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火爆小說秦雲王渭《一代狂君》

火爆小說秦雲王渭《一代狂君》 第1706章 西方人的算計! 試讀

2022-10-04 13:40 作者:秦雲蕭淑妃
  • 一代狂君 一代狂君

    《一代狂君》中有很多細節處的設計都非常的出彩,通過此我們也可以看出「秦雲蕭淑妃」的創作能力,可以將秦雲王渭等人描繪的如此鮮活,以下是《一代狂君》內容介紹:己,導致入宮一年多自己都仍是處子。難道陛下轉性了?不可能!陛下獨寵王敏王貴妃一人,聽信讒言,長期以來對那個妖婦欺負自己,打壓蕭家視而不見,又怎會突然變好呢?想到這裡,蕭淑妃心中凄涼,只怕這只是陛下偶爾的可憐施捨罷了。此時!秦雲的鼻尖嗅着體香,懷中抱着千嬌百媚的古典美人,一顆心早就痒痒了起來。「陛下!...

    點擊閱讀《一代狂君》全文
    秦雲蕭淑妃 一代狂君 玄幻 王渭 秦雲

章節介紹

《一代狂君》,書中的男女主角是秦雲王渭,這是一本由作者「秦雲蕭淑妃」編寫的甜寵文,內容簡介:氣氛一下子安靜了下來。秦雲緩緩回頭:「你們憑什麼覺得朕會幫你們?」西爾布露出一抹笑容,心中暗喜,很有希望!「陛下,我們不會白白借道。」「只要你能開出的價格,我們都可以談!」「而且據我所知,大夏和匈奴的關係似乎…

在線試讀

第1706章 西方人的算計!

