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絕世萌寶要翻天》葉楚月軒轅宸全文免費在線閱讀_葉楚月軒轅宸完結版閱讀

《絕世萌寶要翻天》葉楚月軒轅宸全文免費在線閱讀_葉楚月軒轅宸完結版閱讀 第2273章「爆震」 試讀

2022-10-08 04:05 作者:非我良人
  • 絕世萌寶要翻天 絕世萌寶要翻天

    書荒的小夥伴們看過來!這裡有一本「非我良人」創作的《絕世萌寶要翻天》小說等着你們呢!本書的精彩內容:摔得頭痛欲裂,趴在一地的血泊中。她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從三十樓的大廈被同伴推出去,只怕要摔得粉身碎骨。竟然沒死?耳邊響起周圍的聲音:「葉家的傻子就算找死,也不用從城門跳下來吧?!」「肯定是故意的,太子今日娶妻,她竟然把迎親給砸斷了。」「好歹也是葉家的嫡系小姐,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她死了事小,卻要連累葉...

    點擊閱讀《絕世萌寶要翻天》全文

章節介紹

小說叫做《絕世萌寶要翻天》是非我良人的小說。內容精選:第2273章「爆震」楚月嘴角直抽抽了數下,欲哭無淚地望向了淡飲香茶的左宗主,「宗主大人,你沒事吧?」左宗主眉梢一挑,旋即狠狠地皺起,茶杯砸在桌面,輕喝:「臭小子,怎麼說話的?」「實不相瞞宗主大人,弟子喜歡男人。」楚月不顧左宗主驚愕的神情,直言不諱…

