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豪門替嫁:重生王牌大佬

豪門替嫁:重生王牌大佬 422:屬於她的盛世! 試讀

2022-10-31 11:55 作者:德音不忘

章節介紹

在線試讀

422:屬於她的盛世!

宋嫿現在是整個生物界的楷模。
也穩坐NO.1的位置。
甚至連當年的威震一時的孤泠在她面前都要遜色幾分。
如果這個時候,生物界在出來一個碾壓宋嫿的存在。
宋嫿還能成為NO.1嗎?
所以。
但宋嫿得知帕金森症實驗室,所做出的第一反應便是反對。
並且誇大其詞,危言聳聽。
其實。
她做這一切的目的很簡單。
她不想看到任何人踩在她頭上。
思及此。
佩洛依眯了眯眼睛,接着道「瑪森教授,如果不是卡斯拉教授極力推薦您的話,我肯定不會來找您。卡斯拉教授清楚您的實力,如果我們的實驗可以有幸邀請您來參加的話,必定會如虎添翼。」
「當然,如果您實在是不願意的話,那我們也不勉強您,您就當我今天沒來過。」
說完這句話,佩洛依轉身就走。
看着佩洛依的背影,瑪森眯了眯眼睛,「等一下。」
佩洛依的嘴角勾起一抹滿意的弧度,回頭看向瑪森,「您想好了?」
「是的,我想好了。」瑪森一字一頓的道「我決定加入這個實驗。」
聞言,佩洛依笑着道「恭喜您,您做了一個非常明智的決定,若干年後的某一天,但您想起今天的時候,您依舊會感謝現在的自己。」
語落,佩洛依走過來,朝瑪森伸出手,「瑪森教授,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須臾,佩洛依拿出早就準備好的合同,「瑪森教授,您現在只需要在這裡簽個字就行。」
既然已經決定合作,瑪森也就不在猶豫,拿起筆,利落的簽了字。
瑪森這邊剛和佩洛依合作,便被德里奇知道。
得知這個消息,德里奇心裏有些難過。
雖然宋嫿是自己的偶像,但這一次,他並不站在宋嫿這頭。
身為一個科研人員,不應該如此精神,德里奇覺得,宋嫿終究還是缺失了一些科研人員該有的科研精神。
每一個成功科研實驗,都是從無數次失敗中走出來的。
可宋嫿卻死在了第一步。
她甚至都沒有踏出第一步,就給這項實驗下了定義。
這種行為太過偏激。
德里奇抱着資料,找到阿尼克。
「老師。」
換成平時,德里奇肯定會恭敬的叫阿尼克一聲教授。
今天
阿尼克也察覺出這個優秀的學生肯定是有什麼心事,笑着抬頭,「怎麼了?」
德里奇將手中的資料放在桌子上,接着開口,「老師,佩洛依去找了瑪森教授,」
聞言,阿尼克眯了眯眼睛。
這個結果並不讓人意外。
畢竟,生物圈也就這麼大。
瑪森教授又是完成過幾項大實驗的人。
不過。
瑪森教授還是缺少了一點氣運,他確實一個能響徹全球的實驗,所以,他現在在生物界的地位有些許尷尬。
名氣是有的,可總感覺少了點什麼。
阿尼克點點頭,接着道「瑪森教授同意了?」
德里奇點點頭,「是的。」
他的臉上帶着些許懊悔的神色,接着道「老師,您就不覺得可惜嗎?明明佩洛依小姐最先開始找的人是您!」
如果阿尼克答應了的話,也不會被瑪森佔了便宜。
聞言,阿尼克笑着道「德里奇,您有沒有聽過華國的一句話?」
「什麼話?」德里奇問道。
阿尼克接着道「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德里奇眯了眯眼睛。
阿尼克接着又道「德里奇,我們既然選擇了相信宋小姐,那麼就不要再去懷疑自己的選擇。這樣搖擺不定,反而會增加痛苦!」
現在實驗結果還沒出來,或許德里奇還有些不甘心。
有朝一日結果出來,德里奇怕是連躲都來不及。
德里奇沒說話。
心裏想的卻是,當初他可沒有堅定的選擇相信宋嫿。
他一直都覺得宋嫿太武斷了。
相信宋嫿的人是阿尼克,跟他沒關係。
阿尼克似是看出了德里奇的想法,笑着問道「你想參與這個實驗嗎?」
德里奇張了張嘴,卻不知道如何開口,「我」
該怎麼說呢?
