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那年元夜問花尋柳

那年元夜問花尋柳 第1508章 你瘋了? 試讀

2022-10-30 14:27 作者:莜里
  • 那年元夜問花尋柳 那年元夜問花尋柳

    小說叫做《那年元夜問花尋柳》,是作者「莜里」寫的小說,主角是溪留季柳。本書精彩片段:他結結巴巴道:「楊翠嫂,這也……也不能怪我,實在是……李有田他倆……。」聽到張冬的解釋,楊翠抿了抿嘴巴,並未接話,其實她的心情也沒有像表面這般平靜。眼見楊翠沒生氣,張冬紅着臉極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緒。然而,他卻沒發現,那石匣深處,卻突然跳出來了一隻渾身赤金的蟾蜍...

    點擊閱讀《那年元夜問花尋柳》全文

章節介紹

在線試讀

第1508章 你瘋了?

張冬同樣衝上前,周身內氣激蕩,雙手在面前虛空中畫出一道散發著流光的太極圓盤,上面隱隱有百獸虛影閃爍。
柳生正宗一刀劈過來,刀氣劈到虛空太極上面,竟是如同劈到了一道柔\\\\/軟的屏障上一樣,直接從旁邊滑了過去,最終消散在半空中!
柳生正宗滿臉震驚,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奇特的絕學。
剛才那一刀劈到太極圓盤之際,竟是有種拿菜刀劈到鯰魚身上,卻因為黏液的緣故,菜刀滑落到一旁的感覺!
這就是張冬融合獸拳形成的第二大絕學,太極鐵壁!
這一招以太極融字訣為核心,將眾多獸拳融合在一起,形成了與百獸輪迴截然相反的絕學!
如果說百獸輪迴是一支驍勇無敵的大軍,那太極鐵壁就如同一座不可摧毀的堡壘!
這座堡壘不僅堅固,而且自帶太極拳的卸力法門。
雖然只是普通的人級絕學,可實用性卻絲毫不弱於最頂級的人級絕學!
就連曾小川和毛利銀三、小泉春浪三人,看到張冬施展出的這招絕學,也同樣吃了一驚。
他們也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奇特的絕學。
「妙!簡直太妙了!深得太極三味啊!」曾小川忍不住讚歎道。
毛利銀三不知忽然意識到了什麼,臉色瞬間一沉,大聲朝柳生正宗喊道。
「柳生君,妖刀出鞘!不然你不是他的對手!」
柳生正宗愣了下,沒想到毛利銀三會這麼說。
一旁的小泉春浪也是面帶不解「毛利君,為什麼這麼說?柳生君的實力和那小子在伯仲之間啊!」
「屁的伯仲之間!這小子的內氣強橫,不在我之下!柳生君不依靠妖刀村正,根本不是他的對手!」毛利銀三喊道。
他有一種特殊的本事,只要看到別人出手,就能感受到對方的真正實力。
剛才張冬施展太極鐵壁的時候,毛利銀三就察覺到,他體內足足有五道內氣,而且每一道都相當渾厚!
「什麼?」小泉春浪和柳生正宗的臉色同時大變。
下一瞬,柳生正宗匆匆後退幾步,望向張冬的眼神多了幾分忌憚。
就連原本嗑瓜子圍觀的山本櫻,也在此刻來了精神,大眼睛瞪着張冬,似乎想看看張冬的真正實力。
張冬淡笑道「我運氣不錯,最近服用了一枚聖山雪蓮,實力提升了些!」
聽到聖山雪蓮的名字,在場眾人除了曾小川以外,無不露出了羨慕的神情。
「竟然,竟然是聖山雪蓮!此等寶物,居然落入了華\\\\/夏人之手!真是太暴殄天物了!」小泉春浪攥着拳頭恨恨然說道。
