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一月一千萬零花錢

一月一千萬零花錢 第457章 殺手是不需要感情的 (大章節) 試讀

2022-11-01 14:42 作者:塵二二

章節介紹

在線試讀

第457章 殺手是不需要感情的 (大章節)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七色組織的到來,令楚源意識到了國際第十財閥的好處。
只有當你身份足夠高貴,那些高高在上的權勢才會主動撲向你。
以前楚源在亞洲掙扎,不知道經歷了多少苦難,結果連跟上帝之矛的合作都無法深入。
但現在,七色組織親自來了,武力觸手可及。
楚源坐在大廳,等待着七色組織。
神母很快將人帶進來了,不過令人意外的是,七色組織來了兩撥人,不一樣的打扮,而且似乎是敵對的。
楚源不由詫異「什麼情況?」
「楚先生,七色組織有兩脈,一脈世界第六,屬於新七色組織,一脈世界第四,屬於舊七色組織,十年前他們就分家了,首領理念不同,所以……」神母解釋了一下,同時用俄語跟七色組織的人交涉。
楚源有些吃驚,這七色組織有點厲害啊,分家了還這麼猛。
一個世界第六,一個世界第四,要是合併豈不是天下無敵?
尋思間,兩波代表人已經問好了,都是說俄語的。
神母充當翻譯,表達了七色組織的善意。
「楚先生,他們說,你是新晉的國際大鱷,肯定急需殺手,他們願意與你合作,全天候合作。」
俄國人相當的直接,完全不拐彎抹角的。
楚源要人,他們要錢。
當然,主要是楚源的身份高貴了,跟楚源合作不算自貶身份。
「那自然是極好的,神母,你跟他們談吧,好好擴建狼群,錢不是問題。」楚源聽不懂俄語,交談費勁,他全權交給神母好了。
神母經驗豐富,當仁不讓。
當日,楚源就跟七色組織達成了多方面的合作,雙方是夥伴了。
而傍晚時分,港島鄭氏來了。
鄭氏來不算什麼,重點是楚未晞來了。
楚源正打算洗個澡,楚未晞就溜達進來了,一臉笑眯眯「親愛的哥哥,恭喜你哦,你太厲害了,人家好崇拜你嚶嚶嚶。」
楚源渾身起了雞皮疙瘩,看見楚未晞就頭疼。
「沒啥正事你就走吧,我累死了,要休息。」楚源毫不客氣地趕人。
楚未晞嘟着嘴「哥哥太無情了吧?過河拆橋?還是嫌妹妹不懂事?要不幫你搓澡?」
「爬。」楚源嫌棄得要死。
楚未晞掩嘴笑「哥哥,我是來告訴你一個重要消息的,你一定會喜歡。」
「說。」楚源插着手,沒好氣。
楚未晞露出細小的牙齒「你親我一口先。」
「楚未晞,我沒空跟你鬥嘴,你愛說不說。」楚源實在受不了楚未晞這個皮女孩了。
楚未晞皺起小鼻子「好嘛,這個消息就是,北歐黑黨跟杜邦家族有仇哦,懂了吧?」
楚源心頭一動,想到了什麼。
北歐黑黨,是世界第三殺手組織,實力極其恐怖。
而杜邦家族,是楚修遠的重要後盾,將來一定會對楚源造成極大的威脅。
「你應該跟七色組織結盟了吧?其實七色組織也就那樣吧,還是前三的殺手組織厲害。」楚未晞坐下,翹起了腳丫。
楚源沉凝道「你知道的還挺多。」
「當然啦,我號稱亞洲小靈通,不過哥哥莫慌,我很弱的,只會偷聽別人的**。」楚未晞調皮一笑。
楚源踱了兩步「如果跟北歐黑黨結盟,就可以在北方給杜邦家族埋下一顆炸彈了。」
「對哦,不過嘛,北歐黑黨畢竟是世界第三大殺手組織,人家不派人主動接觸你,說明還沒看上你,你得繼續努力才行。」楚未晞幸災樂禍,隨即起身,「就這麼多了,哥哥那麼聰明,你一定能辦到的。」
楚源不說話,仔細思考了起來,而楚未晞施施然走了。
