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葉辰陳一諾)重生奶爸,帶着老婆_重生奶爸,帶着老婆完結版免費閱讀

(葉辰陳一諾)重生奶爸,帶着老婆_重生奶爸,帶着老婆完結版免費閱讀 第1008章 沒有宗旨,沒有信仰,沒有底線 試讀

2022-10-08 01:56 作者:葉辰陳一諾
  • 重生奶爸,帶着老婆 重生奶爸,帶着老婆

    小說《重生奶爸,帶着老婆》是作者「葉辰陳一諾」的精選作品之一,劇情圍繞主人公葉辰陳一諾的經歷展開,完結內容主要講述的是:前世握擁四千億個人財富的葉辰重生回到六十年前。那年,他是一窮二白的人渣賭狗。求他簽字離婚的妻子,恨不得讓他人間蒸發的岳父岳母,發出還錢威脅通牒的催收高炮...且看他如何用那六十年的未來先知扭轉乾坤,引領狂潮,締造出全球無以抗衡的商業帝國來!...

    點擊閱讀《重生奶爸,帶着老婆》全文

章節介紹

《重生奶爸,帶着老婆》中的人物葉辰陳一諾擁有超高的人氣,收穫不少粉絲。作為一部{分類}小說,「葉辰陳一諾」創作的內容還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重生奶爸,帶着老婆》內容概括:隨着做空臉書的計劃在心裏頭被完整地醞釀出來後。本就沒有多少睡意的葉辰愈發精神充沛。這也使得他不由自主地在腦海中進一步去推演起了…

