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驚濤駭浪(許一山陳勇)_(驚濤駭浪)完整版免費閱讀

驚濤駭浪(許一山陳勇)_(驚濤駭浪)完整版免費閱讀 第1673章 活菩薩 試讀

2022-10-04 12:51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 驚濤駭浪 驚濤駭浪

    《驚濤駭浪》是難得一見的高質量好文,許一山陳勇是作者「許一山陳曉琪」筆下的關鍵人物,精彩橋段值得一看:天上掉餡餅,最美縣花主動委身下嫁基層科員,這背後究竟隱藏着什麼秘密? 他,出身農門,撿漏當了公務員,憑着紮實的專業知識,無數奇遇,從一個小科員逐漸成長為一方大員,抱得美人歸。...

    點擊閱讀《驚濤駭浪》全文
    許一山陳曉琪 驚濤駭浪 許一山 都市 陳勇

章節介紹

小說叫做《驚濤駭浪》是許一山陳曉琪的小說。內容精選:第1673章活菩薩人們歡呼着簇擁着許一山,突然,人群中爆發出來呼喊聲,「許一山,你好!」呼喊聲迅速感染所有的人們,「許一山」三個字席捲了人群的上空。人們使勁鼓掌,眼含熱淚,呼喊着「許一山」的名字,目送他健步走向醫院。這場面讓許一山內心感覺到了不安。…