阿尼克接着道「德里奇,如果你想參與這個實驗的話,我不會攔着你。但你必須要想清楚後果,就像宋教授說的那樣,一旦決定參與,便要做好榮辱與共的準備。」
「這個實驗若是成功了,便可以轟動全球,你甚至可以跟現在的我並肩。但如果失敗了,並且如宋教授所說的那樣,造成不堪設想的後果的話,那你這輩子也就毀了!到時候,就不會退出生物界那麼簡單的了!」
阿尼克的語調很是平靜。
他也能理解德里奇。
年輕人心浮氣躁沒有定數很正常。
畢竟,他年輕的時候,也妄想能一舉成名。
平時沒有這個機會也就算了。
現在這個能改變命運的機會就在眼前,也難怪德里奇會蠢蠢欲動。
說到這裡,阿尼克接着開口,「德里奇,如果你真的想清楚的了話,我不介意你用個人名義去參與這個實驗。但是,你一旦參與這個實驗,就要跟實驗室斷絕關係。」
德里奇愣住了。
他沒想到阿尼克會說出這麼一番話。
他更沒想到,阿尼克會這麼直白。
須臾,阿尼克接着道「你想好了嗎?」
既然阿尼克坦誠相待,那麼德里奇也就不拐彎抹角的,他看向阿尼克,接着開口,「老師,我現在缺乏方向感。我迫切的希望自己能獲得成功,所以才想加入佩洛依小姐的實驗,可是又擔心實驗結果不如人意。所以,我想請您給我一個建議。」
聞言,阿尼克笑了笑,接着道「我的建議就是聽宋教授的。」
德里奇再次陷入沉默。
阿尼克接着道「當然,你也可以選擇不相信宋教授。無論你做出什麼樣的選擇,我都支持你。」
他不強求德里奇。
德里奇抓了抓頭髮,看向阿尼克,「老師,您能讓我考慮下嗎?」
阿尼克淡淡一笑,「當然可以。」
語落,阿尼克接着道「無論你做出什麼選擇,身為老師,我都希望你不會後悔,因為這是你的人生的必經之路。」
阿尼克絕對不會因為德里克的選擇就對這個學生產生什麼意見。
但成年人必須要對自己的行為付出責任。
有些選擇,一旦選定,就不能更改。
人在不同年紀,會經歷不同的事情。
「好的。」德里奇點點頭。
雖然他已經做好了準備。
可是當他準備踏出那一步的時候,還是有些猶豫。
萬一。
萬一實驗結果就跟宋嫿說的一樣,他該怎麼辦?
見德里奇這般猶豫,阿尼克接着開口,「德里奇,若是你還沒有做好要承擔後果的準備的話,我勸你一定要三思。無論實驗結果是什麼,你都要做好實驗失敗的準備!」
身為科研人,德里奇當然知道阿尼克這句話的意思。
他現在很彷徨。
也很猶豫——
佩洛依帶回瑪森教授的合同,她看向卡斯拉,「您說得果然沒錯,瑪森教授他同意了。」
卡斯拉放下手中的試劑瓶,接着道「很好,接下來我們可以安心準備實驗了。」
佩洛依點點頭。
卡斯拉接着道「佩洛依,你覺得咱們最快多久能完成實驗?」
「三個月。」
「三個月?」卡斯拉問道。
這是不是太快了!
