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渣女圖鑑阮羲和斐野)阮羲和馮妤_(渣女圖鑑阮羲和斐野)全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渣女圖鑑阮羲和斐野)阮羲和馮妤_(渣女圖鑑阮羲和斐野)全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第2606章 花果山雲霧茶 試讀

2022-10-04 13:21 作者:阮羲和斐野
  • 渣女圖鑑阮羲和斐野 渣女圖鑑阮羲和斐野

    《渣女圖鑑阮羲和斐野》中有很多細節處的設計都非常的出彩,通過此我們也可以看出「阮羲和斐野」的創作能力,可以將阮羲和馮妤等人描繪的如此鮮活,以下是《渣女圖鑑阮羲和斐野》內容介紹:甜蜜里,無度索取。斐野險些失控,天知道,他用了天大的意志力控制自己沒有對她做更過分的事情,氣喘吁吁的伏在她肩膀上平復着自己的氣息。只有在她身上,他才會有這般衝動的時候,比第一次談戀愛心跳更猛烈,比第一次跟女人接吻更急切,她笑一笑,他想吻她,她說句話,他也想吻她。她似嬌羞的靠在斐野懷裡,方才惑人的迷離...

    點擊閱讀《渣女圖鑑阮羲和斐野》全文

章節介紹

《渣女圖鑑阮羲和斐野》中有很多細節處的設計都非常的出彩,通過此我們也可以看出「阮羲和斐野」的創作能力,可以將阮羲和馮妤等人描繪的如此鮮活,以下是《渣女圖鑑阮羲和斐野》內容介紹:宋辭喊的這麼大聲,裏面的越頡又不是聾子,哪能聽不着啊!壓根不需要韶至過來,門就已經被他從里打開了!小姑娘方才已經生氣了,他要…

在線試讀

第2606章 花果山雲霧茶

宋辭喊的這麼大聲,裏面的越頡又不是聾子,哪能聽不着啊!
壓根不需要韶至過來,門就已經被他從里打開了!
小姑娘方才已經生氣了,他要是真跟韶至杠上,自己是前任,那個是現任,吃虧的肯定是自己,這難得過來吃一次飯,鬧的太難看,沒必要,往前沖這種事得推給傻子!
朴宰亨指尖輕輕動了一下,他若有所思地看了越頡一眼,這人不對勁,上一次,也是在這裡,越頡可沒有那麼好說話,別說宋辭在外面挑撥離間了,那就是他們在外面把門板拆了,這人都不一定從她屋裡出來,所以到底是因為什麼,他才這個樣子的?
阿拉義耳朵動了一下。
下一秒頭也不回地就往沙發那邊走!
便在他裝模作樣地在沙發上坐好的瞬間,阮羲和端着一盤水果沙拉走出來。
身後跟着的幾個下屬,拿飲料的拿飲料,拿茶具的拿茶具,總之,誰也沒閑着!
「快過來吃東西呀,你們都杵在我房間門口乾什麼?」阮羲和看向那群詭計多端的男人,眉頭下意識輕輕擰起,也不知道這群人又在整什麼幺蛾子!
但是視線偏移落在一邊走廊上默默拖地的越頡時,眸子里瞬間閃過一絲心疼。
她放下手裡的玻璃碗,走過去,拿過男人手裡的拖把,語氣不自覺就溫柔了下來「一會我叫幾個保潔阿姨過來打掃,你不用干這些活。」
「沒事,反正我也剛好閑着。」
他低頭看向她,沒有戴眼鏡的越頡,五官精緻如畫,那股子肅殺冷硬的氣息被刻意收斂,便是眉宇間依舊可窺見分毫的戾氣,可這副長相當真擔的起欺霜賽雪一詞。
她下意識移開了自己的視線。
這天底下,最難消受美人恩,阮羲和無端又想起當年兩人的初遇。
便如同納蘭容若的那句詞人生若只如初見
「不用幹活,放着吧,小柑橘挺甜的,去嘗嘗吧,昨天剛託人從南始平寄過來的。」
「好。」
越頡過來時,臉上雖然沒什麼明顯的表情,但是誰能看不出他心情好?
擦!防來防去沒想到這個炸藥桶在這局不點炮,開始煮茶了,呦,還「沒事,我剛好閑着呢」!
茶藝大師啊這!
哼!現在的女人就是浮淺!這麼茶都看不出來嘛!哼!
還有阿拉義也是!會裝的很!
這倆加在一起,特么800個心眼子吧!
都落座好,男人們才開始有一搭沒一搭地用水果簽戳着水果。
崔恩勝眼尖,率先去廁所拿了簸箕和掃把過來,把碎了一地讓人無處落腳的煙灰缸殘渣掃掉。
「熙真小姐,哦,不,阮阮小姐,好久沒給您打掃衛生了,真懷念以前您在公司的時候呢!」
他是用母語說的。
在場的這幾個,哪個不是尖子生?
會個幾國語言都是很尋常的事情,一聽這小子開始打感情牌替自家主子爭寵,一個個的,臉色都不算好看!
「朴會長以前還壓榨阮阮幫他幹活啊?嘖,要是我,我可捨不得我女朋友出來上班。」許墅眨巴着眼睛,瞧着這純潔的眼神,老實人的長相,但說出來的這話啊,妥妥的被過期的陳茶泡過,綠茶味濃的那朴宰亨想一巴掌呼他天靈蓋上!
但是朴宰亨沒爆。
他對阮羲和的了解並不如越頡那麼深刻,見識了剛才越頡拖地事件,他就開始抄作業了,那人以退為進,不驕不躁,引得她那心疼都快化作實質了,所以
朴宰扭頭看了阮羲和一眼,眸子里三分懷念,三分無措,三分欲言又止,他張了張口,彷彿要說些什麼,但最後又好似默認了許墅的說法,嘴角勾着勉強的笑意低下頭去。
阮羲和確實又心疼了。
她擰了下眉頭看向挑事的許墅「東西不好吃嗎?」
言下之意就是,吃都堵不上你的嘴!
許墅悻悻地往嘴裏放了塊雪梨,咬的格外用力,就好像朴宰亨被他抽筋拔骨了一樣!
韶至坐在位置上一言不發,沒有吃水果,也沒有看任何人,身上便一簇一簇地往外冒涼氣!
若非她一隻手一直壓在他的手背上,還真不好說這男人會幹出什麼事情來!
許墅雖然身先士卒地倒下了,但是宋辭還在啊!
他就怎麼都看不順眼阮羲和把手跟韶至那貨貼在一塊!
弔兒郎當地用牙齒輕輕磨了一下煙頭,他突然把注意力放在了一直窩在角落裡自閉的韶天塹身上。
「誒,網戀那個,你咋不挨着你哥坐?」
宋辭不開口還好,這一開口啊,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了韶天塹身上。
頂着堂哥如炬的眼神,韶天塹頭一回覺得窒息!
擦!難道真的是因為一家人所以審美一致?!
不過跟堂哥的那屬於家庭矛盾,對外韶家兄弟向來是一條心的。
「要你管。」韶天塹懶懶地掀了下眼皮子,腳尖勾着拖鞋,整個人往裡收了些。
「哦,也對,畢竟一家人么!」宋辭低笑一聲,「啪嗒」一聲,火機撩着了煙絲,灰白色的煙霧一縷一縷地升騰着。
阮羲和剛想出聲緩和一下氣氛。
便突兀發現身邊的人身上的氣味變了,那隻大手猝然握緊了她。
阮羲和心口突突地一跳。
下一秒,韶至眼裡明晃晃地掠過一絲邪氣,嘴角微微勾起。
「嘖。」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