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永恆之門
永恆之門

永恆之門六界三道

標籤: 無名氏 永恆之門 玄幻 趙雲
主角趙雲無名氏的玄幻小說《永恆之門》,文章正在積極地連載中,小說原創作者叫做「六界三道」,故事無刪減版本非常適合品讀,文章簡介如下:神魔混戰,萬界崩塌,只永恆仙域,長存世間。 萬古後,一尊名為趙雲的戰神,凝練了天地玄黃,重鑄了宇宙洪荒,自碧落凡塵,打上了永恆仙域,以神之名,君臨萬道。 自此,他說的話,便是神話。...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8 12:0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禁區之主完敗,這場不是鬧劇的鬧劇,終是落下了帷幕。
世人還在,久久意猶未盡。
眾至尊也還在,處境很尷尬,他們是走呢?還是再待會兒。
「去告他的狀?」有神明傳音道。
「告狀也得有個罪責,你告他什麼。」
「上蒼有鐵律,制裁者不得插手世間。」
「你腦子進水了?是禁區主宰擾大乾坤在先,那廝才出的手。」
眾神表面沒啥,私下卻聊的熱火朝天。
聊來聊去,也沒聊出個所以然。
神界制裁者並未犯規,更未落人把柄,告了也白告。
走!
無相老神一聲冷哼,隱入了虛無。
眾神自感沒趣,也是一尊接一尊的退走。
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
說退走,並不確切,他們是藏了起來,神城牽扯大乾坤,他們不敢進去鬧騰,那就等趙雲出來唄!
當然,也有喬裝入城者。
主宰禁止擾乾坤,可沒說不讓進去。
「我等,該祭奠一番法尊。」
「為何。」看書喇
「若非他,咱也看不上這般大戲。」
眾至尊歇菜了,換看客們嘮家常了。
法尊是個大好人哪!追殺初瑤不要緊,惹出了趙雲,其後,那是越搞越熱鬧,好戲是一出接一出的來。看書溂
而他們,都榮幸之至,全都大飽眼福。
所以說,這一夜值得紀念,真多驚喜啊!
本書首發塔讀小說APP——免費無廣告無彈窗,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
「喝酒,我請。」
良久,才見世人入城。
看城中人,都還在竭力祛除陰影兒。
他們,都在鬼門關走了一遭,至今心有餘悸。
後怕之餘,他們更多的是感激,感激神界主宰。
「道友,你是不是神界的制裁者。」
「這都被你看出來了,不孝敬孝敬老夫?」
厄難後,神城大界異常熱鬧,因為滿街都是找人的,找誰呢?找制裁者,保不齊那位就在街上溜達。
到了,
制裁者沒找着,卻找出一幫神棍,撒起謊來,臉不紅氣不喘,專挑那些不諳世事的小輩,朝死了忽悠。
本書首發塔讀小說APP——免費無廣告無彈窗,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
小庭院。
趙雲已盤膝而坐,靜心療傷。
他也在鬼門關走了好幾遭,沉湎一番很有必要。
同樣在療傷的,還有初瑤古神,心中多唏噓感慨。
說到底,此禍亂由她而起,沒想到搞出這般大動靜。
「你說,制裁者是誰嘞!」神雷飄來飄去。
「鬼知道,到了都沒見他露面。」龍淵乾咳。
「或許,我等已見過。」混天火一話語重心長。
趙雲這一坐,便是三五日。
他狀態依舊很糟糕,肉身重塑了,殺意祛滅了,可元神的道傷還在,任他長生訣極盡運轉,也難癒合。
還好,他無性命之憂。
除了疼點兒,其他沒啥。
「你師尊懷了小寶寶,高興不。」
骷髏人也是閑的,沒人搭理他,就繞着芷蘿轉來轉去,叨叨咕咕沒完。
芷蘿不語,已盯着師尊,看了大半夜。
看過師尊,她又看趙雲。
別說,他倆還是很般配的。
唔!