往後近半個月,楚源一直在接待全球各地的家族和組織—沒辦法,他是第十財閥了,而且坐擁華夏內地,潛力無限,別人不眼熱不可能。
等送走了最後一個財閥,楚源終於輕鬆了,他都感覺自己散架了。
而神母前來彙報「楚先生,七色組織的殺手已經加入狼群了,正在適應中,狼群已經有五百人了!」
這是個好消息,不過楚源現在不在意人數,他更在意質量。
「克蘇魯和幻影如何?」
「克蘇魯已經能蹦能跳了,他是狼群的王。幻影太過神秘了,雅典娜說他閉關去了,他應該是踏入暗榜了。」神母顯得十分激動。
一個暗榜殺手啊!
楚源也難免激動,一個暗榜殺手意味着什麼?
那是全球頂級財閥才能擁有的寶貝,像三鑫,雖然是世界第十,發展幾十年,財富數之不盡,可就是沒有暗榜殺手。
「跟幻影保持聯繫,他還有大戰。」楚源目光一冷,想到了楚修遠。
楚修遠的暗榜殺手—幽靈,不知道有多強呢?
神母自是點頭,同時關切楚源「楚先生,你可以休息了,剩下的事交給凱文就行。」
「好,你們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再向我彙報。」楚源伸了個懶腰,他實在太累了。
「明白,不過我下周想回一趟中東。」
「回中東?為何?」楚源怔了一下,神母如實告知「九月初九,是我們的齋日,實際上,整個九月都是齋月,跟你們華夏過年一樣。」
「中東所有家族都會聚會慶齋,舉辦盛大的慶典,我得回去準備,不能怠慢了。」
楚源明白了,神母要回去過節了。
這個自然沒有問題,楚源當即同意了。
隨後,他放鬆了,先好好睡了一天,然後去了北極星娛樂公司。
他自然是想見見甜夢少女團的。
才到公司門口,楚源就看見了大樓上方的電子屏幕,上面在播放《月亮之吻》的預告片。
許禾琪傾國傾城,引得不少行人矚目。
「看來《月亮之吻》拍完了啊。」楚源暗忖,這部劇估計會在小女生中掀起熱浪,甚至,大男生也會沉迷,因為許禾琪顏值太高了。
她儼然成了國內最紅的女星了。
楚源笑了笑,自己的女人這麼紅,他還挺驕傲的。
看完預告片,楚源進入了公司,直接去找許禾琪。
許禾琪已經回來了,目前還在休假,不過她很勤快,休假的時候都在公司練舞。
楚源故意放輕了腳步,推開了舞蹈室的門。
裏面只有一個人,正是許禾琪。
她穿着清涼的舞蹈服,赤腳跳舞,身段優美,看得人心癢。
楚源潤潤喉,邁步而入。
許禾琪嚇了一跳,看清是楚源後當即跑了過來「楚源!」
她情不自禁,一下子跳入了楚源懷抱,幸虧楚源夠高,抱着她也不顯得違和。
「又忘了該叫什麼了?」楚源打趣。
許禾琪一羞「老公……」
她在漢城的時候都叫順口了,結果一段時間不見又不習慣了。
「誒。」楚源誇張地應了一聲,然後詢問「碧玉她們還在忙?」
「是啊,碧玉在魔都,都開了三場演唱會了。」許禾琪有些羨慕,她其實也是歌手出道的,可惜嗓子不夠特色,最後還是走了演員的路線。
「你們都紅了,就我還默默無聞,哎,我一個粉絲都沒有。」楚源好笑道。
許禾琪白他一眼「華夏霸主,好意思說。」
「那請問,我這個華夏霸主,今晚可以享用萬千男人的女神嗎?」楚源壞笑起來。
許禾琪不依地錘了他幾下「要先陪我逛街、吃飯、看電影,哄我開心了,我才會讓你……享用……」
她說著又紅了臉。
楚源哈哈一笑「走,今晚刷一千萬,我的零花錢好久沒用過了。」
許禾琪當即喜笑顏開,她最喜歡跟楚源出去逛街了。
話不多說,許禾琪換了衣服,戴上了遮陽帽和太陽鏡,把自己擋得嚴嚴實實的,然後跟楚源上街。
可惜她實在太亮眼了,就算遮住臉,別人也會被她的身材迷住,因此走到哪裡都引人注目。
不過她都習慣了,光明正大地拉着楚源,親昵地逛街,別提多高興了。
