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宋知畫郁之霆)宋嫿宋寶儀_宋知畫郁之霆全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宋知畫郁之霆)宋嫿宋寶儀_宋知畫郁之霆全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390:懷孕了! 試讀

2022-10-04 12:58 作者:宋知畫
  • 宋知畫郁之霆 宋知畫郁之霆

    《宋知畫郁之霆》是由創作的關於主人公「宋知畫」的火熱小說。講述了:一個是鄉下來的小村姑;一個是人盡皆知的廢物;這樣的兩個人,倒也是絕配。一時間,人人都在等着看宋家大小姐的笑話。..某日,眾人眼中那個小村姑和廢物,同時出現在大佬雲集的酒會上。宋?O表示:「我是來端盤子做兼職的...

    點擊閱讀《宋知畫郁之霆》全文

章節介紹

小說叫做《宋知畫郁之霆》是宋知畫的小說。內容精選:圍觀的人誰都沒想到宋嫿居然真的把小朋友救活了。這堪稱奇蹟而且是一場讓他們親眼見證的奇蹟。就在半個鐘頭之前。這小朋友還四周抽搐,口吐白沫,甚至失去了心跳。可現在。小朋友的臉色卻由白轉紅。也是這時。小朋友慢慢睜開眼睛。很顯然,她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更…

在線試讀

390:懷孕了!

圍觀的人誰都沒想到宋嫿居然真的把小朋友救活了。
這堪稱奇蹟
而且是一場讓他們親眼見證的奇蹟。
就在半個鐘頭之前。
這小朋友還四周抽搐,口吐白沫,甚至失去了心跳。
可現在。
小朋友的臉色卻由白轉紅。
也是這時。
小朋友慢慢睜開眼睛。
很顯然,她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更不知道自己剛剛一隻腳已經踏入了鬼門關。
「阿雲」馬玉芳一把抱住女兒,「阿雲你現在好點了沒」
「媽我怎麼了」童阿雲看着母親,眼底全是懵懂神色。
馬玉芳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了,緊緊抱着童阿雲,放聲大哭。
童大志要比馬玉芳要冷靜很多,他走到宋嫿身邊,眼底多了些敬仰的神色。
這小姑娘雖然看起來年紀不大,但她能讓女兒醒過來,就說明她不是簡單人。
「恩人,我女兒她現在還有危險嗎」童大志問道。
宋嫿一邊收拾醫藥箱一邊道「暫時已經脫離危險了,不過還是要帶到醫院去做個全身檢查。」
「好,好,」童大志後退一步,而後雙膝一曲就這麼的跪在了地上,「恩人,謝謝你」
見此,馬玉芳也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立即鬆開女兒,紅着眼眶道「阿雲,這是你的救命恩人,快,快跟爸媽一起跪下。」
童阿雲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但她還是跟母親一起跪了下去。
馬玉芳現在後悔莫及,「恩人對不起,我不該質疑你我錯了」
想到剛剛自己說出的話,馬玉芳恨不得狠狠地抽自己幾個大嘴巴子。
「快起來吧。」宋嫿和方**將幾人扶起來。
宋嫿接着道「小朋友是早產兒吧」
「對對對」馬玉芳點點頭,「恩人,您可真是神醫,這個您都看出來了。」
她真是糊塗啊
從宋嫿問出孩子先前是否有過身體不適的時候,就應該相信宋嫿的才對。
可是,她沒有。
宋嫿音調淺淺,「早產兒底子都會虛弱一點,平時一定要多加註意,一旦她說哪裡不舒服,就要及時去醫院。」
「好」馬玉芳點點頭,眼底全是感激的神色。
宋嫿看了眼小朋友,接着開口,「還有,這個年紀的孩子非常敏感,有時候大人之間的事情對孩子影響非常大,你們夫妻雙方應該互相包容,少一點爭吵。
給孩子一個和睦的家庭」