在線試讀

第1008章 沒有宗旨,沒有信仰,沒有底線

隨着做空臉書的計劃在心裏頭被完整地醞釀出來後。
本就沒有多少睡意的葉辰愈發精神充沛。
這也使得他不由自主地在腦海中進一步去推演起了商業帝國的後續發展!
在各種不停翻湧的前世記憶下,那些清晰的商業思緒被他快速銜接串聯,從而搭建起了一個龐然到恐怖的帝國雛形來。
而這一夜,也成了葉辰重生之後消耗最多腦細胞的一夜。
直至天邊泛起白肚。
這才在睡意的徐徐來襲中卧床躺下。
沒有回主卧打擾此時已是進入孕中期的妻子陳一諾。
而是就地睡在了舒適感多少有些欠佳的書房中
嗡——
嗡嗡——
嗡嗡嗡——
中午十二點。
哪怕葉辰睡前已經把手機給調了靜音,可那急促的來電嗡顫還是把他給震醒了。
「喂,說!」
迷迷糊糊中。
葉辰拿過手機按下接聽。
「額葉董,是不是打擾您睡覺了?」
那頭剛走出南山法院的律師沈瑤尷尬道。
「沒事,你說!」未能睜開雙眼的葉辰繼續迷糊着道。
暗自無奈苦笑的沈瑤唯有道,「葉董,跟鵝廠遊戲的官司結束了,鵝廠遊戲起訴米哈游的『原神』抄襲侵權不成立,當庭宣判!我這也算是不辱使命了!」
「意料之中,如果敗訴了那才真是讓我意外!」葉辰道。
原本打電話之前是想着好好跟葉辰聊一聊的。
可看到葉辰仍然是睡意迷糊的狀態。
索性沈瑤也打消了繼續說下去的念頭。
畢竟這不但耽誤葉辰睡覺,而且自己就算說再多估計對方也聽不進去啊。
「行了葉董,我主要就是給您彙報一下結果,既然您還在睡,那我就先不打擾您了!」
「嗯好!」
手機隨手往邊上一扔。
可沒等葉辰再次進入睡眠狀態。
嗡顫聲再次響起。
這次成了張景山的。
接着是米哈游創始人劉威。
接連的來電徹底盪散了葉辰那迷糊着的睡意。
到最後,只能無奈地翻起床來。
但沒等他來得及走出書房。
繼米哈游創始人劉威之後。
來電又一次亮起。
徐英傑!
「老徐,
我知道勝訴的消息了!」
葉辰接通張嘴就是搖頭苦笑道,「話說就這麼一場壓根沒懸念的官司,你們至於不停給我傳捷報呢嗎,多大點事呀!」
「咳,葉董,那啥,我給您打電話可不是說這事兒的,畢竟我知道沈律師肯定會第一時間給您彙報!」那頭是為潛龍遊戲負責人的徐英傑干訕道。
「哦?」葉辰眉頭一挑,隨手打開書房門走了出去。
「葉董,『輪迴』手游的國際服咱們已經搞定了,隨時可以上線進行公測!給您打電話,是想着問您有沒有時間到公司來一趟,讓你先了解了解,看看是否符合您的預期!」徐英傑道。
「什麼?這麼快就搞定國際服了?」葉辰驚聲道。
「因為大傢伙都想早日回歸到端游的開發工作上,所以為了解決手游國際服,咱們兵分兩路,一路在國外處理開展國際服要面臨的相關問題,一路日以繼夜地把吃喝拉撒都安排在公司里,趕着趕着,成果就出來了!」徐英傑道。
「你們是真不要命啊!」葉辰咂舌道。
「咳,葉董,咱們都還年輕着,
扛得住!對了葉董,您看您這會兒方便來一趟公司嗎?」徐英傑訕訕着回到主題。
「行,等會我再過去!」
葉辰微一頷首,不再多說。
——
就在葉辰驅車往潛龍遊戲的公司。
皇庭律所。
律所負責人梁致遠的辦公室中。
從官司結束回到江州後。
陸陸續續的律所骨幹已是出入了他這間辦公室好幾撥人。
無一例外。
都是遞交辭呈離開皇庭律所的。
相對之下。
放在他辦公桌面上的辭呈已是摞成了一沓。
而坐在大班椅上的梁致遠則是自始至終都面無表情地一言不發。
面對那些遞交辭呈的律所成員。
他從頭到尾都只是一個動作。
擺手的動作!
直到最後的高級合伙人步入辦公室。
並且同樣是把信封放到他桌面上的時候。
他才忍不住地扭曲着臉抬頭道。
「青衣,連你都要離開?」
「呆不下去了!」
被喚作青衣的女子坦蕩地搖頭道。
「是因為皇庭律所輸了這一仗?」強忍着拍桌的衝動,梁致遠咬牙道。
「跟勝敗無關,就算今天皇庭律所贏了這一仗,我同樣會離開,畢竟從你接下鵝廠遊戲的委託的那一刻起,我就決定了,決定等這場官司結束,不管勝敗都離開!」柳青衣道。
「為什麼?」雙眼發紅的梁致遠似是在艱難中憋出這麼三個字來。
「因為你變了,因為皇庭律所變了,變得沒了宗旨,沒了信仰,沒了底線!」柳青衣直視着對方道。
「變?我他媽再怎麼變,那還不是被逼的嗎啊!我不都還是為了皇庭律所,為了咱們每一個皇庭人的未來嗎啊!」
再也忍不住的梁致遠猛拍桌子站了起來,「合著你們一個個都站在聖人的角度來跟我大義凜然,而我梁致遠在你們眼中就成了那種徹頭徹尾沒有底線沒有宗旨的人渣了是嗎?」
看着在惱怒中情緒失控的梁致遠,柳青衣悲哀地搖起頭來。
「梁老大,這應該是我最後一次喊你老大了,你跟瑤姐鬧翻的事,我不做評價,我也不站隊,我依然堅守着皇庭律所,我就是捨不得自己的心血,畢竟這一路的坎坷走來,我也算是為皇庭律所付出了不少的心血,而支撐我做這個堅守選擇的,是我以為你會反思自己,會讓皇庭律所在歷經內部矛盾後重新走上一條正確的道路!」
「可惜我想多了,你非但沒有好好反思,反而還去變本加厲,甚至連鵝廠遊戲的這種委託都接了下來,難道你要說你不知道鵝廠那邊是想通過你去噁心葉董嗎?難道你不知道鵝廠那邊是拿你跟咱們皇庭律所當小丑嗎?不,你知道,但你還是接下了他們的委託,就這一點,你不僅讓我徹底死心,同時還讓所有的皇庭人都對你失望透頂,這就是為什麼那些陪着皇庭律所一路走來的成員會在今天遞交辭呈的原因!」
「另外多說一句,要不是我,恐怕在這場官司開始前,皇庭律所的老成員至少就得離開一半了,是我在私底一個個去請求他們陪着皇庭律所走完這最後一段路的!」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