卡斯拉的眼底全是不可思議的神色。
不等佩洛依說話,卡斯拉接着道「我說的是正式完成實驗。」
「對,就是三個月,」說到這裡,佩洛依眯了眯眼睛,「卡斯拉教授,您不相信我?」
三個月還是保守計劃。
若是進展順利的話。
甚至不需要三個月。
卡斯拉似是想說些什麼,但是在百般猶豫之下,還是沒有開口。
既然決定相信佩洛依,那他便全程配合佩洛依。
有些話多說無益。
瑪森決定與佩洛依合作的事情很快就上了國際新聞。
佩洛依正式將這項實驗命名為P·D計劃。
PD取自Parkinson\\\’s,Disease的縮寫。
眾人對此褒貶不一。
有的人支持佩洛依,也有的人覺得佩洛依不聽前輩的勸告,必定會自討苦吃,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當然,也有人因為瑪森教授的加入,義無反顧的加入了佩洛依的P·D計劃。
這件事很快就上了國際新聞熱搜。
一時間,引起熱議。
【宋教授是近100年來生物界無人能超越的存在,佩洛依此舉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宋教授對人類的貢獻毋庸置疑,但大佬都是自負的。我認為在P·D計劃結果還沒有出來之前,宋教授不應該直接給實驗結果下定義,我期待P·D計劃的成功。】
【乾坤未定,誰都有可能是黑馬!】
【支持佩洛依!】
【P國科技本就比華國超前很多年,佩洛依又是個難得的天才,華國人都能創造奇蹟,P國為什麼不能?】
【坐等實驗結果!】
【現在科研界都那麼卷了嗎?不過佩洛依要是真的能研發出治癒帕金森症的藥物的話,確實是人類史上一重大突破!當然,復明者計劃也很偉大!】
【宋教授永遠的神。】
【】
宋嫿倒是不關心這些言論。
她每天忙着做實驗,忙着看數據,忙着談戀愛,忙着喝奶茶
哪有時間關心這樣的事情?
鄭薇薇抱着手機,向宋嫿彙報,「老大!」
「嗯?」宋嫿微微抬眸,「怎麼了?」
鄭薇薇接着道「瑪森加入卡斯拉教授的實驗室了。」
聞言,宋嫿美眸微眯。
見宋嫿這樣,鄭薇薇緊接着道「老大,我就知道您肯定還不知道這件事!你看新聞!」
語落,鄭薇薇將手機遞給宋嫿。
宋嫿看了眼手機。
鄭薇薇很無語的道「這個佩洛依還真是奇怪,您明明都已經告知了她這個實驗的危險程度很高,可她不但不聽,反而還這麼高調的昭告天下!」
宋嫿語調淡淡,「她太急功近利了。」
有時候太過急功近利,就會忽視一些事情。
宋嫿懶得再提她,接着道「我下午是不是還有個會?」
「對。」鄭薇薇翻了下行程表,「下午兩點開始,三點結束。晚上五點還要去塞班島的實驗室一趟。」
宋嫿按了按額頭,「還有多長時間過年?」
她原本只是來P國出席下講座而已,沒想到會耽誤這麼長時間。
鄭薇薇看了下日曆,「今天是農曆十一月初三,還有五十七天。」
宋嫿接着道「幫我把過年那段時間空出來,我要休息一個月。」
重活一世。
她不想每天都忙碌於實驗與實驗室之間,她要抽出一點時間,好好陪陪父母,剩下的時間跟朋友們聚聚。
「好的。」鄭薇薇點點頭——
司航站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
眼前是湛藍的天空以及奔騰的野馬。
可司航此時卻無心欣賞眼前的美景,眼底滿是愁容。
「司航姐姐。」
就在此時,空氣中響起一道稚嫩的童聲。