童大志點點頭,「好的恩人,以前我也有不對的地方,我會改的。」
馬玉芳的眼睛很紅,她看了眼童大志,「不光是你不對,錯的人還有我,我脾氣太暴躁了,遇到事情從不在自己身上找問題,對不起。」
至此,夫妻二人的心結徹底打開。
童阿雲看向父母,很驚訝的道「爸媽,你們以後都不吵架了對嗎」
「嗯。」馬玉芳點點頭。
童阿雲非常開心,笑着道「太好了」
而後,童阿雲又看向宋嫿,「漂亮姐姐謝謝你」
宋嫿伸手摸了摸童阿雲的小腦袋,接着道「小朋友,要好好學習,別讓爸爸媽媽操心知道嗎」
「嗯。」
宋嫿又交代道「以後身體要是有不舒服的地方,要第一時間跟爸爸媽媽說。」
「好的。」童阿雲點點頭。
又交代往一些事情,宋嫿便跟方**轉身離開。
看着宋嫿離去的背影,馬玉芳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立即追上去,「恩人請等一等」
宋嫿停住腳步,「怎麼了」
童大志也在這個時候跑過來,「恩人留個姓名和電話吧等有時間,我們一家三口一定好好謝謝恩人。」
這種救命之恩,必須湧泉相報
「不用了。」宋嫿淡淡一笑,「中醫最講究醫緣,是我跟小朋友有緣分。」
說完,宋嫿看向方**,「阿姨,咱們走吧。」
方**點點頭,跟上宋嫿的腳步。
看着宋嫿的背影,馬玉芳感慨道「這姑娘可真是個好人」
語落,她又看向童阿雲,接着道「阿雲,你一定要記得剛剛那個姐姐,是她救了你,沒有她的話,就沒有現在的你。」
童阿雲道「那個姐姐好漂亮,以後等我長大了,我也要學習中醫。」
「好,」一向都想讓女兒長大之後攻讀金融專業的馬玉芳點點頭,笑着道「媽媽支持你。」
童大志和妻子一起攬住女兒的肩膀,「爸爸也支持你。」
語落,夫妻倆相視一笑。
滴嗚滴嗚
就在此時,救護車終於到了。
一家三口上了救護車。
醫生檢查之後,很驚訝的道「給小朋友做緊急搶救的人是誰也太厲害了如果不是她的話,小朋友現在可能」
剩下的話,已經不言而喻。
馬玉芳道「我們也不知道她是誰。」
想了想,馬玉芳接着補充道「不過是個非常年輕的小姑娘,長得也非常好看,她是用針灸把我女兒搶救過來的。」
「針灸」聽到這話,急救醫生非常驚訝。
如今西醫盛行,針灸這種東西早就被淘汰了
竟然還有人能用針灸把人從鬼門關里拉回來
這也太神奇了
真想親眼見識一下。
急救醫生接着道「您確定是針灸嗎」
馬玉芳點點頭,「是的,我跟孩子她爸都親眼看到了。」
童大志也點點頭。
急救醫生不僅感慨道「那真是太厲害了」
馬玉芳似是想到了什麼,「對了醫生,我女兒現在沒什麼事了吧」
「暫時已經脫離危險了,不過建議最好住院觀察幾天。」急救醫生回答。
「好的。」馬玉芳點點頭。
另一邊。
宋嫿和方**邊走邊聊。
方**雖然早就知道宋嫿醫術不錯,但她並沒有親眼目睹宋嫿治病救人過。
這一次,算是長了見識。
「嫿嫿,你真是太厲害了,不但救活了那孩子,還解決了他們的家庭矛盾。」
宋嫿眉眼淡淡,「其實他們夫妻倆都是家庭小矛盾,只要雙方打開心結,願意為彼此改變,就不是什麼大問題。」
方**點點頭。
很快,兩人就來到露營地。
見宋嫿手裡拿着急救箱,郁志宏眉頭一緊,立即放下手裡宰殺一半的鯽魚,「怎麼了誰受傷了」
「沒誰受傷。」方**笑着道。
郁志宏蹙眉,「沒誰受傷你們娘倆兒手裡怎麼拿個急救箱」
方**言簡意賅的把事情解釋了下。
聞言,郁志宏點點頭,「那孩子最後沒事了吧」
「有咱們嫿嫿在,能有什麼事」方**一臉傲嬌的道。
「那就好。」
宋嫿看向郁志宏,「叔叔,郁哥哥呢」
郁志宏回答,「在河邊洗菜呢。」
露營地這邊有一條天然的湖泊。
水質特別好。
「那我去看看。」宋嫿接着道。
「去吧。」郁志宏點點頭。
看着宋嫿的背影,方**接着道「志宏,咱們可有個了不得的兒媳婦」
郁志宏看向方**,「你才知道」
方**道「要是廷之也能成長的話就更好了。」
聞言,郁志宏也是滿臉感慨。
身為父親,他也希望看到郁廷之成長。
