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葉楚月軒轅辰)葉楚月軒轅宸_葉楚月軒轅辰全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葉楚月軒轅辰)葉楚月軒轅宸_葉楚月軒轅辰全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第2277章 忘憂城到了 試讀

2022-10-08 04:03 作者:絕世萌寶要翻天
  • 葉楚月軒轅辰 葉楚月軒轅辰

    以都市為敘事背景的小說《葉楚月軒轅辰》是很多網友在關注的一部言情佳作,「絕世萌寶要翻天」大大創作,葉楚月軒轅宸兩位主人公之間的故事讓人看後流連忘返,梗概:葉楚月,神武帝國臭名昭著的痴傻醜女,與人「苟且」,生下野孩子。未婚夫成親之日,身穿喜袍從城牆跳下,為情而死。美眸初睜,來自21世紀的古武門主將掀起血雨腥風,一雪前恥!廢物?素手撼帝國,乾坤足下踏!痴傻?運籌帷幄,決勝千里外。野孩子?帝尊之子,天皇血脈,放眼八荒誰敢放肆?「娘親,外面有個俊俏的大哥哥,...

    點擊閱讀《葉楚月軒轅辰》全文

章節介紹

小說叫做《葉楚月軒轅辰》,是作者絕世萌寶要翻天的小說,主角為葉楚月軒轅宸。本書精彩片段:第2277章忘憂城到了「心慌?」楚月眸光一閃,敏銳地問道:「好端端的,怎麼會心慌,是今天才有的嗎,還是以前就有?」卿若水搖搖頭,狹長清澈的眼眸浮上了幾許霧色,沉吟了會兒才回:「每個月,都會心慌一次。」楚月再問:「…

