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宋知畫郁之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宋嫿宋寶儀最新章節免費閱讀_(宋知畫郁之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熱門小說

(宋知畫郁之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宋嫿宋寶儀最新章節免費閱讀_(宋知畫郁之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熱門小說 397:虐渣不停,塞奇納的報應! 試讀

2022-10-08 03:27 作者:書劍

章節介紹

書荒的小夥伴們看過來!這裡有一本書劍的《宋知畫郁之霆的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等着你們呢!本書的精彩內容:終生難忘的驚喜。聽到這句話,塞奇納非常激動。這個驚喜還能是什麼?當然是讓宋嫿得到應有的報應。這是塞奇納最喜聞樂見的事情。聞言,塞奇納看向宮本也,接着道:「宮本君,你真的決定了嗎?」「嗯。」宮本也點點…

在線試讀

397:虐渣不停,塞奇納的報應!

終生難忘的驚喜。
聽到這句話,塞奇納非常激動。
這個驚喜還能是什麼?
當然是讓宋嫿得到應有的報應。
這是塞奇納最喜聞樂見的事情。
聞言,塞奇納看向宮本也,接着道「宮本君,你真的決定了嗎?」
「嗯。」宮本也點點頭。
塞奇納在心裏斟酌了下用詞,又道「可宋嫿畢竟是宋家大小姐,還是京州大學生物學院的院長,她又是復明者計劃創始人。一旦出現什麼失誤的話,你知道你將要承擔怎樣的後果嗎?」
這也是卡林拉忌憚宋嫿的原因。
更何況。
宋嫿現在還有另外一層新身份。
孤泠。
宮本也就這麼看着塞奇納,眼底全是深情的神色,「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我無法眼睜睜的看着自己深愛着的女人受委屈。塞奇納,你聽好了,為了你,我願意放棄一切。」
塞奇納非常感動。
不等塞奇納反應過來,宮本也接着道「塞奇納,等這件事結束之後,你一定要記得你答應過我的事情。」
塞奇納自然知道宮本也說的是哪件事,但她還是故意裝作一副不知道的樣子,看向宮本也,「宮本君,你說得是哪件事情?」
宮本也道「答應我的求婚。」
塞奇納笑着道「那要是我不答應呢?」
宮本也很認真的回答,「那我就終身不娶。」
此時此刻,宮本也的眼中好像就只剩下一個塞奇納,再也裝不下任何人。
而塞奇納也恨不得馬上把卡林拉拉過來。
她要讓卡林拉好好聽一聽宮本也對自己的承諾。
宮本也已經完全的被她那捏住了,又怎麼可能是在耍她玩?
須臾,宮本也雙手扶着塞奇納的肩膀,就這麼看着她,「塞奇納,我愛你的心日月可鑒,若是沒有你的話,我就是一條離開水的魚。所以,請你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要離開我好嗎?」
塞奇納笑着點點頭,「好,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
宮本也伸手擁抱住塞奇納。
須臾,塞奇納鬆開宮本也,接着道「宮本君你快回去忙吧!咱們三天後見。」
拿到b12號的設計圖後,整個和之國以後誰還敢為難宮本也?
他的地位也無人再能撼動。
思及此,塞奇納鬆了口氣。
宮本也將設計圖收好,「我送你回去。」
「不用,我自己回去就行。」塞奇納婉拒。
男人嘛,就應該以事業為重。
不過雖然塞奇納拒絕了宮本也,但宮本也還是親自將塞奇納送了回去。
一號公館。
卡林拉正站在門口接聽電話,前一秒還滿面笑容,下一秒看到宮本也送塞奇納回來時,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不見。
見此,塞奇納微微蹙眉。
卡林拉這是什麼意思?
擺臉色給誰看?
她跟宮本也的事情可是經過父母的認可的。
卡林拉算個什麼東西?
她有什麼資格不同意。
簡直就是越俎代庖。
噁心。
卡林拉越是不看好他們,塞奇納就越要氣氣卡林拉。
塞奇納挽着宮本也的胳膊,嘴角揚起幸福的微笑,帶着宮本也走到卡林拉身邊,接着道「姐姐。給你介紹下,這是我的男朋友宮本也。」
卡林拉的臉上沒有半點笑容,就這麼看着宮本也,眼底全是打量的神色。
真真是當局者迷。
在卡林拉看來,宮本也對塞奇納完全就是逢場作戲而已,因為他的眼底沒有半點情感。
臉上就像帶着面具一般,雖然在笑着,但笑不答眼底。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
偏偏,塞奇納看不懂。
卡林拉在心底嘆了口氣。
宮本也主動朝卡林拉伸手,友好的道「卡林拉小姐,好久不見。」
卡林拉只是象徵性的跟宮本也握了下手,接着道「宮本先生,我不知道你是抱着什麼目的接近我妹妹,但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訴你,我知道你不懷好意,可惜我妹妹當局者迷。」
說到這裡,卡林拉頓了頓,又道「但我今天把話放在這裡,若你敢欺負我妹妹的話,我會讓你付出代價。」
說到最後一句話時,她的身上散發出一股狠意。
一聽這話,塞奇納都快氣炸了。
卡林拉是什麼意思?