想到郁廷之跟自己說的話時,郁志宏又忍不住的輕笑出聲。
方**好奇的道「你笑什麼」
郁志宏接着道「你知道廷之今天早上跟我說什麼了嗎」
「什麼」方**非常好奇。
郁志宏笑着道「這孩子跟我說,給我們安排了環遊世界的旅行,還跟我說,他有另外一層身份」
聞言,方**瞪大眼睛,有些激動的道「我就知道我兒子不會就這麼平平無奇的過完一生他還有一層身份是什麼」
見方**這樣,郁志宏有些無奈,「你不會真相信他有隱藏身份吧」
「為什麼不信」方**接着道「我兒子本來就不是普通人。」
郁志宏看向方**,又道「那你知道他說自己是誰嗎」
方**搖搖頭。
郁志宏接着道「他說他是閑庭先生。」
但凡郁廷之說個名號小一點的人,他說不定真的信了。
可郁廷之卻把閑庭先生搬了出來。
這不是開國際玩笑嗎
郁廷之怎麼可能是閑庭先生
聞言,方**瞬間不說話
了,須臾,她接着問道「老三真的是這麼說的」
「嗯。」郁志宏點點頭。
方**眯了眯眼睛,「說不定他真的是呢」
郁志宏反問道「這話你自己相信嗎」
方**沒說話。
她心裏也沒底。
閑庭先生是誰
站在國際頂端的大佬
他一句話就能決定郁家的生死。
郁廷之如今才幾歲
論年齡,論能力,郁廷之都不可能是閑庭先生。
郁志宏接着道「你也不信是吧」
方**切了一聲,接着道「閑庭先生怎麼了閑庭先生了不起啊說不定我們家老三日後還能成為比閑庭先生更厲害的人呢」
郁志宏輕笑出聲,沒有說話。
方**白了一眼郁志宏,「怎麼你不信啊」
郁志宏道「我終於知道廷之怎麼這麼自信了。」
原來不是沒有原因。
方**撇撇嘴,沒說話。
宋嫿剛走到河邊,就能看到郁廷之拎着洗好的菜往這邊走。
「嫿嫿。」郁廷之微微抬眸,「你怎麼來了」
「我來看看你需不需要幫忙。」宋嫿回答。
郁廷之道「我都洗好了。
不用幫忙。」
宋嫿笑着道「那我幫忙做飯吧」
做飯
聽到這句話,郁廷之不由得開始擔心起自己那脆弱的胃。
須臾,郁廷之神色淡淡的道「嫿嫿,你天生就不是下廚做飯的女孩子。」
說到這裡,他頓了頓,一本正經的道「所以,做飯這種事情就應該讓我來。」
「可總讓你一個人做飯也不太好吧」宋嫿道。
「沒事,」郁廷之接着道「情侶之間就應該互補,你負責貌美如花,我負責洗衣做飯。」
聞言,宋嫿微微點頭,「說得好像有那麼點道理。」
郁廷之趁熱打鐵,「所以接下來,你只要負責美美的就行,身為男朋友,只要看到你美美的,我就非常開心。」
「好。」宋嫿摸了摸下巴,「那我就勉為其難的同意了吧以後我負責貌美如花,你負責洗衣做飯。」
說服宋嫿想要做飯的心,郁廷之鬆了口氣。
兩人再次回到露營地,方**和郁志宏已經忙活起來了。
兩人一個生火,一個做飯。
因為要體驗原始的感覺,所以方**並未攜帶燃氣灶。
方**回頭看向宋嫿,「嫿嫿,晚上吃馬鈴薯飯好不好然後再讓你爸烤條魚,煮個青菜豆腐湯。」
「好啊。」宋嫿微微點頭。
郁廷之看向手裡的食材,接着問道「那孜然羊肉還炒嗎」
「炒」方**捋起衣袖,「待會我來下廚。
;」
方**廚藝還算不錯。
「好。」
語落,方**接着道「你帶着嫿嫿到處去轉轉,一個小時候準時回來吃晚飯。」
這句話說完,方**又補充道「我聽說長坂坡的日落不錯,你們可以去看看。」
「好的。」
長坂坡靠着海,日落確實好看。
聚集在這裡看日落的人也有很多。
宋嫿和郁廷之找了個位置坐下。
兩人就像人群中所有普通的小情侶一樣,吟語低喃,分享着日常生活中的趣事。
日落的餘暉在兩人身上鍍上一層好看的光輝。
突然想到兩人之間好像很少有合照,宋嫿站起來,知道一個小姑娘,「美女,能幫我們合拍一張嗎」
被叫美女的小姑娘滿臉驚訝的神色。
她怎麼也沒想到,有朝一日會被這麼好看的小姐姐稱為美女。
「好。」
宋嫿將手機遞給她,「麻煩你了。」
小姑娘接過手機,開始給兩人合影。
她平時也經常給朋友們拍合照,但她給朋友們拍照的時候,總要不停地找角度。
但是在給宋嫿和郁廷之拍的時候,卻驚訝的發現,無論從哪個角度拍,這兩人都非常好看。