只是,逛到一半的時候,許禾琪忽地皺眉,看着前方的拐角,似乎很困惑。
楚源疑問「禾琪,怎麼了?」
「老公,你有沒有發現,我們附近總是會出現一個穿着紅裙子的女孩,一眨眼又不見了。」許禾琪左顧右盼,有點不安。
她其實早就發現了,但一直不在意,直到剛才又看見了,不得不在意。
這太奇怪了。
楚源發懵「有嗎?我怎麼沒看見?」
楚源也看四周,哪裡有什麼紅裙子女孩?
「可能是我的錯覺吧。」許禾琪搖搖頭,收拾心情繼續拉着楚源逛街。
但沒一會兒她驚叫「看,就在那裡。」
她指着前方路邊的長椅,那裡人很多。
楚源看去,並沒有。
許禾琪也驚愕「我一看她,她就走了,好嚇人!老公,我們回去吧,不逛街了。」
許禾琪着實慌了,楚源無法,只能帶她回去,回到了許禾琪的別墅。
許禾琪自己在首都買了一棟別墅,楚源還是第一次來。
這別墅不大,但造型很好看,傢具布局也十分美觀。
回到家裡,許禾琪輕鬆了許多,羞答答去沐浴了。
楚源心裏一盪,好久沒有吃許禾琪了。
他也擠進去洗澡,搞得許禾琪驚叫不停,羞得個半死。
一番嬉戲,兩人就到了二樓床上,二樓風景好,可以一邊看夕陽一般溫存。
楚源迫不及待,許禾琪也情動,兩人耳鬢廝磨,盡皆氣喘。
但忽地,許禾琪跟彈簧一樣蹦起,一臉驚慌地指着窗外「有人!」
楚源扭頭看去,什麼都沒有。
「是她,穿着紅裙子,在窗戶上看我們!」許禾琪嚇慘了,哪裡還有**?
楚源去窗邊看了看,這裡可是二樓,窗外也沒有落腳的地方,誰能在窗戶偷看?
「禾琪,你看錯了吧?」
「真的,我都看見她好幾次了,太嚇人了!」許禾琪捲縮進了被子,可憐兮兮。
楚源皺眉,這個高度,殺手是可以上來的,莫非是一個殺手在偷窺?
為毛偷窺啊?
還有在茉莉芽島的時候,砸石頭,鬼畫符……
楚源也是懵了,只好安慰許禾琪「應該是個殺手,可能是奔着我來的。」
許禾琪一聽,鬆了口氣,但又更加緊張「老公,你快叫人保護你,那個殺手跟鬼似的,好可怕。」
楚源不語,他身邊一直有殺手保護的,哪怕現在,樓下都有上帝之矛的女殺手潛伏的。
這他媽可就奇了怪了。
天色開始暗了,楚源也不好離開,他知道許禾琪害怕。
「莫慌,老公陪着你。」楚源安撫,將窗帘也拉上了。
他上床,摟緊了許禾琪。
許禾琪安心了不少,盯着窗戶看了好一陣,然後歉意道「老公,對不起,我沒心思了,要不……嘴巴?」
她羞得低下了頭。
楚源當即一挺「那怎麼好意思呢?我是正經人。」
「討厭!」許禾琪白他一眼,乖乖鑽進被子了。
而窗外,一道紅影一閃而過,無人發現。
那紅影十分嬌小,無聲無息地離開了別墅,到了外面的林中,然後將紅裙子扯掉,露出幹練的黑衣。
她就這麼靠在樹榦上,低頭把玩着胸口的藍寶石吊墜,然後翻身躺在樹枝間,輕輕地晃動着腳丫,一如從前。
只是現在,她嘴角不着痕迹地撅了一下,彷彿最喜歡的雪糕被人搶走了一樣。
但沒關係,殺手是沒有感情的,也不需要感情。
黑衣少女如此想着,想着,想着……
然後她一躍落地,撿起了最大的石頭,朝着別墅砸去。
哐地一聲,窗戶被砸碎了,驚動了暗中的殺手,而二樓的床上,楚源慘叫出聲—受到驚嚇的許禾琪差點把他給咬斷了。
「我干,誰啊!」楚源跑到窗邊大罵,而林中,黑衣少女嘴角又翹了起來。
殺手是不需要感情的,少爺也不需要。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筆趣閣閱書閣
『m.yshuge.Com』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