剛剛給臉色給宮本也看也就算了,現在還這麼為難宮本也!
這是擺明了不想讓她過上好日子啊!
卡林拉就是羨慕自己!
塞奇納直接擋到宮本也的身前,指着卡林拉道「我的事情用不着你來指手畫腳!卡林拉,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
她叫卡林拉一聲姐姐,卡林拉就真的把自己當回事了?
宮本也眯了眯眼睛,拉着塞奇納的胳膊道「塞奇納,你不該這麼跟卡林拉小姐說話的。她也是為了你好,防人之心不可無。」
這都什麼時候了,宮本也居然還在幫卡林拉說話,換成其他男人,能有這樣的度量?
除了宮本也之外!
根本就沒有其他人能做到這樣。
宮本也又看向卡林拉,笑着帶着挑釁的神色,根本不加遮掩,「卡林拉小姐,我會給您一個驚喜的。」
卡林拉眯了眯眼睛,她知道事情肯定沒有這麼簡單,「你到底想幹什麼?」
宮本也笑着道「卡林拉小姐,您不要誤會,我只是想給您一個終生難忘的經歷而已。」
卡林拉藏在衣袖裡的手緊緊握拳。
她生氣,又無奈。
這種感覺可能無人能懂,明明自己已經看出了宮本也的真是面目,偏偏,塞奇納就是看不出來。
她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塞奇納一步步的走進宮本也的圈套之中。
無能為力!
宮本也看向塞奇納,「親愛的我還有事要先走了。」
「嗯。」塞奇納點點頭,語調溫柔的道「你快去忙吧。」
卡林拉看着宮本也的背影,眉頭緊蹙。
須臾,她看向塞奇納,接着道「宮本也到底想幹什麼?」
塞奇納冷哼一聲,「宮本君想幹什麼跟你無關!」
「塞奇納,你能不能清醒一點?」卡林拉深吸一口氣,接着道「宮本也他現在正在將你一步步的往火坑裡推!」
「你現在回頭還來得及!」
塞奇納突然輕笑出聲,「姐姐,承認你嫉妒我就那麼難嗎?」
卡林拉繞了那麼一大圈,其實就是因為她嫉妒自己,不想讓自己嫁給宮本也。
這樣挺沒意思的。
她們本是一母同胞的親姐妹,此時的卡林拉應該祝福自己才是。
可卡林拉呢?
她卻做出了這種傷害姐妹之情的事情來。
如若不然,她也不會偷走設計圖。
這都是卡林拉逼自己的。
不怪她!
思及此,塞奇納心裏最後一點負罪感也沒有了。
卡林拉無奈的嘆口氣,「麻煩你動腦子好好想一想,我會因為一個男人嫉妒你嗎?」
在塞奇納眼底,她就這麼點格局?
一個男人而已!
就在此時,卡林拉似是想到了什麼,眯着眼睛道「塞奇納,剛剛宮本也說的驚喜,是不是跟宋小姐有關?」
之前卡林拉有聽塞奇納提起過這件事。
但她也不是很確定。
宋小姐?
聽到卡林拉一口一個宋小姐,塞奇納就覺得噁心。
宋嫿算個什麼東西?
值得卡林拉嚇成這樣?
懦夫!
「三天後你就知道了。」塞奇納接着道「對了,你讓暗衛跟蹤我是什麼意思?」
卡林拉一愣。
她沒想到暗衛的事情竟然被塞奇納發現了。
塞奇納是怎麼發現的?