在線試讀

第2273章「爆震」

第2273章「爆震」
楚月嘴角直抽抽了數下,欲哭無淚地望向了淡飲香茶的左宗主,「宗主大人,你沒事吧?」
左宗主眉梢一挑,旋即狠狠地皺起,茶杯砸在桌面,輕喝「臭小子,怎麼說話的?」
「實不相瞞宗主大人,弟子喜歡男人。」楚月不顧左宗主驚愕的神情,直言不諱道「這件事,大長老可以作證,弟子與大長老談心過。弟子尚未入宗門時,對一個男子動了心,並決定此生不再娶妻,只為他一人而已。」
「他叫什麼名字?」
「爆震。」
「???」
這什麼奇奇怪怪的名字。
左宗主沉默不語,接連喝了好幾杯的茶水,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
想當年,他武神境對戰歸元境九死一生時,也沒這般手抖。
「你倒也不錯。」左宗主道「這重情的樣子隨了本宗,果然不是一宗人,不進一宗門。」
縱然葉楚月有心上人,也可敷衍了事,從而對他虛與委蛇,哪怕做做樣子,或許也能娶到宗主千金。
要知道,葉楚月不過剛進宗門沒多久的弟子,根基不穩,底蘊不夠,也沒什麼錯綜複雜的勢力,且還被磨牙吮血的豺狼虎豹環伺着,隨時將她撕咬為爛泥敲骨吸髓。
娶了宗主千金,就有宗主護着,當是前程似錦平步青雲路。
可她偏偏不這麼做,也不顧及世俗枷鎖,直接道出了心中所願所求,點到即止的拒絕了這一樁婚事。
「有時間的話,把你的心上人接來星雲宗吧。」
「不了。」
「為何?」
楚月微微一笑,眉間綻放着自信的光彩,整個人於室內仿若覆滿流光而熠熠生輝。
開扇之時,她說
「他是光風霽月之人,屬於廣袤的天穹而非一隅之地,他是雄鷹,是蒼龍,是開在天山聖潔的雪蓮,集世上萬千美好於一身。他是自由的,是寬闊的,他在九霄之巔等着我並肩而行,我不會把他從神壇拉下來,而是一步一步走上去,走進九霄,走向他。」
少年神情認真,眼眸清澈靈透,好似爍滿了璀璨的星芒,把左天猛看得一怔一怔的。
「斷袖就斷袖,還說的這麼好聽。」
左天猛長手一揮,把楚月懷裡的捲軸拿了回來,動作細緻的一點一點卷了回去,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同等大小的錦袋裡邊。
「宗主若沒什麼事的話,弟子就先告辭了。」
楚月作了作揖,腳底抹油般轉身,逃也似的就要走。
「站住。」
身後傳來左天猛的聲音。
楚月吸了口氣便無奈的回頭看去。
「楚月。」
左天猛正色,凝肅鄭重地道「我希望,你能成為星雲宗的脊樑。」
楚月微愣收起了滿臉的表情,雙眸直直地盯着半邊臉陷在昏暗裡的左天猛。
宗主此話,是把她當成了宗主的接班人?
少宗主的位置,星雲宗內許多人都覬覦着。
但為什麼是她?
星雲宗內實力高強之人數不勝數,相比下她的十星武神境,真算不得什麼。
左天猛許是知曉了楚月的心思,便道「本宗主的眼光獨樹一幟從來都不會差,本宗主相信,你能做到的,等到那日,本宗主告老還鄉,雲遊四方,也樂得清閑自在。楚月,雲喚海對你無父子之情,但宗門上下的師兄弟們,都在愛你。」
少年的眼睛,多了一抹濕意。
「如果可以的話,你可以把他們都當成你爹。」
少年眼裡的濕意,瞬間消失不見。
「弟子告辭。」
話音落罷,少年鬱悶地揚長而去,背後的宗樓傳出了左天猛肆無忌憚的大笑聲,近乎笑到眼淚飛濺,聽到那笑聲的楚月險些一個踉蹌而跌倒了,心裏直呼星雲宗主是個黑心芝麻陷的老頭兒,她的小寶日後長大成人,可莫要跟這老頭一樣了。
神農空間內的軒轅修感受到楚月的心情,眼裡多了些深意,不自覺地勾了勾唇角,俊臉浮現了由衷的笑。
「小葉子。」
「嗯?」
「比起初見你時,現在的你,多了些鮮活的朝氣。」
這樣的朝氣,才是這個年紀該有的。
以往的她,舉步維艱,頂着塌掉的天前行,多是靠着狠勁和衝動在武道拚死殺出一條路。
現在的她,有時會像個小狐狸般狡黠,少了些壓抑的沉重,就連靈魂都是奔放自由的。
當然,太過於放蕩不羈的自由,也是要不得的。
楚月聞聲,默然了許久臉頰終揚起笑。
「老修?」
「嗯。」
「你比以前,多了不少的廢話。」
「……」軒轅修撇撇嘴。
隨即便見楚月又道「你那幾本不正經的話本,就先給你收了,在我的神農空間里一天到晚的能有個正形嗎?」
軒轅修絕望到沒處說理,抱着破布嚎啕痛哭,「破布兄,沒天理啊。」
「吾是寒光金甲,請叫我甲兄。」
它已非昨日之破布。
該有的排面少不得。
軒轅修「……」
楚月搖着扇笑了笑,隨即回到了天驕山,繼續打開之前從凌雲山攝取來的邪祟之氣。
她將剩下的邪祟,全部淬入了自己的元神。
神農之力凈化邪祟,本源之氣裹着凈化後的邪祟一同進入元神。
火辣辣的刺痛感叫楚月紅了眼睛,卻也讓她渾身的嗜血因子和好戰之意俱已如燎原之火般噴薄!
淬鍊本源之體的後半段,不如淬魂鞭那般輕鬆,楚月用了好些個日子。
很快,就到了集結去忘憂城執行任務的日子。
這日的清晨,楚月將最後一縷邪祟淬鍊完畢,本源之體精進了不少。
她側目看去,方才發現整座殿宇都燃燒着本源之火,四處一片刺目的血色火海。
再次精進的本源之火,會在楚月修鍊之時躍出體外,吸食天地間蘊含的元氣。
這一吸收,便不得了。
楚月當即起身打開門,就見整座山都燃起了火焰。
而召集廣場,正在集結執行任務的弟子,忽而只見天驕山燃起大火不說,還把全宗門的元氣都給抽掉了,導致十大宗門之一的星雲宗,空氣里貧瘠的還不如流光海域。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雲喚海大喝。
卿若水帶着人匆匆而來,彎腰抱拳道「抱歉,葉師兄修鍊之時過於忘情,便打擾了諸位。」
修鍊?
石子瘦瞪大了眼睛,「你好意思說這是修鍊?」
說是來放火燒星雲宗的他們也相信啊。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