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殺白傳
殺白傳

殺白傳一切為了更新

標籤: 殺白傳 靈異 蘇菲婭 雷克斯
《殺白傳》主角雷克斯蘇菲婭,是小說寫手「一切為了更新」所寫。精彩內容:更何況,僅有的一個炭盆也被原主賣了。盛兮將目光從沈安和身上收回,視線掃過院子,隨後背起一個背簍,另外,將沈安和剛才劈柴用的斧頭也一併丟了進去。沈安和從柴房出來時,盛兮已經出了門。他沒興趣問盛兮上哪兒,只是看着消失的斧頭抿緊了唇...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9 15:4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頭頂上那隻討厭的臭鳥又開始叫了,旺財十分嫌棄地抽空抬頭瞥了一眼。雖然十分討厭這隻跟自己爭寵的臭鳥,但現在它需要跟着這臭鳥跑!
女主人上了那小破島之後就不管它了,旺財表示很受傷,想直接游過去,結果猶豫了半天也沒捨得濕了自己那一身毛。
就在它又玩了一會兒依舊等不來人,想要下水之際,那隻臭鳥突然跑過來啄它!其嘴裏還叼着女主人一小截衣服!
旺財嗅着那片衣角很生氣,這臭鳥越來越討厭了,都敢來挑逗它了!
於是,小心眼兒的旺財趁着雪淵沒注意,一巴掌從其尾巴上薅下來一根毛!
再於是,雪淵動了王霸之氣,撲棱着翅膀狠狠啄了旺財幾屁股!
旺財很委屈,旺財它不說!
視線收回,旺財一邊快速向前跑,一邊琢磨着之後要如何報復這隻臭鳥,卻冷不丁聽到前方傳來動靜,猛地一抬頭便看到有個人正扒着林子往前走。
旺財在距離那人二十多米的地方停下,而頭頂上的雪淵也開始原地盤旋,不再往前。
旺財好奇這裡為何會突然出現一個人類,下意識衝著對方「嗷嗚」叫了一聲,算作打招呼。
而前方正在拼力往前跑的池邑在冷不丁聽到這聲狼嚎後,登即嚇了一跳,猛地轉身,一抬眸便與一雙如翠玉般的幽亮眼睛對上!
狼!!
池邑瞪大了眼睛盯着不遠處的旺財,他手中匕首驟然捏緊,心下發狠,同時快速收斂了氣息。
他不想節外生枝,眼下沒多遠他便能進入寨子,只要入了寨子,同三長老、四長老等人聯繫上,不愁抓不住那盛兮!
屆時,他將昆闋劍奪回來,再將那死丫頭做成他的屍傀,之後再將整個寨子的人都做成他的屍傀軍!這些屍傀軍無痛無覺,實乃殺人利器,就算是將來苻邑的禁衛軍同他們對上,也只有狼狽逃竄的份兒!如此,他大業可成!
這隻狼若是識相地走開,那最好不過。可若想把他當做獵物……呵,那很好,正愁用什麼東西墊補一下肚子,它若主動送上門,那他便不客氣了!
旺財見那人不動了,以為對方是要回應自己,便往前又走了兩步。
然而就是這兩步的距離,旺財鼻尖驀地一動,一股熟悉的味道從對面倏然傳來。
血!
女主人的血!
前進的旺財驟然停下,而對面的池邑看着它這兩步也終於做出了反應。他亮出了藏於身後的匕首,壓着的目光逐漸狠戾。
他忽然朝旺財招了招手,誘導着它過來。
旺財用力皺了皺鼻頭,遂盯着前方的池邑歪了歪頭。
這個人類,不懷好意!
而且,他身上竟然有女主人的血!
旺財的身子漸漸弓起來,鼻息間傳來低沉又危險的嘶吼。
池邑聽到那聲音不禁挑眉,藉著剛從雲層中透出來的月光,甚為意外地看了眼旺財。這才發現它通體毛髮雪白,身形異常矯健,如此外形當真是漂亮!
池邑突然有了想要收服旺財做自己寵物的打算,有此等極品之物隨侍一旁,相信許多人看後都會覺得艷羨。將來他若登了大鼎,這隻狼便更能彰顯他的偉岸!
池邑動了動手中匕首,留了一絲斬殺的餘地。
而旺財在越來越靠近池邑後,鼻息間儘是盛兮鮮血的味道,那味道每隨着它前進一步便濃烈一分,漸漸地,旺財的眼睛紅了起來,那低吼的聲音也愈加嘶啞。
「啁!」天空突然傳來一聲鷹叫,下一刻,旺財便趁池邑不備猛地沖了過去。
「唰!」匕首亮起,驟然划過做出抵擋,旺財身上登時便缺了一塊毛。
「嘖!」池邑忍不住發出一聲輕嘖,盯着旺財自言自語,「反應倒是快!」
先前同沈恆以及盛兮一番作戰,池邑消耗良多。但在逃出湖心島後,這一路上他也恢復了不少。他不擔心被發現,因為這條路就是青崖部落里的人都極少有人知曉,更別說那個外來戶盛兮了!而就算是青崖部落里的人,這個時候也不敢輕易踏足這片林地,委實這不是一條人能隨意走的路。
不過這條路本就是他防備將來有這麼一天做的逃身之路,他以為這輩子不會用上,卻不成想,竟是被那個死丫頭給逼到了絕路!
該死的!
盛兮,你等着!等我從這裡出去,等我帶人重新殺回來,定我重新奪回昆闋劍,我定要將你當眾剝得一絲不掛,將你掛在寨子門頭,讓你受盡這世間凌辱!讓你生不如死!更要將你身上秘密盡數掏空,讓其成為我池邑未來前進的墊腳石!
池邑越想眼睛越亮,尤其是想到盛兮身上的秘密,那個隨手就能變成東西來的「神器」,他定要將其弄到手!
真是沒想到,這世上除了昆闋劍竟還有第二個神器!且似乎更加神奇!想着之前那驟然出現的冰棺,池邑竟是悟出了空間真諦。
既然那冰棺能被收入,那屍傀定也可以!
若將那些屍傀放進那個神器當中,豈不是將來他隨時隨地身邊都能聚集大軍?如此,出其不意這等奇招,哪裡還用費心去想,只需那神器在手不就可以了?
「哈哈哈哈!沒想到,沒想到!沈榷,你着實幫我送來一份好『禮』啊!就是不知你自己是否知曉自家兒媳的這『過人之處』!」池邑忍不住大笑出聲,這驟然的發現令他原本頹敗的心幾乎是瞬間重新煥發生機,難掩激動。
這叫什麼?賠了夫人又折兵?還是打瞌睡送枕頭?不論如何,將來他都要好好謝一謝那些人吶!
內心興奮令池邑一時走神,以至於旺財再次撲過來時,一個不注意他被其抓了一爪子。
帶着熱氣的鮮血從手臂上汩汩冒出,然而池邑卻一點都感覺不動痛,只是盯着旺財的眼神尤為鋥亮。
「小兔崽子,別著急,等一會兒我就讓你對本座俯首稱臣!」
殺狼,他可不是第一次!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