肯定是宮本也。
以她對塞奇納的了解,塞奇納絕對沒有這樣的洞察力。
須臾,卡林拉接着道「我這是在保護你。」
「監督我還差不多吧?」塞奇納眯着眼睛,「卡林拉,請你立刻馬上撤掉我身邊的暗衛,要不然,就別怪我不顧及姐妹之間的情分!」
這種事情卡林拉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她可以忍第一次,也可以忍第二次,但絕對忍不了第三次。
因為她不是卡林拉的罪犯。
卡林拉的行為讓她覺得很噁心。
卡林拉輕嘆一聲,「你別後悔就行。」
見卡林拉這樣,塞奇納笑了笑,「別裝了,沒意思。」
卡林拉也不再多說,只是道「我會馬上撤掉暗衛。」
「最好是這樣!」說完這句話,卡林拉直接轉身回屋。
看着塞奇納的背影,卡林拉無奈地搖搖頭,須臾,她看向身邊的助理,「拉米。」
「我在。」
卡林拉接着開口,「撤掉塞奇納身邊的暗衛吧。」
「好的,我馬上去安排。」拉米點點頭。
作為旁觀者,拉米也有些不能理解塞奇納。
她為何會選擇相信一個外人,也不願意相信自己的姐姐。
等着吧。
總有塞奇納後悔的那天。
卡林拉轉身回屋。
她要趁着在華國的這段時間,馬上完成b12號計劃。
一旦核潛艇問世,p國在國際上的排名會漲上一番不止。
卡林拉和往常一樣,打開保險柜,準備拿出設計圖。
可就在此時,她突然發現設計圖不見了。
卡林拉臉色一白。
怎麼會這樣?
是她看錯了?
報警器未響,保險箱密碼只有她一個人知道,設計圖怎麼會不翼而飛?
卡林拉努力地讓自己冷靜下來,而後再找一遍。

還是沒有。
卡林拉的臉色徹底白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她立即摁響報警器,整個一號公館都進入緊急狀態。
「啟迪,馬上封鎖整個公館,所有人員只進不出!」
「收到。」
很快,一群安保人員就來到卡林拉的房間。
「卡林拉小姐,發生什麼事了?」
卡林拉站在辦公桌前,接着道「我丟失了一份很重要的文件,溫蒂,你帶着一組對公館進行地毯式搜查。」
「保羅,你去查今天都有什麼人來過公館。」
「」
卡林拉神色焦急。
那張設計圖與b12號的所有資料,是她將近三年的心血,一旦丟失被其他國家拿到的話,後果將不堪設想。
很快,拉米便提供一條重要線索。
在文件丟失的那段時間裏,只有塞奇納來過卡林拉的房間,更詭異的是,剛好在那段時間裏,整個公館都停電了!
聽到這裡,卡林拉冷着臉道「馬上去把塞奇納給我叫過來!」
「好的。」拉米點點頭。
很快塞奇納就被帶過來了。
她一臉的不以為意。
畢竟卡林拉並未掌握實際證據。
「姐姐,你這麼著急叫我過來是有什麼事嗎?」
卡林拉看了眼房間內的其他人,接着道「你們都出去吧。」
拉米立即帶着眾人離開。
卡林拉這才接着開口,「東西呢?」
「什麼東西?」塞奇納問道。
卡林拉接着道「b12號設計圖!」
「我怎麼知道?」塞奇納反問。
卡林拉盡量壓住心底的怒火,「別裝了,拉米說,今天下午就只有你來過我房間!除了你之外,還有誰能拿走b12號設計圖!塞奇納,我勸你最好還是馬上把設計圖拿出來,要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我再說一遍,我沒看到什麼設計圖!」塞奇納看向卡林拉,接着道「你是不是覺得我好欺負,所以什麼罪名都想按到我頭上?」
塞奇納現在一點都不慌。
在沒有監控的情況下,只要她不承認,卡林拉就沒法證明設計圖是自己偷的。
卡林拉直視着塞奇納的眼睛,步步緊逼,「塞奇納,你是不是想把設計圖拿給宮本也?你知道這件事的嚴重性嗎?」
卡林拉做夢也沒想到,塞奇納會糊塗到這種地步。
這跟賣國賊有什麼區別?
怪不得宮本也說要給她一個驚喜。
原來驚喜就是讓塞奇納偷走計劃書。
「我再說一遍,我沒有!」
卡林拉直接走到塞奇納身邊,伸手直接掐住塞奇納的喉嚨,目光陰冷,「塞奇納!我最後再給你一次機會!東西到底在哪裡!」
語落,卡林拉慢慢收緊手,塞奇納的臉色變得蒼白起來,痛苦不堪。
縱是如此,塞奇納還是嘴硬道「我沒拿。」
看着已經瀕臨死亡的妹妹,卡林拉眯了眯眼睛。
難道真的不是她?
可如果不是塞奇納的話,還會有誰呢?