正說時,突聞趙雲一聲悶哼。
待眾人望去,正見他體魄閃光。
完事兒,便是一條虛幻的河,在其周身,演化開來。
「我。」
骷髏人一個沒留神兒,被撞翻了出去。
遭殃的不止他,還有神雷、混天火和龍淵,連不遠處的芷蘿、白衣小少年,乃至雨魔,也都遭了衝撞。
「劫中的那條河?」
「嗯,這只是外相。」
眾人沒敢往前湊,就立在遠處觀看,雖有詫異,但並無震驚。
趙雲仙王劫時,惹出了葬世棺。
趙雲半神劫時,惹出了喪神鍾。
他都曾以秘法演化,成葬世棺和喪神鍾外相。
如今這般,與前二者,有異曲同工之妙,加以參悟,定是威力無窮。
「道友,站穩。」
「去你姥姥的。」
看的久了,眾人都好似聽到了這般話語,就傳自趙雲演出的那條河,似隱若現,也似真似幻。
還未完。
還有更詭異的。
就在那麼三兩瞬間,他們恍似望見了一道倩影,如一個遙遠的夢,靜靜立在河畔,獨自一人看那條河。
「月神?」骷髏人驚愕。
沒錯,是月神,
趙雲演出的虛妄河,有月神的身影。
那畫面,雖只驚鴻一現,但他看的清晰。
也是這個瞬間,趙雲氣質突變,明明是一個人,卻像一座漆黑的幽淵,深不見底的那種,多看那麼一眼,便覺心神被吞噬。
「這就是神城啊!」
三五日間,城外多來客,皆風塵僕僕。
皆是慕名而來者,來前,都還去趙雲和眾至尊的戰場,好好觀摩了一番,順便,還買了一堆記憶晶石,大戲沒看上,瞅兩眼重播倒也不錯。
「老夫就在此隱居了。」
來客多是這念頭,誰讓此城牽扯大乾坤,僅此一點,便沒人敢在此亂來,先前的禁區主宰,便是血淋淋的例子,制裁者發起飆來,寰宇都動顫的。
許是來的人太多,神城人滿為患。
也正因人多,神城的物價,才一路飆升。
便如房產,都想在此撈一片凈土做避難所,價格可不就上來了嘛!買不起房的神明,那是一抓一大把。
自然,並非所有人都這心思。
如趙雲的仇家,就很敬業,或在城中遊逛,滿城的找人,或在城外堵着,就等趙雲出去,陣仗無比浩大。
就這,還有幫手源源不斷來,隨便拎出一個,都是名震一方的強者。
如此熱鬧,哪能缺了禁區的神。
尤屬婆羅魔神,最不長記性,被制裁者一頓收拾,又折返了回來。
相比之前,她低調了不少,至入神城,都未顯露真容。
還有仙尊和阿羅佛尊,也變了模樣,如遊客在街上溜達,是尋趙雲,也是尋制裁者,怕是先前傷的太重,眼神兒不咋好使,乃至於,看誰都像神界主宰。
第六日。
趙雲緩緩開眸。
傷的重,絲毫不妨礙他氣血磅礴。
美中不足的是,其嘴角淌溢的鮮血,止都止不住。
除此,便是其深邃的眸,總有那麼一兩抹渾濁之色,揮之不去,皆因元神道傷,搞起事來沒完沒了。
「你火了,火的都快燒着了。」骷髏人湊了上來。
「低調。」趙雲說著,湊到了初瑤身前,不忍叨擾,就那般靜靜望看,看着看着,目光就挪到了初瑤的下腹,他是窮盡了目力,也沒瞧見自家的娃兒。
「孕育生靈的是落霞,看她沒用。」骷髏人笑道。
「她在便好。」趙雲溫情一笑,不自覺的伸了手,要撫摸一下妻子的臉頰。
不巧,初瑤一瞬開眸,送了他一個清冷的眼神兒。
「別誤會,沒想摸你。」趙雲訕訕一笑,話中寓意也明顯,要不,你下去睡會兒,把我媳婦放出來?
初瑤不語,又輕輕閉了眸,繼續療傷,一副神態,也很好的昭示了一番話就不放,急死你。
「把她也拱了,看她還囂張不。」
「滾蛋。」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