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金峰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金鋒關曉柔_金鋒關曉柔完結版閱讀

(金峰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金鋒關曉柔_金鋒關曉柔完結版閱讀 第1067章 妥協 試讀

2022-10-04 13:09 作者:寒門梟士

章節介紹

《金峰關曉柔大康王朝小說》是網絡作者「寒門梟士」創作的{分類}小說,這部小說中的關鍵人物是金鋒關曉柔,詳情概述:二樓走廊,客棧掌柜提着板凳站在樓梯口,東蠻使者站在裡間房門口。在兩人之間,是兩個穿着黑色勁裝的高手。「我再說一遍,趕緊滾下去,別逼我動手!」一個擋着路的漢子再次說道。「哈哈哈!……」掌柜左…

在線試讀

第1067章 妥協

二樓走廊,客棧掌柜提着板凳站在樓梯口,東蠻使者站在裡間房門口。
在兩人之間,是兩個穿着黑色勁裝的高手。
「我再說一遍,趕緊滾下去,別逼我動手!」
一個擋着路的漢子再次說道。
「哈哈哈!……」
掌柜左手提着板凳,右手指着面前的漢子,癲狂地大笑起來。
笑了一陣,掌柜突然怒吼一聲,掄着板凳砸向東蠻使者。
其中一個高手只是一伸手就抓住了板凳,另外一個高手上前兩步,一腳踹在掌柜的胸口。
掌柜的直接撞開欄杆掉到樓下。
好在漢子並沒有下死手,二樓也不高,掌柜的並沒有摔死,只是摔斷了一條腿。
宰相往後看了一眼,幾個衙役趕緊上前,把掌柜地拖走了。
一直被拖到門口,掌柜的依舊在癲狂地又哭又笑。
宰相轉頭看向樓上,皺眉說道「當著我的面殺人,不合適吧?」
「那你把我抓起來啊!」東蠻使者一臉挑釁地攤了攤手。
「我……」宰相很想罵人,但是最終還是忍住了。
雖然晉王經過他的點撥,已經有了和東蠻使者談判的底氣,但是也僅此而已。
這也是東蠻使者敢明目張胆行兇的原因。
因為他知道,晉王不敢把他怎麼樣!
「我知道你來幹什麼,但是我說過,想談的話,讓你們皇帝親自過來!」
東蠻使者盯着宰相說道「你不夠資格!」
「陛下日理萬機,沒有時間見你!」宰相搖頭。
「沒事,我可以等。」東蠻使者冷笑道「反正飛艇又不是在我們的地盤上撒報紙,我不着急。」
「我們也不着急,大不了陛下再去一趟金川,找一趟舞陽公主。」宰相說道「為了北境的安穩,我相信舞陽公主肯定願意把飛艇叫回去。」
說完,宰相也做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帶人就走「另外勸你一句,最近有江洋大盜潛到了附近,你最好消停一點,否則我不敢保證你的安全!」
東蠻使者聞言不由皺了皺眉,抓着欄杆從二樓一躍而下。
之前府兵去驛站抓捕江洋大盜,他以為是鬧劇,但是今天在城裡找客棧轉了一大圈,他才知道原來真有江洋大盜來到了這個小城。
據說這個江洋大盜身手極高,並且嫉惡如仇,最近一段時間已經殺掉好幾個為非作歹的豪族了。
郡城裡的豪族們最近都嚇得不敢出門了。
但是當地百姓卻非常喜歡這個江洋大盜,因為江洋大盜每次動手都穿着一身黑衣,百姓私下都稱呼其為黑俠。
要是讓黑俠知道東蠻使者今天在客棧里做的事,絕不會無動於衷。
宰相他們會顧忌東蠻勢力,黑俠才不會在乎。
東蠻使者並不是個怕死的人,要不然之前也不會反覆刺激晉王和宰相。
但是他可不想死在一個江湖俠客手裡。
而且宰相剛才說的話,他也聽了進去。
他之前為什麼讓參軍首領攛掇晉王攻打渭州城?不就是害怕晉王和金鋒聯合嗎?
所以他也不敢真的把晉王逼上絕路。
宰相也明白這點,藉著江洋大盜給了他一個台階。
東蠻使者也看懂了,正好順着台階借坡下驢,跟着宰相離開客棧。
但是出門的時候,還是要求道「我要跟你們的皇帝對話!」
宰相這次的態度卻非常強硬「不可能,陛下已經離開了!」
「去哪兒了?」東蠻使者趕緊問道。
「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宰相扭頭看了東蠻使者一眼。
如今金鋒的飛艇就在幾十里外的晉地邊緣撒傳單,隨時都可能飛過來,所以晉王的藏身點一直在變動,而且知道的人很少。
東蠻使者之前去的那個營地,此時已經廢棄了。
其實東蠻使者也不是一個人來的,他還有一群侍衛。
但是晉王的「禁軍統領」為了安全,不同意東蠻使者帶那麼多人來見晉王,東蠻使者才不得不只身前來。
雙方本來就是互相試探,東蠻使者意識到晉王這次真的不會見他,也不再堅持,跟着宰相來到一座府邸。
這個府邸是當地一個豪族的,但是被宰相徵用了。
他最近就在這裡辦公。
到了書房,宰相直接把晉王提出的四個條件轉告給東蠻使者。
東蠻使者聽完當場就怒了「陳永澤竟然想娶露潔公主,這是在羞辱我們單于!」
當代單于的爺爺,也就是上上代單于,一直活到八十多歲才死。
露潔公主是他快七十歲時生下來的小公主。
老年得子,老單于非常高興,一直捧在手心裏。
據說露潔公主非常漂亮,一直被牧民稱為草原上的明珠。
雖然今年還沒有二十歲,但是論輩分來說,確實是當代單于的姑姑。
晉王竟然要讓露潔公主去做暖腳侍女,這和東蠻單于讓晉王的母親去做妃子的羞辱程度,不相上下!
「是你們單于先羞辱陛下的!」宰相冷笑。
「既然談判,那就請拿出你們的誠意來!」東蠻使者冷聲說道。
「那也請拿出你們的誠意!」宰相針鋒相對。
雙方此時都有一些底牌和顧忌,也都知道對方的底牌和顧忌,所以談判陷入了拉扯之中。
從傍晚一直談到第二天天亮,雙方才算勉強敲定了談判的草章。
宰相年紀大了,連續一天一夜沒睡,兩眼都布滿了血絲。
但是他來不及休息,拿着談判的草章,第一時間去找晉王請示。
東蠻使者也匆匆離開府邸書房,找了一匹戰馬,直奔西城門而去。
宰相派去跟蹤他的高手,看着東蠻使者騎馬出了西城門,無奈的停下腳步。
因為出城後有一段開闊地,官道也只有一條,有沒有人跟蹤一目了然,他們不能再跟了。
甩掉高手之後,東蠻使者騎着馬又沿官道跑了幾里,然後順着一個岔路跑進一條山谷。
山谷深處,一群東蠻人正坐在地上曬太陽。
看到東蠻使者回來,這群人趕緊迎了上來。
「準備信鴿,我要馬上給大王傳信!」
使者跳下戰馬,走進帳篷。
所有人都沒注意到,在幾十米的樹林中,有個人藏在灌木叢中,正在冷冷盯着他們!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