須臾,卡林拉鬆開塞奇納。
突然得到自由的塞奇納有種逃出生天的狂喜感,捂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能呼吸到新鮮空氣的感覺真是太好了。
卡林拉接着道「塞奇納,你我姐妹一場,如果東西真是你拿走了的話,你就實話告訴我,我尚且還有補救的方法,如果你一直不說,後果會非常嚴重!」
「沒拿就是沒拿,」塞奇納看着卡林拉,眼底全是諷刺的神色,「卡林拉,你抓不到真正的小偷,就來冤枉自己的妹妹!你可真是厲害啊!」
就在此時,空氣中傳來敲門聲。
「進來。」卡林拉道。
下一秒,溫蒂從外面推門進來,接着開口,「卡林拉小姐,我們已經查過了,整個一號公館,除了您之外,就只有塞奇納小姐出入過您的房間!」
卡林拉看向塞奇納,眼神攸地便狠,「還說不是你!」
「不是我!」塞奇納接着道「我一不知道你的保險箱密碼,二沒有動機,請問你憑什麼斷定東西就是我偷的!我的親姐姐!」
卡林拉轉頭看向溫蒂,「把塞奇納給我關起來,從現在開始,不准她見任何人!」
聞言,溫蒂立即讓兩個手下將塞奇納控制起來。
塞奇納劇烈的掙扎着,「卡林拉!你憑什麼限制我的人生自由!卡林拉!」
塞奇納畢竟是卡林拉的妹妹,聽到她這般喊叫,溫蒂有些遲疑的看向卡林拉。
她也不敢直接把人關起來。
需要卡林拉的下一步指示。
卡林拉的臉色非常不好看,抬了抬手道「關起來!」
「是。」
得到卡林拉的指示,溫蒂立即帶着塞奇納往地下室走去。
卡林拉緊緊蹙着眉,看向拉米,接着問道「保羅那邊有結果了嗎?」
拉米搖搖頭,「暫時還沒有。」
塞奇納被帶到黑漆漆的地下室,臉上全是怒氣。
好樣的!
卡林拉可真是好樣的。
她竟然不顧及姐妹之情將自己關了起來。
等着。
她要讓卡林拉親自給自己道歉。
思及此,塞奇納眯了眯眼睛。
這邊,卡林拉忙得焦頭爛額,可設計圖的事情依舊是半點線索都沒有,偏偏這個實話還接到了利爾的視頻電話。
「父親。」卡林拉看着屏幕對面的老利爾。
利爾緊緊皺着眉,「我聽說,你讓人把塞奇納關起來了?」
卡林拉楞了下,她沒想到,事情會這麼快傳到父親那邊。
「是的。」
「混蛋!」利爾氣得拍桌而起,「你妹妹現在懷着宮本家族的骨肉,她若是有什麼閃失的話,你擔得起這個責任嗎?」
胡鬧!
簡直就是在胡鬧。
如果不是親耳聽見的話,利爾是絕對不會相信,自己最看重的大女兒竟然會做出這種糊塗事。
卡林拉接着道「塞奇納偷走了b12號設計圖!」
如果設計圖真是塞奇納偷走的話。
那背後的指使者肯定是宮本也。
「父親,您有沒有想過一旦設計圖被宮本也拿到的後果?」
「沒看好設計圖是你的失職!你怎麼能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塞奇納身上去?」利爾幾乎怒不可遏,「卡林拉,你讓我太失望了!」
在利爾看來,塞奇納能嫁給宮本也,對他們整個家族來說,都是一種榮幸。
卡林拉應該努力維護好宮本也與塞奇納之間的關係,而不是破壞。
須臾,利爾接着道「卡林拉,我限你在半個小時之內馬上放了塞奇納!要不然,從此以後我就沒你這個女兒!」
看到利爾說出這樣的狠話,卡林拉非常着急,「父親!」
利爾不等卡林拉再說些什麼,直接掛斷視頻電話。
卡林拉再打過去,已經是佔線狀態。
看着被掛斷的電話,卡林拉無奈的嘆了口氣。
她深知老利爾的脾氣,如果不把塞奇納放出來的話,他真的什麼事情都能做得出來。
思及此,卡林拉看向身邊的拉米,「把塞奇納放出來吧。」
「好的。」拉米照做。
塞奇納從地下室里走出來,臉上全是得意的神色,「我姐姐不是說永遠都不讓我出來嗎?」
拉米沒說話。
塞奇納眼底全是得意的笑。
就在此時,卡林拉從邊上走過來,目光直視着塞奇納,一字一頓的道「到底是不是你?」
「我再說最後一遍,不是我!」說完這句話,塞奇納就直接從卡林拉身邊走過去了。
就算卡林拉知道偷取設計圖的人是她又怎樣呢?