氣氛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秦雲緩緩回頭「你們憑什麼覺得朕會幫你們?」
西爾布露出一抹笑容,心中暗喜,很有希望!
「陛下,我們不會白白借道。」
「只要你能開出的價格,我們都可以談!」
「而且據我所知,大夏和匈奴的關係似乎也很緊張,貴國掃清了周邊的所有障礙,但唯獨北方這匹惡狼,你們始終沒能剷除。」
「這一次,你我雙方的目的是一樣的,陛下只需要借一條道出來,就可以剷除最大的對手,而且還能得到豐厚的報酬,何樂而不為呢?」
「是啊,陛下不妨考慮考慮?」其他人也紛紛開口,笑容滿臉。
就連豐老等人也陷入了沉默,眼神微微心動。
西方人說的,不是假話,的確這是有益於大夏的,陛下說不定可以趁此機會,找回帝皇子,破了雙龍互噬的預言。
秦雲深邃的眸子里卻沒有表現出明確的意思。
只是背對所有人,淡淡道「真的什麼代價都可以么?」
「那是自然,金銀糧草,我西方聯盟必定雙手奉上。」西爾佈道。
「那反過來說,朕如果不同意呢?你們當如何?」秦雲冷不丁道。
頓時,御書房的氣氛一滯。
使臣們紛紛語塞,沒想到秦雲會這樣問。
「陛下,難道會拒絕?」西爾布不可置信道。
秦雲反問「朕難道就一定要接受嗎?」
此話一出。
眾人心中咯噔一聲,果然,沒那麼順利。
大英帝國的尼爾森,忍不住蹙眉,頭盔下的雙眼有些瘮人。
道「陛下,合作對於您來說,百利而無一害。」
「如果您拒絕,這勢必讓大夏和西方聯盟無法建立友好的關係,反而是一個損失。」
「我們帶着誠意而來,還望陛下可以考慮考慮。」
語氣里隱隱約約的一絲傲慢,讓在場所有人不滿。
「你是在威脅朕?」秦雲冷笑。
尼爾森目光一寒,正準備說話。
老辣一些的西爾布連忙扯了扯他的衣袖,示意不要衝動。
繼而笑臉相迎,點頭哈腰。
「陛下,我們絕沒有這個意思。」
「我們只是迫切想要得到大夏的合作,一起將北方匈奴剷除,事成之後,別說這些身外之物。」
「就算是匈奴的疆土,咱們也是可以對半分的!」
此言一出,諸國使臣一震,上面交代的,可沒有說分地盤啊!
秦雲冷笑,看破不說破。
等匈奴滅了,道也借了,這些傢伙還會有這樣求人的好臉色么?
「這樣吧。」
「你們把波斯的那個查理基夫王爵給朕送來,朕就考慮一下借道,如何?」他沒有直接回答,而是提了一個要求。
此人主持了對大夏的滲透行動,加上之前的恩怨,必須要剷除,銷毀那些大夏的秘密。
頓時,西爾布等人全部陷入為難。
波斯也是同盟的一員,交人是不可能的。
而且弄不好,還會弄巧成拙。
「陛下,您看,路途往返實在太遠,您不如換一個其他的條件?」
「您放心,此人待我們回去之後,一定向波斯施壓,嚴懲不貸!」西爾布滿臉笑容。
周翦搖了搖手指「不行。」
「朕的條件就這個,你們能辦就辦,不能辦,朕看就不要辦了。」
「送客。」
他毫不猶豫的喊道。
頓時,錦衣衛和陶陽的衛隊第一時間上前「請吧!」
六位主要的使臣頓時傻眼。
「陛下!」
「陛下!」
「可否再給我們一些時間,讓我們考慮考慮!」他們怕秦雲拒絕,只能拖延。
但秦雲壓根沒想回話。
這批人就被請了出去。
不久後,宮闈的小道上。
西爾布,尼爾森等人憤怒。
「大夏皇帝也太狂了,如此條件他竟然還不滿意,還要我們交人!」
「我看他就故意的,根本沒有什麼誠意。」
「噓!」
「小點聲,這裡到處都是大夏皇帝的眼線,小心禍從口出!」西爾布眯眼警告。
眾人隨即小心一些,不斷左顧右盼。
「西爾大人,咱們現在怎麼辦?」
「雖然時間上還等得起,但大夏皇帝的要求實在太過份!」
「最可恨的是,咱們的見面禮,大夏的禮部已經收了,氣煞我也!」奧利帝國的托羅特森咬牙憤怒。
西爾布看起來就是一個精於算計的人。
此刻湛藍色的眸子一眯,冷笑道「諸位莫急。」
「還有的是辦法。」
「既然皇帝這條路咱們走不通,咱們就去其他地方想辦法。」
聞言,使團一凜「什麼意思?」
「呵呵。」西爾布自信一笑。
「我對大夏早有研究,他們的皇室跟而今匈奴的某一位執掌者,有說不清的關係,聽說大夏皇帝還有血脈在匈奴。」
「我想,會有人感興趣合作的!」
聞言,尼爾森蹙眉,古銅色的肌膚透着肌肉感。
「可據我所知,大夏鐵板一塊,所有人都對皇帝愛戴至極,有希望嗎?」他的語氣,帶着一絲懷疑。
西爾布只是神秘兮兮的笑道。
「大夏的確是鐵板一塊,他們也不會背叛大夏皇帝,但自古奪嫡一事,從來沒有心慈手軟的一面。」
「呵呵,這件事的複雜程度超乎你們的想像。」
「別的不說,大夏軍方首腦蕭翦,肯定想要致匈奴於死地,最好是所有人都在一瞬間灰飛煙滅。」
他似乎知道的很多,露出了一抹陰笑,彷彿很有把握。
許多使臣聽的一頭霧水。
少數幾個知情人,才猛然反應過來什麼。
眼睛齊齊一亮!
「好計劃!」
「西爾大人,果然不愧是馬其頓帝國的高人!」
「走,咱們怎麼行動?」
「此行來了,就必須要將龍崎官道借到,一舉擊潰匈奴,否則正面戰場,幾乎很難獲勝!」
「那個女人,太妖了!」
「……」
一行人竊竊私語,在監視下離開了皇宮。
他們很謹慎,沒有第一時間行動,而是先老老實實回了驛站。
而御書房的秦雲,也沒能平靜。
他陷入了長久的沉思。
時而蹙眉,時而嘆氣,總之就是難辦。
到了而今,許多問題,都不好解決了。
那怕是出征,都很難跟後宮一大家子人交代。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