遙則是陪着外祖母跟舅娘們繼續閑聊着,難得的清閑。
一隻等到用過了晚飯,和碩郡王才是打道回府了。
花耀庭瞧着天都是已經黑了下來,便讓門房準備了馬匹,親自送和碩郡王一家人出了西郊府邸,朝着郡王府緩慢前行了去。
和碩郡王夫婦一走,花月憐跟孫澈也是告辭了。
臨走的時候,傾心很是不舍地賴在范清遙的懷裡不肯下來,直到范清遙把傾心給哄睡了後,小丫頭才是被掉包似的送回到了母親的懷裡。
西郊府邸的眾人也都是折騰了一天,送別了和碩郡王夫婦,便回了自己的院子。
范清遙回到院子的時候,許嬤嬤早就是把洗澡水給準備好了,躺在熱氣騰騰的浴桶里,范清遙才是放鬆了全身的鬆了口氣。
算起來,她也是有段日子沒有收到百里鳳鳴的回信了,自從上次百里鳳鳴說千騎校查到了一些東西後,他給她回信的速度就是愈發緩慢了。
范清遙雖然不知道百里鳳鳴究竟查到了什麼,但如今百里榮澤都是想到了煽動主城百姓們的民心,南城和鳳城那邊又遲遲查不出任何的結果,再是這樣下去,對百里鳳鳴只會百害無利。
想着想着,范清遙竟是靠在浴桶裏面睡著了。
等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浴桶里的水都是有些涼了,范清遙起身穿好衣衫,順着窗外就看見府邸那邊的燈籠還亮着。
難道是外祖還沒回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