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渣女圖鑑阮羲和斐野》阮羲和馮妤完結版在線閱讀_(渣女圖鑑阮羲和斐野)完整版閱讀

《渣女圖鑑阮羲和斐野》阮羲和馮妤完結版在線閱讀_(渣女圖鑑阮羲和斐野)完整版閱讀 第2603章 花果山雲霧茶 試讀

2022-10-04 13:19 作者:阮羲和斐野
  • 渣女圖鑑阮羲和斐野 渣女圖鑑阮羲和斐野

    《渣女圖鑑阮羲和斐野》中有很多細節處的設計都非常的出彩,通過此我們也可以看出「阮羲和斐野」的創作能力,可以將阮羲和馮妤等人描繪的如此鮮活,以下是《渣女圖鑑阮羲和斐野》內容介紹:甜蜜里,無度索取。斐野險些失控,天知道,他用了天大的意志力控制自己沒有對她做更過分的事情,氣喘吁吁的伏在她肩膀上平復着自己的氣息。只有在她身上,他才會有這般衝動的時候,比第一次談戀愛心跳更猛烈,比第一次跟女人接吻更急切,她笑一笑,他想吻她,她說句話,他也想吻她。她似嬌羞的靠在斐野懷裡,方才惑人的迷離...

    點擊閱讀《渣女圖鑑阮羲和斐野》全文

章節介紹

《渣女圖鑑阮羲和斐野》,以阮羲和馮妤作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網絡作家「阮羲和馮妤」傾力打造的一本{分類},目前正在火熱更新中,小說內容概括:韶天塹立在原地,表情發懵。宋辭這話信息量太大,當年要死要活?現在叫她嫂子?網名叫哮天犬?情敵?所以他咽了一下口水,指尖微微發顫,僵硬地轉過去看阮羲和。韶至不是傻子…

在線試讀

第2603章 花果山雲霧茶

韶天塹立在原地,表情發懵。
宋辭這話信息量太大,當年要死要活?現在叫她嫂子?網名叫哮天犬?情敵?
所以
他咽了一下口水,指尖微微發顫,僵硬地轉過去看阮羲和。
韶至不是傻子,這零零碎碎的幾句,即便他不是當事人,也大概知道說的是什麼,在韶天塹轉頭的瞬間就擋在了她的面前。
越頡點了支煙,抽了一口,右手放下時,單指彈了下煙灰。
淺白色的灰燼簌簌地下落,寒冬臘月的季節,那一點點微末的顏色很快便被冬季的風兒吞噬,席捲着,不知颳去了何處。
他掀了掀眼皮,看着這戲劇性的一幕。
這種離譜的事情,發生在她身上好像也就不怎麼奇怪了。
因為你永遠沒法預料她下一個男朋友會以什麼樣的身份在什麼樣場合突然的出現
說不上現在是什麼心情吧,確實是介意的,但是又沒那麼介意,一個是因為這人畢竟是過去式,自己是她的第一個男人,那韶天塹如果是跟宋辭一個時期的,說不好連她手都沒碰着過。
柏拉圖式的過去進行時,有什麼值得他去計較的呢?
再者,現在最頭疼的應該是韶至吧。
雖然說,這樣有落井下石的嫌疑,但他還就想看看韶至要怎麼搞韶天塹。
這兩人,無論傷着哪個,他應該都會笑吧?
當然,其他那幾個也一樣,哪個廢了他都挺開心的。
「你說,她就是我的網戀對象?」
在韶天塹問出這句話的那一剎那,宋辭僵了一下,所以她當年真的沒騙自己,韶天塹跟她網戀幾個月,真不知道人長什麼樣?
他當初還以為她騙自己的,沒想到是真的
宋辭不自在地摸了下鼻子,看了眼被韶至護在身後的小姑娘一眼,尬笑一聲,乾巴巴地來了一句「也可能不是,我即興編的。」
所有人
阮羲和真是服了宋辭這張嘴了,前前後後兩分鐘吧,漏的一乾二淨不說,還把此地無銀三百兩展現的明明白白。
這不忽悠傻子呢么,誰信啊!
韶天塹現在心情太過複雜,他第一反應就是逃避,腦子裡亂糟糟的一片。
其實從花園裡撞見,心臟不自覺悸動的那一刻開始,他就幻想過她會不會是自己的網戀對象,畢竟兩人的聲音有一點點像,就是年齡和身份差的十萬八千里。
但是,幻想歸幻想,他確定幻想都是假的。
可是,現在,有人把真相捧到了他面前,韶天塹卻開始變得不知所措起來。
她是七哥的女人,是自己的堂嫂,韶家未來的主母,他不該對她有非分之想的。
可是,她本來是我的呀。
我並不是那個後來者,韶至才是呀!
憑什麼我就一定要讓呢?
有時候,有些念頭不是散了,它只是被暫時地壓住了,可一旦有人打開了潘多拉的魔盒,該出來的魔鬼和罪孽,就一定會來到人間
「嫂,阮小姐,我們可以單獨談談么?」
韶至心裏一緊,憑良心說,小九當年網戀的轟轟烈烈,家裡人都知道他喜歡網上一個沒見過面的姑娘,後面一直為了那個不知道是男是女的虛擬人物單身着,這些年他也一直在幫他一起查,可惜那個人消失的太徹底了,什麼也查不到。
他是霸道,是佔有慾強,但也不至於一點情面不講,如果她真是小九找了這麼多年的初戀,他於情於理都該給他倆時間,讓他們正式做個了斷。
但是,總有人不按常理出牌
「不用單獨談,事情就是你想的那樣,我不喜歡拖着,當著你哥哥的面,咱們說清楚,首先我們已經分手了,其次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最後小九,我永遠是你七嫂。」
越頡彈了彈煙灰,低頭掩飾了一下嘴角的笑意。
忽然想起當初在醫院,爺爺打趣她和自己,結果小姑娘想也沒想就答了一句她是自己花錢雇來的義工。
比起這句「我永遠是你七嫂」,當初其實也算嘴下留情了。
嘖,自己如今倒是越發地會苦中作樂了,出息~
「我。」韶天塹張了張嘴,最後又擰着眉頭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阮羲和沒讓韶至再擋着自己,她甚至上前了一步,同韶天塹面對面,聲音像平日里一樣溫柔,只不過也帶着一絲淡淡的疏離感「餃子不好吃,想開點對誰都好。」
這回笑的是宋辭。
他這一出聲,那是妥妥地在打韶天塹的臉啊。
瞧瞧,這就是半點都沒感情的阮羲和。
這前任里其實也分了三六九等,同身份地位沒關係,端看她有沒有情,這不帶情面時候說的話,那是真傷人。
這女人太知道刀子往哪捅,最疼了!
韶天塹不願意在人前展露脆弱,便是現在心裏難受的要死,也愣是站在原地沒有走。
「我之後你就跟他一個人在一起了嗎?」
「不是。」
「哦,對,宋辭、越頡都是你前任。」韶天塹神色有些落寞,上次在家裡,越頡和她的事還是自己先撞破的。
「還有那個。」韶至雖然不想承認但還是指了一下葉朝顏。
「不是,不止。」宋辭今兒個就存心想給韶家兄弟找不痛快,他指了指在場的所有人,低笑一聲,聲音沙沙啞啞,輕快好聽的很「我們都是啊~」
阮羲和你在說什麼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