美得離譜。
明明是原相機,可卻拍出了美顏的既視感。
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完美的情侶
拍完之後,小姑娘將手機還給宋嫿,小心翼翼的問道「他是你男朋友嗎」
「是的。」宋嫿微微點頭。
小姑娘笑着道「你們倆看起來很般配,祝你們長長久久。」
「謝謝。」
露營一共兩天。
兩天後,郁志宏和方**夫婦再次回到家後,兩個兒子兒媳婦已經收拾好全部的東西,準備搬家。
看着這樣的場景,方**不禁覺得有些悲涼,她看向兒子和兒媳們,「你們這就要走了」
郁廷業點點頭,「是的媽。
對了,您和爸要不要跟我們一起走還是繼續選擇跟着老三」
方**道「我自然是跟着老三。」
郁廷業早就猜到了母親的選擇,接着道「媽,希望您和爸不要後悔。」
方**沒有直接回答郁廷業的話,而是看向一旁的大孫子,「你們把喜寶也一起帶走」
郁廷業點點頭,頗有深意的道「咱們家有一個老三就行了。」
這是在暗指父母不會教育孩子。
郁廷之變成現在這副模樣,父母要佔一半的責任。
方**微微蹙眉。
喜寶看着方**,「奶奶你放心,我會和爸爸媽媽經常回來看你的。」
「好。」方**點點頭。
一旁的楊子萱微微蹙眉。
她這個婆婆可真是會演戲啊。
現在知道自己有個大孫子了
先前把所有的積蓄都留給那個廢物的時候,怎麼沒想到自己還有個大孫子
郁廷業看向喜寶,「去跟你三叔道個別。」
可能是受父母的影響,喜寶也十分不喜歡這個三叔,眉眼裡全是不屑的神色,「我不去」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誰要跟三叔那種沾半點關係
他可不要
郁廷業微微蹙眉,眼底有些不喜。
不管怎麼樣,郁廷之到底是自己的弟弟,喜寶這樣真是太不懂事了
楊子萱接着道「不去就不去嘛反正以後咱們還會回來,又不是永遠不見面了」
郁廷業也沒再多說些什麼,而是看向父母,「爸媽,我們走了。」
「走吧,」郁志宏點點頭,「路上注意安全。」
「嗯。」
看着大兒子一家三口離去的背影,郁志宏還是鼻子一酸。
方**嘆了口氣,「養那麼多兒子有什麼用還不是說走就走」
郁志宏拍了下方**的肩膀,「好事。」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在郁志宏看來,這不見得就是一件壞事。
就在此時,郁廷遠和氣質鄭月蓉也從樓上走下來。
兩夫妻直接走到父母面前。
「爸媽,我和月蓉要走了。」
郁志宏點點頭。
鄭月蓉接着道「爸媽,要不你們也跟着我一塊走得了」
郁志宏道「我和你媽要守着老宅。」
守着老宅
聽到這句話,鄭月蓉眼底全是無語的神色。
他們明明是想守着那個廢物。
說什麼守着老宅
難道老宅還能長着腳跑了
真是笑死人了
鄭月蓉接着道「爸媽,既然你們不願意跟我們走,那可不能怪我們到時候不照顧您二老。
畢竟隔得遠,我們也是力不從心,鞭長莫及」
這是在提醒郁志宏和方**,以後他們兩夫妻可不會負責養老問題。
郁廷遠看向父母,「爸媽,老三也是成年人了,你們一直這麼慣着他可不好」
就那個廢物能給父母養老送終
這不是痴心妄想嗎
這番話郁志宏能忍,方**忍不了,「廷遠,我自認我這個當母親的對你們兄弟三個一視同仁,從來沒有偏心過。
你不要一直陰陽怪氣的,當年老三輝煌的時候,你們誰沒有沾過他的光別說是血脈相連的親兄弟,就算是一個路人,也做不到你們這樣鐵石心腸吧」
沒有偏心過
聽到這番話,郁志宏都想笑出聲。
但今天是他們獨立門戶的好日子,所以,他不能跟母親爭吵。
「媽,有沒有偏心過,您和爸心知肚明。
過去的事情都已經過去了,身為兒子,我還是希望你和爸的晚年能幸福。
方**正欲說些什麼,卻被郁志宏攔住。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方**便不再開口。
郁志宏看向郁廷遠,「你們兩口子路上注意安全。」
