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熱門小說阮羲和馮妤《渣女圖鑑阮羲和斐野》

熱門小說阮羲和馮妤《渣女圖鑑阮羲和斐野》 第2602章 花果山雲霧茶 試讀

2022-10-04 13:15 作者:阮羲和斐野
  • 渣女圖鑑阮羲和斐野 渣女圖鑑阮羲和斐野

    《渣女圖鑑阮羲和斐野》中有很多細節處的設計都非常的出彩,通過此我們也可以看出「阮羲和斐野」的創作能力,可以將阮羲和馮妤等人描繪的如此鮮活,以下是《渣女圖鑑阮羲和斐野》內容介紹:甜蜜里,無度索取。斐野險些失控,天知道,他用了天大的意志力控制自己沒有對她做更過分的事情,氣喘吁吁的伏在她肩膀上平復着自己的氣息。只有在她身上,他才會有這般衝動的時候,比第一次談戀愛心跳更猛烈,比第一次跟女人接吻更急切,她笑一笑,他想吻她,她說句話,他也想吻她。她似嬌羞的靠在斐野懷裡,方才惑人的迷離...

    點擊閱讀《渣女圖鑑阮羲和斐野》全文

章節介紹

小編推薦小說《渣女圖鑑阮羲和斐野》,主角阮羲和馮妤情緒飽滿,該小說精彩片段非常火爆,一起看看這本小說吧:「阮阮,不跟我們打個招呼再走?」不知何時,這一塊居然已經被清場,難怪剛才走過來時,都沒什麼人!這幾個怕不是早布了天羅地網過來,就等她自己往裡跳了!她是猜過可能會有人來堵自己,那會見這幾個人一個接一…

在線試讀

第2602章 花果山雲霧茶

「阮阮,不跟我們打個招呼再走?」
不知何時,這一塊居然已經被清場,難怪剛才走過來時,都沒什麼人!
這幾個怕不是早布了天羅地網過來,就等她自己往裡跳了!
她是猜過可能會有人來堵自己,那會見這幾個人一個接一個離席,阮羲和就坐不住了,想着盡量岔開他們。
就是沒算準他們也有聯手的一天。
所以東南西北門只能走南門也是他們安排的吧。
腳步聲越來越近,她頭皮隱隱發麻,一會該說好巧呢?還是好久不見?
嚶嚶嚶(┯_┯)
她其實什麼也不想說。
韶至也發現了不對勁。
因為阮羲和已經拽不動他了。
越頡太了解阮羲和了,但凡現任在場,前任必輸,這也是上一次他在韶家撞見兩人之後,並沒有多停留的原因。
小姑娘心定不下來,男朋友一個接一個的換,他一直都是知道的,也不是頭一回撞見了,從第一次在籃球場見到她和陸慎允,再到之後她跟南城那個男人,接着是後來的傅修,這些都是他在她交往期間就知道的。
別看今天來了這麼多人,就是她全部的前任都到齊又怎麼樣,她不會為了任何一個前任去委屈現任。
這是她談戀愛時的習慣,習慣給現任這種安全感和底氣,他當時不也沉溺其中,不也樂此不疲么。
男人靠着車門沒有過去。
倒不是不想同她親近的意思,就是單純想瞧阿拉義他們吃個閉門羹罷了。
今兒個過來,誰還不知道誰那點小心思,她都失聯那麼久了,不過來根本就堵不到人,只不過,那幾個大抵也沒想到這正好趕上了她談新對象,被大家撞了個正着!
越頡做事確實高調,但和宋辭比,還是有些本質上的不同的,他總歸有分寸,而宋辭這個宋辭那不能用一個正常人的範疇去衡量他!
阮羲和壓根不想理會後面的聲音,她現在跟韶至感情好着呢,是真不想讓前任們來打擾,再說,撞見她談戀愛,那前任也不好受啊,別見,就啥事沒有,皆大歡喜!
可惜,她的好意,前任不領情現任也特么不領情!
「走啊?」
「他們在叫你。」
阮羲和我特么
韶至看了眼後面靠着車門的越頡,眸子里閃過一絲冷意,這人是玩不起,這是叫親友團過來了?
阿拉義看了阮羲和一眼。
她瞬間腳底發涼,下意識上前一步擋在了韶至的前面。
朴宰亨煩躁地擰了一下眉。
嗓子干啞的厲害,從口袋裡摸出一個鐵制的花紋煙盒,崔恩勝抬頭瞧了阮羲和一眼,心裏悄悄嘆了一口氣,拿出打火機,上前一步為會長點煙。
韶至單手將人撥回自己的身後。
同阿拉義不卑不亢地開口「殿下真要插手我跟越老闆的私事?」
別說是別人了,阮羲和聽完,血壓都有點上升。
她連忙拽了一下韶至,神色略略尷尬「可以了,我們回去吧,我一會跟你解釋。」
說完便直接扭頭看向他們,若無其事地笑了笑「下次請大家吃飯啊,我們今天還有點事,就先走了!」
要是這會沒男朋友,她二話不說,直接包車請這群男人們去洗浴中心泡澡去了,這不,現在有對象呢么!
來南門堵人這幾個,多少都有點心眼子在的,誰都不想讓她走,可是誰都不想當出頭鳥,做最先撕破臉皮的那個人!
最後就只能憋着。
眼看着她就要跨出校門!
「小不點!」
宋辭方才見她離場,坐不到五分鐘便找了個借口偷偷出來,他是賓大畢業的,又不是h佛的人,要不是為了阮羲和,他才不會覥着臉過來呢!
倒是那個討厭鬼sao包男韶天塹也跟過來了,晦氣的很!
阮羲和不僅腳步沒停頓,反而還倒騰快了兩步!
她真是不想在有男朋友的時候,跟宋辭正面對上啊!
宋辭以為她沒聽見,連忙追上去,一把握住了她一隻手腕「阮羲和!」
韶至皺眉拂開宋辭的手,整個人的氣場已經完全趨於冰冷,看向宋辭的眼神,大抵不像是在看活物。
「誰准你碰她的。」
這樣的韶至,連她看着都有些頭皮發麻,吵歸吵鬧歸鬧,真不至於你死我活的,阮羲和拉住他的手腕,眉頭輕輕擰起「好了,今天先到此為止。」
男人拳頭輕輕攥起,似乎在竭力壓制着自己的情緒。
「嫂子你跟他這種人認識啊?」
韶天塹慢慢悠悠地跟過來,他實在是噁心宋辭,沒想到這人竟然還敢拉堂嫂的手腕,嘖!
阮羲和還沒來得及開口呢,宋辭就懟了韶天塹一句「我這種人是什麼人,我至少光明磊落,老子喜歡她,就喜歡的大大方方,不像某些人,當年喜歡她喜歡的要死要活,炫舞里信息一條接一條的發,現在卻一口一口地喊人家嫂子,呵,還哮天犬呢,老子看你就一沙皮狗!」
此話一出,阮羲和特么驚呆了好嗎!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