在線試讀

第1673章 活菩薩

第1673章活菩薩
人們歡呼着簇擁着許一山,突然,人群中爆發出來呼喊聲,「許一山,你好!」
呼喊聲迅速感染所有的人們,「許一山」三個字席捲了人群的上空。
人們使勁鼓掌,眼含熱淚,呼喊着「許一山」的名字,目送他健步走向醫院。
這場面讓許一山內心感覺到了不安。他舉起雙手,使勁舞動,回應着人們喊他的名字。
這時候,他發現就連跟在他身邊的英朝暉,也在呼喊着他的名字。
突然,人群一陣騷動,幾個頭髮花白的老人出現在許一山的面前。沒等許一山回過神來,老人們已經跪倒在地。
許一山嚇了一跳,趕緊彎腰去攙扶老人們。
可是老人們卻堅持不肯起來,許一山無奈,只好也跪了下去,他扶着老人們說道「請大家趕緊起身,我許一山何德何能,敢接受這樣的大禮啊!」
老人們笑道「許書記,你配!我們活了七八十歲,什麼時候見過看病不要錢,連吃飯都不要錢的事啊。你是活菩薩啊,我們跪你,心甘情願。」
許一山眼眶一熱,眼淚便涌了出來。
英朝暉和劉思成他們見狀,趁機過來將老人們扶起來。
「許書記,你做了一件大善事啊。」老人們說道「我們啊,真正見到了活菩薩!」
茅山全城都轟動起來了。免費醫療的推行,讓人們從內心深處笑出了聲來。此刻,幸福感溢滿了全城的每一個角落,人們都在爭先恐後感受着幸福來臨的喜悅與快樂。
視察了幾家醫院,許一山他們回到茅山縣委。
坐在茅山縣委會議室里,許一山朗聲說道「同志們,今天是茅山縣免費醫療制度推行的第一天。在此,我代表市委市政府,對茅山的全體領導幹部,人民群眾的辛勤努力,表示最誠摯的問候。今天,是我們萬里長征走的第一步,未來,還有許多艱難的路需要我們共同去走,還有許多高峰需要我們去攀登。我相信,只要我們團結一心,群策群力,世界上就沒有能難得住我們的困難。大家說,是不是?」
底下一片激動的回應,「是!」
「同志們,在未來的工作中,一定會暴露出更多新問題。我希望,今後遇到問題,遇到困難,不要被苦難嚇倒。茅山免費醫療還處在試點階段,我們允許它出錯。但是,我們必須堅持原則,堅持底線,將免費制度推行到底。」
掌聲又起。
「今天,縣市主要領導都在,免費醫療制度也告一段落了。我現在想說的是,關於茅山推行『縣長直選』這件事。」
此話一出,底下的人開始面面相覷。
在座的都清楚,衡岳市在推行「縣長直選」這件事上,遭到的阻力要大於免費醫療許多。
誰都知道,縣長直選的制度一旦落實,就會將組織程序邊緣化。而組織程序,又是核心關鍵。他們不得不擔心,一旦失去人事任免的控制權,能握在手裡的權力還有多少?
對於縣長直選,各方意見褒貶不一。這也給茅山人事問題帶來一個怪異的現象。一個縣長達半年之久沒有安排縣長就任,這在任何地方都不會出現。
中部省在縣長直選問題上的態度一直模糊。但龔省長是反對最激烈的一方。倒是陸書記,一直沒有一個準確的態度,他似乎有意在放縱許一山嘗試直選。
當然,作為一省的書記,他不能站在台前公開支持。
「下面,我們請思誠同志具體談談直選的情況。」
劉思誠沒有推辭,他開始講述茅山在縣長直選這件事上的準備工作。
「其實,我們是有經驗可以借鑒的。」劉思誠在簡單回顧了準備工作之後,笑了笑道「國外在這方面的經驗已經非常成熟了。我們為什麼不可以拿過來別人的經驗用呢?」
底下默不作聲。
每個人心裏都在權衡,他們都不急於表態。畢竟,這是立場問題。
根據劉思誠的發言,大家都知道,茅山縣在直選這件事上的準備工作做得已經十分充足完備。按照直選規則,全縣年滿十八歲的人,都能擁有一張選票。
投票先以村組為單位,選出一個代表,參加鄉鎮的選舉。各鄉鎮根據人口數量的多少,再選出人數不等的代表,參加全縣統一的投票選舉。
在這個過程中,最大的亮點就是不設任何門檻,不設定任何預選人。
英朝暉在仔細聽完後,提出一個疑問,「思誠同志,這與我們目前的代表制度,好像沒有太多的區別嘛。」
劉思誠笑笑道「英市長,怎麼會沒有區別呢?這裡最大的區別,就在於全縣任何人都有可能成為縣長。」
「要是選出一個智障的人,怎麼辦?」
英朝暉的話音未落,四周便響起一片鬨笑聲。
劉思誠搖了搖頭道「英市長多慮了。我們有規則執行的,那就是任何想競選縣長的人,都需要直接與選民接觸。他必須要拉到當選的票數,才有可能成為新縣長。」
「這不就是拉票嗎?《選舉法》可是嚴格禁止這種行為的。」
「對啊,因為嚴格禁止,所以一直不透明。我說實在話吧,相信在座的各位也深有同感。過去我們所謂的選舉,其實就是任命制。我們要打破的,就是這種任命制。」
茅山直選縣長,屬於舊話重提。
衡岳市在推行直選後,遭到中部省強力干涉後,一度偃旗息鼓。原以為這件事就這樣靜悄悄過去了,沒想到在茅山實行免費醫療制度的時刻,許一山再次將話題拋了出來。
中午,簡單的工作餐過後,一刻都沒休息,會議繼續。
到這時候,包括英朝暉在內的一些領導才知道,茅山原來一刻都沒停止推行直選這件事。從劉思誠的發言和介紹里,大家明顯感覺到,直選背後,許一山是堅定的支持者。
會議最終通過了決議,一個月後,茅山實行縣長直選。
決議出來,有人如釋重負,有人心事重重。
回衡岳時,英朝暉沒有坐自己的車,而是擠到了許一山的車上。
兩個人在車裡有一番推心置腹的談話。這段談話,後來被視為經典。
「老許,你有沒有發現,直選就是奪權。」
「如果說,權力讓老百姓陷於水深火熱,我願意這個權被奪。」
「你的立場出現了嚴重的問題。」
「現在看,一定是。但是將來,很難說。」
「你下決心了?」
「嗯!」
英朝暉大笑道「士為知己者死,老許,我緊跟你的步伐,至死不渝!」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