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農門錦繡之廚娘尋夫記

農門錦繡之廚娘尋夫記 第642章 妖孽 試讀

2022-10-31 10:59 作者:逆襲的番茄派
  • 農門錦繡之廚娘尋夫記 農門錦繡之廚娘尋夫記

    火爆新書《農門錦繡之廚娘尋夫記》邏輯發展順暢,作者是「逆襲的番茄派」,主角性格討喜,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更何況,僅有的一個炭盆也被原主賣了。盛兮將目光從沈安和身上收回,視線掃過院子,隨後背起一個背簍,另外,將沈安和剛才劈柴用的斧頭也一併丟了進去。沈安和從柴房出來時,盛兮已經出了門。他沒興趣問盛兮上哪兒,只是看着消失的斧頭抿緊了唇...

    點擊閱讀《農門錦繡之廚娘尋夫記》全文

章節介紹

在線試讀

第642章 妖孽

旺財明顯感受到了對面人類身上的變化,這變化令它警惕,也讓它意識到,面前的人類是個不同以往的對手。
換做尋常,它見好就收,絕不硬碰硬。然而,那刺激着它嗅覺的血腥之氣,讓它沒有轉身離開。
而這人類身上令它厭惡的氣息幾乎是瞬間暴漲,旺財呲着牙,惡狠狠地瞪着對方。
池邑朝地上啐了一口,挑眉邪笑「兔崽子,今兒若是讓你跑了,本座從此就改你的姓!」
說著,池邑持匕忽地向左側跑去,竟是一把拽住樹間藤蔓猛地騰空而起。再之後他借勢一盪,竟如同飛起般朝旺財極其迅猛地沖了過去。
旺財猛地調轉身形,堪堪躲開那匕首的鋒芒。
然而池邑卻並未鬆開藤蔓,接連起落,旺財被繞得發暈,一不留神便被匕首劃破了頭皮!
「嗷!」旺財痛苦嗷叫,一股鮮血從頭頂驟然冒出,幾乎瞬間染紅了它頭頂毛髮,雪色之下,那艷麗的紅令人觸目驚心。
池邑得手,忍不住哈哈大笑,盯着瑟瑟發抖的旺財低聲誘惑「狼崽子,過來吧,過來本座給你治傷!來,來啊,跟着本座,你將來會有吃不完的肉,喝不完的血,如此不好嗎?」
旺財衝著它低吼兩聲,歪頭舔了口滴落下來的血。
見它這般固執,池邑並未着急,只是繼續誘哄「你放心,跟着我定也不會讓你失了野心!未來這黎國天下,你上哪兒都不會有人攔着你!過來吧狼崽子,待我將盛兮那丫頭抓來,將那神器弄到手,那丫頭就送給你做添頭!」
池邑說得瘋狂,神情中不免多了幻想,而對面的旺財不知是不是聽懂了它說的話,竟是低吼兩聲做了回應。
池邑聞聲一喜,看向旺財的眼睛愈發鋥亮,貪婪之意順着眼角流露而出。
「哈哈,果然是匹好狼!不錯!不錯!本座要的就是你這份血性,唯有如此才能配得上本座!來!快來!莫要再遲疑,否則,」池邑話音忽地一頓,原本聚滿笑容的臉驟然一冷,再出口的話卻是冷如冰渣,「本座定要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連帶你的肉都給炸了吃!」
池邑知道,跟這種凶獸鬥法,唯有自己氣勢比之高,如此方能震懾住對方。
瞧,眼下不正是?不見那狼已經屈服於自己威壓,已經開始瑟瑟發抖了嗎!哈,果然他餘威未減,之所以之前會着了那臭丫頭的道,純粹是因為對對方神器不了解,如此方才落敗。
對,正是如此!
池邑為自己的失敗尋了個十分合理的借口,等將這狼拿下,見到三長老等人時,他就將盛兮擁有神器之事說出來。
非他無能,實乃對方有神器加持。如此,他的威名也不至於墮了。
池邑心中想得極好,心情便也跟着好了許多,見旺財竟是開始邁着步子轉圈,全然沒當回事兒。
但他也不曾疏忽,在旺財突然襲擊之時,並沒有讓其得逞。
「嘖,不愧是本座看上的狼崽子!可惜,本座給不了你多長時間了,還是速戰速決吧!」池邑有心想要再逗弄旺財一會兒,可惜他本就身上帶傷,那盛兮已經奪了屍傀,若是追攆上來,他不敢保證自己能從那些屍傀中逃脫。
目光在旺財頭頂上深掠一眼,下一瞬,池邑再次抓着藤蔓猛地暴起,作勢就想要在旺財頭頂上再來一刀。
可惜,旺財卻在他刺來之際,猛地向一側撲去,竟是避開了池邑那迅猛一刀。然而這還不止,只見躲過了這一擊的旺財,下一瞬竟是一個不可思議的急轉身,尖銳的利爪在地上划出道道深溝,在其飛身竄出之際,揚起數道泥塵。
「刺啦!」池邑的衣服下擺被抓爛。
「嗤!」池邑一聲冷嗤,拽着藤蔓猛地一躍,躲開了旺財撲過來的尖牙。他低頭看了眼已經爛不成型的衣服,眸光驟然狠戾,「給你光明大道你不走,既如此,那就別怪本座取你這狼首祭酒了!」
一時間,這一人一狼混戰在一起,彼此咬住對方竟是哪一個都不鬆懈。
然而,池邑顧慮實在太多,更沒想到原本上一刻還被他逗弄的畜生,結果一扭頭竟如同被加了一個人腦子,不僅緊緊咬着他不放,那應急轉變竟是比人做的還好!
池邑突然驚覺,自己莫不是遇上了一個妖孽?
當這意識一出,池邑既激動又憤懣。
激動他若是能收服這妖孽,將來這白狼定能成為他的一大助力。憤懣這妖孽發現得不是時候,若是再與這白狼糾纏下去,萬一被盛兮那些人追過來…… 池邑當機立斷,反身朝旺財狠狠一刺,待其退後,他當即拽着藤蔓向前一躍,躍出數丈便欲離開。
然而,旺財卻不允許他離開。
傷了腦袋的旺財此刻周身散着黑氣,與平日那個傻乎乎的狼崽子相比,儼然像是變了一頭狼。
如何形容這變化池邑不知,但他明顯能感受到這頭白狼突然間冒出不同先前的氣場,兇悍的,霸道的,令人驚心的!隱隱有種森林霸主的味道!
池邑不知自己是否想多了,總覺得這白狼會突然轉了性,好似自己先前那一刀。
可若不給它一刀,自己就要受它撕咬,這又怎麼可能!
這當然不可能!
池邑冷冷看着擋在自己面前的白狼,心下一狠。
看來是小瞧了這畜生,既然它不想活,那他就送它上路吧!
於是,池邑發了狠,一心只想要了旺財的命。數十刀落下,旺財身上便多了數條血痕,一身雪白毛髮就這樣被染了色。
然而,即便身中數刀,旺財竟是絲毫沒有退怯,從一開始對方驟然發難跟不上,到後來反應及時躲避,再後來能一爪子抓傷對方,這肉眼可見的進步令作為對手的池邑暗暗心驚,直到最後那驚駭再控制不住,直接由心底蔓延至臉上。
這驚駭令他生出疏忽,一個不注意,只覺後背劇痛驟然傳來,竟是被旺財抓爛了衣裳,抓傷了後背!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