司航回過神來,笑着低頭,「小叮噹,你什麼時候來的?」
「來了好久了,」小叮噹有些無奈的嘆口氣,「可司航姐姐你的眼底根本就沒有我。」
司航伸手揉了揉小叮噹的腦袋。
小叮噹接着道「司航姐姐,你剛剛在想什麼呢?」
「沒什麼。」司航道。
「你騙人,」小叮噹眯着眼睛道「你剛剛的樣子,就像電視劇里多愁善感的女主角一樣。」怎麼可能什麼都沒想。
司航輕笑出聲,「哪有你這麼形容人的!」
「本來就是,」小叮噹看向司航,「你是不是想邊鏡姐姐了?」
聞言,司航楞了下,沒說話。
邊鏡。
這個差點影響到她一生的名字,如果可以的話,她想一輩子都不要再聽到這兩個字。
小叮噹嘆了口氣,「好想邊鏡姐姐啊!」
司航不着痕迹地蹙眉。
都說人無完人。
可司邊鏡就是個完美無缺的人。
她完美到所有人都喜歡她。
所有人在看她的時候,都自帶一層濾鏡,哪怕她做出背叛大家的事情,也沒有一個人願意相信。
上至九十歲的耄耋老人。
下至黃口小兒。
小叮噹接着道「邊鏡姐姐真的死了嗎?」
「或許吧,」司航臉上的神色有些複雜,「我也不知道。」
小叮噹很仔細的觀察着司航的臉。
而後得出結論。
不能把她發現邊鏡姐姐的事情告訴司航。
司航看向小叮噹,問道「你喜歡邊鏡姐姐嗎?」
「嗯。」小叮噹毫不猶豫地點頭。
「為什麼?」
小叮噹笑着道「因為她很厲害啊!而且長得還漂亮,她就是全世界最好的姐姐!」
司航笑了笑。
「你呢?」小叮噹突然問道「你喜歡邊鏡姐姐嗎?」
「不喜歡。」司航直接回答。
「為什麼?」小叮噹蹙眉。
司航一字一頓,「因為她是叛徒。」
聞言,小叮噹直接從地上站起來,嘟着小嘴,怒氣沖沖的道「我邊鏡姐姐她不是叛徒!」
「她是。」司航的神色無比認真。
「她不是!」小叮噹憤怒的道。
司航微微彎腰,將手搭在小叮噹的肩膀上,「小叮噹,我知道邊鏡姐姐在你心目中一直都是神一般的存在,但人無完人,她很優秀是真的,她背叛了我們也是真的!」
「邊鏡姐姐不會!她不是叛徒!你才是!」小叮噹一把推開司航。
司航沒想到小叮噹的反應會這麼大,「小叮噹,人都要學會接受」
小叮噹越聽越氣,雙手握拳,腮幫子鼓得跟小蛤蟆一樣,周身都在發抖,大聲打斷司航沒說完的話,「你是壞人!我再也不要跟你說話了!」
說完這句話,小叮噹好像想到了什麼,頓住腳步,轉頭看向司航,「我再說一遍!邊鏡姐姐她不是叛徒!她不是!」
語落,小叮噹像個小老虎一樣朝司航齜牙。
好氣!
真是太氣了!
司航姐姐怎麼可以這麼說邊鏡姐姐!
小叮噹氣得眼淚都要出來了,可她還是努力的憋了回去。
邊鏡姐姐說過,好孩子是不能哭的。
小叮噹深吸一口氣。
看着小叮噹的背影,司航滿臉自嘲的神色。
連一個孩子都那麼護着邊鏡!
卻從來沒有人看到過她的努力。
司邊鏡在時。
她的光芒一直被她遮掩。
如今,司邊鏡不在了,可沒一個人願意相信事實。
等着。
她一定要完成終極計劃。
創造一片屬於她的盛世!
思及此,司航眼眸微眯——
小叮噹正埋頭走路,突然撞到一面人牆。
砰!
小叮噹抬腿就是一腳。
「沒長眼睛啊!」
上官旭風也沒避開,揶揄道「誰惹我們小辣椒生氣了?」
「你才是小辣椒呢!你全家都是小辣椒!」小叮噹現在就是個小炸彈,誰惹誰倒霉。
抬頭看到來人是上官旭風,小叮噹也不害怕,生氣的道「你這個人也太沒素質了!怎麼能隨便給人取外號?」
「你有素質,所以叫我大灰狼?」上官旭風反問。
小叮噹「!!!」
好氣哦!