看他那架勢,似乎聖山雪蓮必須得落到他們倭鬼國人的手裡,他才會滿意。
可小泉春浪卻沒想過,聖山雪蓮本來就是華\\\\/夏的特產天材地寶,憑什麼給他們倭鬼國人?
難道就憑當年倭鬼國人對華\\\\/夏的侵略嗎?
張冬似笑非笑的看着小泉春浪「小犬蠢狼,雖然你看起來比較老,但真實年紀只有五十歲,你身邊應該有很漂亮的和\\\\/服女人服侍吧?」
「哼!我身為準宗師境強者,身邊有幾個年輕美女服侍怎麼了?」小泉春浪冷哼道。
張冬嘴角勾起一絲弧度「那真是太不幸了!這麼多年輕漂亮的美女,還是讓我們年輕人來享受吧!留給你,簡直太暴殄天物!」
「八嘎!你說什麼!」小泉春浪勃然大怒。
話音剛落,張冬眼中閃過一道冷芒。
下一秒,他身形如電來到小泉春浪面前,百獸輪迴轟然打出。
小泉春浪只感到自己周身都被一道強橫的氣機鎖定。
隨後他就看到,張冬身後一道道猛獸虛影朝他沖了過來。
這次張冬全力出手,絲毫沒有半分留力。
哪怕小泉春浪也是准宗師境強者,可是面對張冬這無可匹敵的一擊,依舊要被打傷!
千鈞一髮之際,旁邊的毛利銀三趕忙出手。
他的絕學和張冬有些相似,施展之時,居然化身為一頭巨型銀狼虛影!
面對百獸的衝擊,巨型銀狼擋在小泉春浪面前,硬生生抗住了衝擊。
直到最後一道猛獸虛影衝到毛利銀三身上,隨着猛獸虛影消散,毛利銀三化身的銀狼虛影也消散了,露出他的真容,還有那略顯蒼白的臉。
毛利銀三和張冬的實力在伯仲之間,但他倉促出手,自然吃了點暗虧。
「你!你瘋了!」小泉春浪指着張冬驚恐的大喊。
張冬剛才的那招如果真的打實,恐怕小泉春浪最起碼也得吐血半升!
毛利銀三也是怒視着張冬「張冬,你必須給我個解釋!隨意襲擊我們倭鬼國武士協\\\\/會的長老,這可是對我們倭鬼國武士協\\\\/會的挑釁!」
張冬冷冷的注視着面前的兩人「以後再敢當我的面說那兩個字,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聞言兩人都忍不住愣了下,隨後才意識到,張冬剛才突然暴起,是因為小泉春浪說了「八嘎」兩個字。
對於華\\\\/夏人而言,這兩個字從任何人嘴裏說出來都行,但卻唯獨不能從倭鬼國人嘴裏說出來!
曾小川不知何時也走了過來,臉上掛着淡淡的冷笑。
「張總的意思,也是我的意思!希望你們倭鬼國武士協\\\\/會的人,以後能管好自己的嘴巴!」
毛利銀三臉色鐵青,轉頭狠狠瞪了小泉春浪一眼。
他忽然有些後悔,早知道就不帶小泉春浪來了。
這下倒好,平白被張冬襲擊,結果這事還是他們不佔理,畢竟這裡是華\\\\/夏!
在華\\\\/夏用這種極具侮辱性的詞語罵華\\\\/夏人,這不是明擺着給自己找不自在呢嗎!
毛利銀三僵笑着說道「非常抱歉!兩位,我以後會管好小泉君的!」
見毛利銀三服軟,張冬臉上的冷意淡去,竟轉化為了笑容。
「沒想到你還真是頭狼!」
說完,張冬轉身瀟洒的走了回去,只留下毛利銀三一張鐵青的臉。
之前張冬稱呼毛利銀三為毛利陰狼,現在又說他真的是頭狼,其中的意思誰都能聽明白!
等張冬回到原來的位置,只看到對面的柳生正宗正滿臉忌憚的看着他,這還是柳生正宗第一次用這種眼神看張冬。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