在線試讀

第2277章 忘憂城到了

第2277章忘憂城到了
「心慌?」楚月眸光一閃,敏銳地問道「好端端的,怎麼會心慌,是今天才有的嗎,還是以前就有?」
卿若水搖搖頭,狹長清澈的眼眸浮上了幾許霧色,沉吟了會兒才回「每個月,都會心慌一次。」
楚月再問「若水,這樣的心慌,是發生在你割裂元神前,還是之後?」
這番話問的卿若水默了默。
他緊皺着眉頭,似有什麼要破冰而出,隱隱想到什麼似得。
隨即,沙啞着嗓音出聲「是之後。」
「元神相連五臟六腑,最通心臟,你曾失去半副元神,有心慌之狀很正常。不過,你已將那些聚元丹全部吞噬,又鍛本源之體,不僅恢復到巔峰時期,甚至還比以往更強。元神恢復完整後,你今日的心慌,相較以往,是否減輕了點?」
最關鍵的問題就在這裡。
心慌不可怕,可怕的是有規律性的。
若是因元神而引起的心慌,在元神回到飽和的狀態後,心慌應當有所減輕。
卿若水的面色透着蒼白回道「並無減輕。」
楚月眯起了黝黑的眸子,手中本源扇優雅而晃,俊美的面龐浸滿了冰霜寒氣。
元神一分為二,相連於心,若問題不出在卿若水的這裡,那就是出在……阿蓮的身上了。
阿蓮自從入住天驕山,種種跡象差強人意,就連羅婆婆對她都多有抱怨。
卿若水也漸漸發現阿蓮與從前的不同,雖偶有煩悶,鬱結於心,卻從未想過放棄掉一路相依為命而來的阿蓮。
這般想着,阿蓮倒像是刻意而為之,讓人合情合理的討厭她,冷淡疏離她。
楚月忽而問道「你還愛阿蓮嗎?」
「愛。」卿若水一如既往,回答的乾淨利落,從未有過半分的拖泥帶水。
他捂着左側心慌的胸膛,面色蒼白地望向楚月,虛弱地道「葉大哥,我知道這段時間阿蓮有許多不好之處,給天驕山帶來了麻煩,我會想辦法彌補的,還請大哥不要討厭她。她若做錯了事,歪了心思,我會幫她扳正。」
楚月淺淺一笑,扇子在卿若水的肩頭一砸,「說的什麼屁話,你既喊我一聲大哥,天驕山空蕩蕩多住幾個人又何妨,正好我還能在宗門那裡多撈一個人的錢,何樂而不為?我之所以問你,是想告訴你,放手去博吧少年。」
說到最後,少年自我享受地眯起了眼睛,終於明白了左天猛為何滔滔不絕中二病,其實偶爾來一次非但無傷大雅,還怪有意思的。
卻說神農之力順着卿若水肩膀上的皮膚紋理以及細小毛孔進入了武體之中,似不羈野馬橫衝直撞浸入了卿若水的心臟,逐漸減輕了心慌感。
殘餘的神農之力,被元神和本源之氣貪婪地吸收。
與此同時。
天驕山紅鳶院內,靠在小八懷裡的阿蓮,正在啃噬她元神與心臟的血色火焰和毒鳩,動作都慢了下來,阿蓮所受的痛苦也在相應地減輕。
原來錐心刺骨泣血之疼的她,緩緩地睜開了發顫的睫翼,輕抿緊了削薄的唇,眼裡流露出了一絲疑惑之色。
以往的每個月里,毒鳩噬心之痛,都要折磨她一個晝夜才會慢慢減退,而非像今日這樣,才一會兒就開始消退了。
阿蓮百思不得其解。
……
星光之路。
段清歡帶着一伙人來到了楚月的身邊。
「葉師弟,你的兵器也是扇子嗎?」段清歡問。
楚月看了看手裡的本源扇,輕輕點頭,「算是。」
她的兵器很多。
滄溟弓,護國神刀,碎骨戰斧,飲血劍……
但這些都是屬於下陸楚帝的兵器,不適用於星門宗的「莫漂泊」。
而且她的兵器放在下陸是一等一的巔峰存在,但縱觀海神界,如滄海一粟之渺小。
誠然,在封閉兵器的這段日子裏,楚月也沒嫌着。
她將本源之氣都灌入了自己的兵器里、十萬陰鴉里,當初每次被淬魂鞭猛砸的時候,兵器和十萬陰鴉都得跟着享受極致的酸爽。
除此之外,十萬陰鴉每日都得在元神空間里跑圈。
唯有那把護國神刀(青焰刀),楚月始終沒捨得灌入本源之氣,承受淬魂鞭的苦。
裏面,有曾經凌天大陸的女武神謝青煙。
至今為止,楚月也忘不掉九萬年前鬼森相逢的陌生女孩,以及九萬年後祭刀的女武神。
楚月神色微收,眸底深處翻湧起了驚濤駭浪般堅定的鬥志。
帝域大陸的和平來之不易,她絕不會讓任何人以任何出師之名去摧毀她的故土!
師兄章瓷走來,笑着說道「清歡師妹,你又在糊弄人了,你們兩都以扇為武,但概念能一樣嗎?葉師弟,莫聽清歡師妹的忽悠,她那哪是扇子啊。」
「章師兄,不許你在師弟面前污衊我!」
段清歡跺了跺腳,面色泛紅,一怒之下手中元力大綻,掌心攥着的粉色扇子凌厲地揮向了章瓷。
粉扇帶起陣陣狂風,落下之際,卻見光芒涌動,元力噼里啪啦的作響。
扇子驟然變成了一方巨大的粉色斧頭,刃片還在閃爍着寒光。
章瓷身如流雲清風,輕鬆一躲,還對着楚月攤手,無奈道
「葉師弟,看見了吧,莫要被清歡師妹的表面給騙了,她可兇殘得很呢。」
「章瓷,吃老子一斧!讓你污衊老子!」
段清歡怒不可遏,又一斧頭砸向了章瓷,
章瓷側身再一躲,哄小孩般說「好了,清歡師妹消消氣,莫要鬧了。」
「哼。」段清歡收回扇子,走到楚月面前,怒指章瓷,「葉師弟,他欺負我,快拿出天猛宗主給你的本元靈師把他給噶了。」
章瓷玩味地道「師弟莫要看她天真無邪好相與,實則是貪圖你的皮囊,師弟可要好好守着自己的身子,別被清歡師妹奪了清白。」
楚月「……」星雲宗的師兄師姐,當真是……讓人哭笑不得。
「忘憂城到了。」雲芸說道。
登時,弟子們的注意力紛紛被忘憂城給吸引了去。
章瓷和段清歡也不在嬉戲打鬧,兩人的臉龐俱都浮上了凝重之色。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