偏偏她什麼都說不出來。
「哼!」小叮噹氣呼呼的扭過頭,不堪上官旭風。
上官旭風笑着走過來,拍了拍小叮噹的腦袋,主動和解,「怎麼了?誰欺負你了,我去幫你報仇!」
「你未婚妻!」小叮噹道。
聞言,上官旭風輕笑出聲,「你們倆不是好姐妹嗎?」
「誰跟她是好姐妹!」小叮噹雙手抱胸,很生氣的道「我以後再也不要跟她說話了!」
上官旭風有些好奇。
司航到底怎麼惹小叮噹生氣了?
按照司航的性格,她總不至於為難一個小孩。
尤其是這個小孩還是小叮噹。
小叮噹沒有直接回答上官旭風的問題,而是道「我問你一個問題。」
「你問。」上官旭風道。
小叮噹接着道「你說邊鏡姐姐是叛徒嗎?」
「不是。」上官旭風回答。
小叮噹像是瞬間找到了組織,抱着上官旭風的腿,哇哇大哭起來,「大灰狼,我以後再也不叫你大灰狼了!嗚嗚嗚」
上官旭風眯了眯眼睛。
他大概知道司航跟小叮噹說什麼了。
上官旭風接着道「好了不哭了。」
小叮噹擦乾眼淚,「司航姐姐不是好人,大灰狼,你不要跟她結婚了!她活該挖一輩子的野菜!」
通過這幾天的相處,小叮噹發現上官旭風也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壞。
所以叫起大灰狼的外號來,也順口了很多。
挖野菜?
上官旭風滿臉問號。
這孩子的思維太跳躍了,他根本跟不上。
「她跟你說邊鏡姐姐是叛徒?」上官旭風問道。
「嗯。」小叮噹點點頭,接着問道「司航姐姐和邊鏡姐姐不是好姐妹嗎?她為什麼說邊鏡姐姐是叛徒?」
好姐妹難道不應該互相維護?
上官旭風拍了拍小叮噹的腦袋,「這是大人之間的事情,小孩子少管。你只要記着,無論什麼時候邊鏡姐姐都不會背叛我們就行。」
小叮噹從未覺得大灰狼這麼帥過!
「大灰狼,你終於當回人了!」小叮噹幾乎是張嘴就來,直至一句話說完,她才反應過來表達不當,立即捂住嘴巴。
上官旭風眯着眼睛,「你的意思是我以前不是人?」
這個小丫頭還真是什麼都敢說。
就連上官旭風的身後的助理都為小叮噹捏了一把冷汗。
戰神也是殺神。
他可什麼都做得出來。
小叮噹滿臉討好的笑,「上官叔叔,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你一直都是個人。」
上官旭風「我謝謝你。」
「不客氣。」小叮噹朝上官旭風比心,而後很認真的道「上官叔叔,你真的相信邊鏡姐姐不是叛徒嗎?」
這對小叮噹真的很重要。
「嗯,」上官旭風也同樣認真,「我相信。」
「謝謝。」
上官旭風拍了拍小叮噹的腦袋。
小叮噹抬頭看向上官旭風,「那我們以後就是好朋友啦?」
「嗯。」
小叮噹朝上官旭風伸出小拇指,「好朋友要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的。」
上官旭風配合的伸出小拇指,與小叮噹拉鉤。
小叮噹勾住上官徐的小拇指,笑着道「我以前也這樣跟邊鏡姐姐拉過勾哦!」
上官旭風眉眼彎彎。
拉鉤之後,小叮噹看向上官旭風,「邊鏡姐姐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上官旭風淡淡開口,「很快。」
「很快是多久?」小叮噹繼續問道。
上官旭風沒說話。
小叮噹嘆了口氣,「我想邊鏡姐姐了。」
上官旭風接着道「我還有事要處理,你自己玩去吧。」
小叮噹無奈地擺擺手,嘆氣道「去吧去吧,你們大人就知道瞎忙。」
上官旭風走後,小叮噹也背着小書包,搖搖晃晃往前面走去。
很快。
小叮噹就來到了熱鬧的P國街頭。
她看了眼手腕上戴着的電話手錶。
很好。
地圖上的紅點點已經消失了,這就代表,現在已經沒人跟在她後面了。
小叮噹鬆了口氣。
真是太好啦!
