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林蕭秦婉秋全文免費閱讀
林蕭秦婉秋全文免費閱讀

林蕭秦婉秋全文免費閱讀最強戰婿

標籤: 林蕭秦婉秋全文免費閱讀 林霄 靈異 趙權
很多朋友很喜歡《林蕭秦婉秋全文免費閱讀》這部靈異風格作品,它其實是「最強戰婿」所創作的,內容真實不注水,情感真摯不虛偽,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林蕭秦婉秋全文免費閱讀》內容概括:手握護國神劍,這世上,沒他不敢殺的人。拿起銀針,世間沒他治不了的病。牽起她的手,這天下,再沒人敢欺負她半分。...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8 17:1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2627章惡人自有惡人磨!
「這次若不是陳先生您憑藉一己之力,我等必定葬身於此!」
「屆時危及的便是江東整個地區。」
周新海目光灼灼。
心底更加篤定林霄的實力。
單憑將周家和夏家兩位長老擊退來看,就可知實力不凡。
更別說將隕化石擊破,這已經不僅僅只是實力的問題!
「林先生這燈您點得!」
「江東的勢力分散十年,如今也該統一了!」
謝宏軍滿臉敬仰看向林霄。
江東三大家族的其中兩人就已經認可林霄的地位。
其他人心底自然也信服。
眾人單膝跪地,抬手放在胸口處。
「吾等願追隨先生!」
震天響的喊聲響徹雲扉。
鹿鳴面帶微笑,轉過身。
也跪地面向林霄。
「恭賀新主!」
「恭賀新主!」
廢墟旁所有人的聲音匯聚成一股龐大的力量。
林霄目光平靜。
在他身前是江東的整個勢力。
「既然各位將重任託付與我。」
「我必不令各位失望!」
林霄接過青山的火把,高高舉起。
天燈雖然被毀,但星星之火依然還在。
望着面前毀於一旦的天燈會,林霄心中感慨萬千。
這便是一方勢力。
既然是想要帶領所有的人走向更好的未來,那便得有與之匹配的一切。
金錢,人脈,實力缺一不可。
不然若有一日他選了決定,必然也會有這樣下場。
事了。
周新海走到林霄身側。
「東主您有新的計劃嗎?」
林霄回過頭,唇角含笑。
「周家主倒也不用這樣叫我。」
「我接受你們的選擇,是因為我也有我自己的選擇。」
「宮本舞在你們這藏匿太久,你們也一直沒有發現她。」
經他這一說,周新海愣了愣。
「您是說宮本舞早就在這裡了?」
「所以按時間推算,宮本的人也早就潛伏在江東了?」
林霄點點頭,神色嚴峻道。
「怕是不僅於此。」
「若是從十年前他們便將勢力分散到江東,那麼根系必定深厚。」
聞言,周新海沉默不語。
這才短短几日,江東就被一個宮本舞給搞的烏煙瘴氣。
如果真的是從十年開始的話,簡直不敢相信!
「您是有什麼發現嗎?」
林霄點點頭。
「確實,從記錄上來看,十年前也正是天燈會的時間。」
「紅梨的父親夏振威當時還是夏家家主,但就從那晚天燈會結束後,便出車禍死亡。」
「一個武者,又怎麼會因為車禍而亡?」
這件事,周新海當時也說過。
只是十年前,周家也亂成一團粥。
根本無暇顧及夏家的事,後來就算想去弔唁也直接去掉。
好似所有的一切也正是從那個的時候變的。
想來確實蹊蹺。
「您說的是,但現在沒有證據指向夏振天。」
「但他們與宮本家族合作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這一點他們無法反駁。」
眾目睽睽下的事情自然是無法遮掩。
但十年前的真想到底是什麼,要查找十分困難。
就在這時,林霄的目光往後看了一眼,耳朵微動。
一個人影走了上來。
「抱歉,剛才忙手上事的時候聽到了你們的聲音。」
「說來也巧,十年前夏振天找人要了數十斤的冰星花。」
「這被記錄在冊了。」
謝宏軍走到幾人面前。
周新海一聽,人都傻了。
「冰星花?這隻要一朵就能使人陷入深度睡眠。」
「控制不好量的話,都能讓人沉睡三天。」
「更何況藥店都有規定,冰星花只能出售一片花瓣。」
「數十隻冰星花的花,那豈不是長睡不起了!」
鹿鳴站在林霄身側,也覺得這事很不對勁。
林霄皺了皺眉,問道。
「既然是限制性的藥品,解家藥鋪的賬上會不記錄這些嗎?」
謝宏軍無奈搖搖頭。
「並不是這樣。」
「這件事也是我在夏家前任家主,夏振威死後兩年才查出來的賬目。」
「當年夏振天親自去了藥鋪,跟他的線人接頭,我也沒有想到藥鋪里會有這種人。」
「那夥計用了自己的渠道,給了夏振天一筆貨源,而這也成了之後他用來害人的工具。」
說到這,幾人心中已然明了。
鹿鳴咬牙切齒的狠狠砸了下棍子。
「這個殺千刀的畜生!」
「竟然連胞弟都敢下手,這種敗類就是江東的恥辱!」
「若不是他,我們夏家依舊是清流世家!」
「紅梨她也不會在家裡受盡苦楚……」
每每想到那幾年,鹿鳴心裏一直都不是滋味。
本是自己的家,最後卻被當成是喪家犬給推出來。
所有的一切,在一夜之間就變了。
謝宏軍也自責的嘆了口氣。
「當年我也沒有去查賬單,哪怕兩年後將這件事查出來了,也沒了用處。」
「夏家已經全被夏振天所控制,只要當初說出,還可能會被他反咬一口。」
「將他做過的惡行放在解家,到那時他便是真的將罪惡甩的一乾二淨。」
眾人緘默不語。
誰都沒有想到夏振天竟然有這等,惡毒的心腸。
林霄眼底閃過狠厲,嚴聲道。
「不管用什麼方法把夏振天捉回來!」
他話音一落,腦海中陡然閃過一件事。
「不用捉了,你們提供線索,交給夏家長老。」
「他們不是正愁找不到夏振天嗎,那就給他們這個機會!」
惡人自有惡人磨。
更何況像夏振天這樣豬狗不如的畜生,就應該讓他好好嘗嘗這種感覺。
青山點頭應下。
「是!」
此時。
夏振天跑到夏家後院。
點開機關早就偷偷躲好。
這裏面吃的喝的都有,讓他在這藏個三年都沒有問題。
夏振天舒服的躺在沙發上,口中罵罵咧咧道。
「都怪這東瀛的娘們!還說什麼弄來的都是隕化石,呸!」
「我看就是一堆沒有人要的破銅煉鐵,什麼東西啊!」
「連一個人都攔不住,還把老子給扔在這!」
夏振天越想越氣,揚手一把將飲料扔在地上。
就在這時,上面傳來震動的聲音,嚇得夏振天捂嘴不敢說話。
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上面,生怕有人會發現這裡。
「來幾個人來這裡搜搜!」
「別遺漏任何東西!」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