「嗯。」郁廷遠點點頭。
語落,便帶着鄭月蓉一起離開。
郁家彷彿在一瞬間便空了。
這種失落感一下子就上來了。
不管怎麼樣,他們都跟兩個兒子兒媳生活了那麼久。
方**嘆了口氣。
郁志宏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沒事,孩子大了,離開父母很正常。」
之後的幾天,宋嫿便進入了工作狀態。
因為江城地理位置特殊,她將李唯一從京洲大學叫過來,在這邊開創一個實驗室。
同李唯一一起來的人還有梅拉。
梅拉已經有小一個月沒見宋嫿了,此時見到宋嫿她非常激動,一把抱住宋嫿,「老大」
不知從何時起,梅拉對宋嫿的稱呼就從嫿嫿變成了現在的老大這個轉變甚至連梅拉自己都沒有反應過來。
宋嫿拍了拍她的背部,笑着道「好久不見。」
梅拉接着道「我們大家都非常想念你。」
轉眼又是二十多天。
最近,塞奇納覺得自己變得非常奇怪。
經常犯困,而且食欲不振。
這不,大早上剛起床,她便趴在洗浴池邊嘔吐。
見此,卡林拉關心的道「你不舒服嗎」
塞奇納搖搖頭,「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最近總感覺想吐。」
卡林拉微微蹙眉,而後立即拉住塞奇納的手,「走,跟我去醫院。」
此時卡林拉心裏已經有了股不祥的預感。
塞奇納被拉到醫院檢查。
檢查結果很快就出來了。
拿到報告單,卡林拉立即看向醫生,「請問我妹妹是什麼情況。」
「她懷孕了。」醫生回答。
懷孕了
卡林拉當場臉色慘白。
就連塞奇納都覺得不可思議,張嘴就道「我明明吃過緊急避孕藥的。」
醫生解釋道「避孕藥並不能保證萬無一失,而且體質的不同也會導致避孕失敗」
不等醫生說完,卡林拉便抬手給了塞奇納一巴掌,「孩子是誰的」
她千叮嚀萬囑咐,讓塞奇納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沒想到塞奇納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塞奇納被這一巴掌打懵了。
就連醫生都有些沒反應過來,立即站到塞奇納面前,「就算你妹妹做得不對,你也不能打人啊」
此時的卡林拉渾身都在發抖,她努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說孩子到底是誰的」
塞奇納捂着左臉,怒吼道「你憑什麼打我」
卡林拉直接捏住塞奇納的手腕,將她拉到門外。
「是宮本也的」
「是。」塞奇納看向卡林拉,眼底全是冷色,「怎麼你嫉妒我了」
卡林拉深吸一口氣,「你知不知道你到底都幹了些什麼」
很快。
很快塞奇納就會為自己這愚蠢的行為付出代價,而她也會跟貴族身份徹底脫軌。
父親和家族絕對不會容忍一個敗壞門風的女兒。
塞奇納不但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反而很是得意的道「未婚先孕怎麼了我懷的是宮本也的孩子,那邊是和之國未來的儲君」
「你就那麼確定宮本也會娶你」
塞奇納接着道「宮本也不但會娶我,他還會幫我解決宋嫿。」
如今她懷了宮本也的孩子,相比宮本也會更對她言聽計從。
思及此,塞奇納勾了勾唇角,眼底儘是優越感。
「姐姐,以後我們很可能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
卡林拉從小和妹妹一起長大,不想眼睜睜的看着她掉入深淵,接着道「聽我的,把孩子拿掉,然後跟宮本也撇清關係。
我會找個整形專家,幫你修復。」
趁着這件事還沒有被人發現,要立即解決,否則一旦曝光,就沒有挽回的機會了。
這番話在塞奇納聽來,就是卡林拉嫉妒自己。
她又不是傻子
怎麼會打掉孩子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