小叮噹蹦蹦跳跳的往前走着,她要去見邊鏡姐姐,她有好多好多話要跟邊鏡姐姐說。
正走着。
小叮噹就在前方的奶茶店裡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那是邊鏡姐姐!
小叮噹興奮不已,立即往奶茶店的方向跑去,「邊鏡姐姐!邊鏡姐姐!」
她真是太幸運了,剛出門就碰到了邊鏡姐姐!
可是,還沒等到小叮噹追到奶茶店,那道身影便上了一輛停靠在路邊的車。
「邊鏡姐姐!」
小叮噹大聲喊道。
可那人卻沒有任何反應。
小叮噹只能眼睜睜看着車子越走越遠。
邊鏡姐姐為什麼不理她?
還是她做錯了什麼事,惹邊鏡姐姐生氣了?
小叮噹孤零零的站在街頭,鼻子紅紅的,有些難過——
宋嫿坐在後排座位,她抬頭看了眼後視鏡,語調微淡,「是不是有人在叫我?」
隱約中她好像聽到有人在叫自己,可仔細去聽時,又什麼都沒聽見。
鄭薇薇趴在窗戶上看了一眼,奇怪的道「沒有啊,老大,你是不是聽錯了?」
「可能吧。」
宋嫿也沒有多想——
郁志宏跟方**的第三站是德魯洲。
剛好郁家老爺子也在這裡旅遊,兩口子順便來洲上看看老爺子。
老爺子今年已經九十五了。
可精神卻比以前更好了,矍鑠不已。
「爸。」
方**笑着從行李箱里拿出一罐鹹菜,「這是我特地從江城帶過來的。」
看到鹹菜,郁老爺子雙眼放光,「明輝!還是你最懂我!德魯洲這個地方雖然氣候不錯,但交通卻不是很方便,遇到極端天氣還停水停電停航,我早就想吃張媽親手腌制的鹹菜了!」
方**接着道「知道您愛吃,所以我特地背過來的。」
郁老爺子立即讓人拿來筷子,開始白口吃鹹菜。
郁志宏微微蹙眉,「爸,您年紀大了,這種東西要少吃。」
語落,郁志宏又看向方**,「你怎麼給爸帶這種東西?」
郁志宏拿起拐棍對着郁志宏就是一下,「閉嘴!不許你這麼說**!**就是我的親女兒!哪像你,不孝子!」
郁志宏「」
方**笑着道「爸,志宏說的也沒錯,這種東西您是要少吃。」
郁老爺子連連點頭,「我知道的,我知道的。」
他一邊說著我知道,一邊恨不得把所有的鹹菜一口氣吃掉。
實在是張媽的手藝太好了!
郁志宏立即將鹹菜拿過來,「爸,解解饞就行了。」
郁老爺子滿臉的不高興,「我還能活幾年?你連鹹菜都不讓我吃夠!」
他這個歲數,無論什麼時候死,都不虧。
所以郁老爺子不懼怕死亡。
郁志宏拿出一張卡給郁老爺子,「這個您收好。」
郁老爺子一臉疑惑,「你給我這個幹什麼?」
郁志宏接着道「您的錢留着養老,別總貼補廷之!他還有我和**。」
說到這裡,郁志宏頓了頓,又道「雖然現在公司沒了,但我和**還有些積蓄,足夠廷之娶妻生子。爸,您以後就不要再給廷之錢了。」
郁老爺子蹙眉道「你在說什麼呀?我已經好幾年都沒有給過廷之錢了,那小子把我的所有賬號都拉黑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