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劍指平安京

標籤: 君莫婉 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李牧 都市
完整版都市小說《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關注,可見網絡熱度頗高!主角有李牧君莫婉,由作者「劍指平安京」精心編寫完成,簡介如下:小說《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本書中的代表人物是李牧沈蔓歌。故事內容凄美而曲折,是作者大神劍指平安京所寫,文章梗概:「十年了!我都十年沒見着你了!我一刻都不想等,現在就要見到你!!!」看着季妙妙哭着咆哮出來,二姐和……...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9 18:5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張智堯看着誠惶誠恐的盧思曼將軍,微微嘆了口氣,看來自己,還是小看了李牧。這傢伙的勢力,到底有多大呢?
金家有這麼個大人物罩着,一飛衝天,根本就是時間的問題了。而可笑的是,金孝方居然也是如此的誠惶誠恐,看來,他還真是做不了大事啊!
看着極力討好着李牧的盧思曼將軍,金孝方也鎮定了下來。雖然,他曾認為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覺,不過,這一切卻是實實在在存在的。
金孝方嘆了口氣,這都是真的。看來,自己應該適應這種生活了。
張智堯也比金孝方好不到哪兒去,但是受到的震驚卻沒有金孝方那麼強烈,因為張智堯本身也覺得李牧這個人很神秘,不停的挑戰突破他的認知。
從李牧和盧思曼將軍的談話中,金孝方和張智堯也聽出了些味道!這S國真正的幕後話事人,居然是李牧!而盧思曼將軍,不過是他推向前台的一個大管家而已!
金孝方也終於明白了,李牧為什麼有恃無恐,把話說得滿滿的!這塊土地,就是人家李牧的,人家說什麼,那就是什麼,即使盧思曼將軍,也不過是李牧手下的一條鷹犬而已。
張智堯暗暗慶幸自己的精明決定,這回看來,郁志浱父子肯定是死定了。
金孝方也漸漸的適應了盧思曼將軍的阿諛逢迎,其實,他心裏壓根就沒有記恨過盧思曼將軍,之前,是不敢記恨。
而現在,則是沒有必要記恨。看着諾大的金礦又回到了金家的手中,金孝方欣慰之餘,卻又有些自嘲,這點兒家業,在人家李牧眼中,或許根本不算什麼了。
當著金孝方和張智堯的面,盧思曼將軍和白狼有很多話不能明說,所以,這接風宴只是在歡樂的氛圍下進行的,對於一些大事,卻沒有涉及。
飯後,盧思曼將軍就告辭了,李牧第一天到這裡,肯定很疲乏,即使他有很多事情要向李牧請示,但是也只能等到明天再說。
客房中,金孝方摸着金礦的契約書,還是有些不真實的感覺。
「父親,沒想到李牧這麼厲害,居然擁有如此大的勢力!」金榮天也是剛剛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我也沒想到,早知如此,我還去求什麼郁志浱?不但落了面子,而且還被他擺了一道。」金孝方自嘲的笑道。
「放心吧,李牧說了,郁志浱父子,蹦躂不了幾天了。」金榮進笑了笑,對於李牧的性格,金榮進還是了解一些的,李牧不可能輕易的放過郁志浱父子。
……
看着競標的公文,郁志浱傻了,郁天佳也傻了,郁天宇更傻了!
「怎麼還要打黑拳啊?」郁天佳皺着眉頭,一籌莫展的說道。
「當地確實有這樣的習俗!」郁天宇有些無奈的解釋道「如果兩個礦主發生了衝突,一般都會來一場黑拳賽,以拳賽的勝負來決定衝突的結果。」
「那也就是說,無論我們出多少錢,別人只要想要我們的礦產,我們就要和他來一場比賽,不然的話,只能讓出礦產了?」郁志浱問道。
「理論上是這樣的。」郁天宇點了點頭。
「我們這裡有能打的人么?」郁志浱問道。
「有,但是和人家比起來,我們的人根本就不是對手啊!」郁天宇搖了搖頭「我們這邊的武裝勢力,不過都是些壯丁而已,哪裡是那些專業的打黑拳的傢伙的對手?」
「看來,只能再找找盧思曼將軍了,看看有沒有別的辦法,如果真的這麼進行下去,我們也得不到任何的好處!」郁志浱倒是很清醒,聽了郁天宇的話後,就知道他們不能從正常的途徑投標了。
郁志浱,終於還是聯繫到了盧思曼將軍。而盧思曼將軍呢,也已經知道了郁志浱和金孝方之前的恩怨,要不是李牧囑咐過,先不要動他,盧思曼將軍早帶着大隊人馬將郁志浱等人抓了去當礦工去了。
這時候,自然也沒有什麼好臉色,聽了郁志浱的話後,冷冷的說道「公平競爭,你聽不懂么?那麼多人,都和我能扯上關係,我能都管他們?那還公平個屁了?」
郁志浱頓時被咽得說不出話來,但是卻也無可奈何,人家不假公濟私,你也不能要求人家犯錯誤吧?盧思曼將軍的的態度已經讓郁志浱明白了,這次走後門是不可能的。
……
其實,拳賽無非就是彰顯一下誰的武裝力量更強大而設定的比賽。無可厚非,這些能在這裡投資起礦業的人都不差錢!
所以,如果一味的競價加價的話,很有可能是無止境的,價格會攀升到一個何其恐怖的數字,不過這樣一來,得益的只是S國官方了,他們這些礦商就不划算了。
所以,為了不花冤枉錢,讓礦產的價格維持在一個合理的價位,這些人一較長短的方式只能通過武力來解決了。
而盧思曼將軍和白狼,也就默許了這樣的規矩存在。有的時候,也要考慮一下這些人的利益的,讓他們甘心的掏錢來投資,也要讓他們賺到錢才行,所以既然是他們提出的競價方式,那麼就依次執行吧。
當郁志浱知道事情不能改變的時候,他也忙碌了起來,郁志浱也不傻,這次是唯一的難得的機會,就算僱人,也要雇來一個能打的人來,不論花多少錢,先應付過去再說。
郁志浱的社會關係,其實還是非常廣的,起碼作為百慕大的一個投資商,他們家族,可以聯繫自己的侄女,也就是他們真正能夠夠的上百慕大的原因所在。
郁家有一位人造戰士,是百慕大組織內部的強者。
不過雖然是牽線搭橋的存在,但是郁家家主其實和這位侄女聯繫的不多。
兩個人說是親戚,實際上卻更像是利益之間的互利關係。
本來,他是不想麻煩這位侄女的,但這時候,他也沒有別的選擇了,能聯繫到的也只有這個侄女了。
「喂?是樂鑫嗎?」郁志浱撥通了名片上的電話。
「是我,你是哪位?」郁樂欣的口氣有些警惕,畢竟,這個電話是她的私人電話,知道的人並不多。
「我是郁志浱,你遠房的叔叔啊!」郁志浱連忙自我介紹道「你忘了,上次家族聚會的時候,我們還見過面。」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