卡林拉能拿她如何?
看着塞奇納的背影,卡林拉眯了眯眼睛。
她知道,偷取設計圖的人百分之八十的是塞奇納。
如若不然,監控不會剛好在塞奇納進房間的時候壞掉。
真是日防夜防家賊難防!
卡林拉雙手緊握成拳,因為用力過度,導致指節微微泛白。
蠢貨!
塞奇納就是蠢貨中的蠢貨!
拉米小心翼翼的詢問,「要不要讓暗衛跟着塞奇納?」
「不用了。」
設計圖已經到了宮本也那裡,此時再讓暗衛跟着塞奇納已經毫無意義。
「好的。」
很快,就是三天。
已經到了宮本也要給塞奇納驚喜的日子。
塞奇納早早的便坐在化妝鏡前,描眉抹粉。
她五官生的不錯,只要稍微化個妝,便能非常好看。
晚上十點。
塞奇納來到同黃大道。
同黃大道是一條非常偏僻的小路,路的盡頭是一座廢棄的倉庫。
今天晚上,宋嫿將會在這個倉庫里度過自己最難忘的一個夜晚。
塞奇納是開車來的。
為了不讓卡林拉起疑,她特地沒讓司機跟着。
若是讓卡林拉知道這件事的話,她肯定回加以阻攔,所以,只能事後告知她。
哧!
一輛豪車停在倉庫門口。
隨後,車門被打開,塞奇納從裏面走出來。
身姿婀娜,絲毫不顧及已經懷孕,踩着一雙五厘米左右的高跟鞋。
走起路來『噹噹』作響,極有節奏感。
倉庫里的燈是亮着的。
裏面空無一人,只能聽見高跟鞋的迴音,可塞奇納卻一點都不害怕。
因為她知道,宮本也在倉庫的盡頭等她。
而此時的宋嫿肯定已經被五花大綁對她跪地求饒。
思及此,塞奇納眼底全是得意的神色。
她終於等到這一天了。
可是走到盡頭以後,並沒有看到宮本也。
塞奇納微微蹙眉。
人呢?
「宮本君。」
空蕩蕩的倉庫內,就只有塞奇納的迴音。
「宮本君?」
就在此時,空氣中傳來腳步聲。
是宮本也!
塞奇納一回頭。
並不是宮本也。
來的四個**着上身的壯漢。
不用想都知道,這個壯漢肯定是給宋嫿準備的。
「宋嫿呢?」塞奇納雙手抱胸,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四個壯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底全是疑惑的神色,似是聽不懂塞奇納在說些什麼。
塞奇納微微蹙眉。
宮本也從哪裡找的人?
怎麼聽不懂人話?
「宮本君呢?」塞奇納又問。
四人還是不說話,就這麼朝塞奇納的方向走過來。
塞奇納眯了眯眼睛,拿出手機,給宮本也打電話。
電話剛撥出去。
滴。
下一秒。
啪。
塞奇納的手機就這麼的被其中一個壯漢給踢了出去。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
塞奇納根本反應不過來。
下一秒,另外一個壯漢一把抓住塞奇納的頭髮,將她往牆角的方向拖去!
「你們幹什麼?」塞奇納拚命地呼喊「救命!」
「救命!」
很快,塞奇納的嘴被人用臭襪子堵住。
搞錯了。
他們肯定是把自己當成宋嫿了。
可她不是宋嫿!
現在怎麼辦?
嘶拉。
就在此時,塞奇納的衣服被人撕破。
塞奇納淚流滿面。
她只能任由這些畜牲對自己百般凌辱。
一時間,恐怖和絕望席遍了全身。
宮本君。
宮本君怎麼還不來救她!
等宮本也來了,她定要讓這些人生不如死!
不知過了多久。
倉庫內再次出現腳步聲。
塞奇納立即抬頭。
這一次,她終於看到了光和希望。
只見男人的身影慢慢顯現在倉庫的燈光中。
四個壯漢看到男人過來,全部嚇得退到一邊。
「宮本君!」
宮本也終於來了。
他終於來了!
塞奇納爬到宮本也腳下,抓住他的褲腿,「宮本君」
宮本也慢慢抽回自己的腳,就這麼低頭看着塞奇納,臉上全是嫌惡的神色,一字一頓的道「塞奇納,這是不是一次讓你終身難忘的驚喜?」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