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陳念徐晏清)一拍兩散最新熱門小說_(陳念徐晏清)完結版閱讀

(陳念徐晏清)一拍兩散最新熱門小說_(陳念徐晏清)完結版閱讀 第429章:偽裝 試讀

2022-10-04 21:02 作者:唐穎小
  • 一拍兩散 一拍兩散

    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一拍兩散》,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陳念結婚那天,徐晏清砸了她的場子。他穿了她最喜歡的白襯衫,站在她的跟前,問:「好玩么?」他狼狽蕭索,眼尾泛紅,彷彿她才是他們之中,負心薄倖的那個人。...

    點擊閱讀《一拍兩散》全文

章節介紹

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一拍兩散》講述的陳念徐晏清決兩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徐晏清有事,陳念自己去了一趟。這一趟,一方面是警方針對鉑爵健身會所的事情,跟陳念做個交代。另一方面,是讓她來聽一聽,徐振生對里蘭村裡所發生的事情,做的簡述。徐振生說:「我年輕時…

在線試讀

第429章:偽裝

徐晏清有事,陳念自己去了一趟。
這一趟,一方面是警方針對鉑爵健身會所的事情,跟陳念做個交代。
另一方面,是讓她來聽一聽,徐振生對里蘭村裡所發生的事情,做的簡述。
徐振生說「我年輕時候同盛嵐初有點糾葛,她對我耿耿於懷,就一直想借人之手搭我的關係網,我自然是不同意。老卓家是製藥廠,跟我自然就有點交情,但也僅僅只是一點。當時正巧在里蘭村碰上,老卓熱情招待,我也不好拿架子,就去露了個面,沒想到他們會給我使這樣下三濫的絆子。」
「那會,陳念是回了鄭家,算得上盛嵐初的繼女。陳念是受害者,也幸虧當時我剋制住了,沒有發生不該發生的事情。就這樣,當時盛嵐初還想拿這件事來脅迫我。」
他嘆口氣,滿目愁色,眉目間滿是疲倦,像是好些日子沒睡,眼睛都熬紅了。
他垂着頭,低聲說「對不起,是我沒有好好管教好自己的孩子。惹出那麼多事情,還傷了那麼多人。」
陳念跟警察站在單面鏡後面,耳機里,徐振生的話挺清晰的。
他的聲音聽起來,充滿了懺悔。
站在旁邊的警察,說「你可以再跟我說一遍,當時發生的事情。」
陳念說完,警察就帶着她出去。
外頭站了好些人,都是受害者家屬。
徐振生就在這些人里,十分真誠的給他們道歉。
只不過,家屬的情緒比較激動,並不能接受他這樣的道歉。但這裡是在警局,再大也鬧不起來。
徐振生這會有幾分狼狽,他看到陳念,主動走過來。
走到陳念跟前的瞬間,她似乎條件反射的躲到了警察的身後,動作太快,快的好像是潛意識裡產生的對徐振生的恐懼。
徐振生看向她,眉微的一挑,說「之前就想找機會跟你說清楚,今天倒是個機會了。」
這時,有家屬說「你以為你說一句對不起就行了嗎?我的孩子平白無故挨刀子,現在還在重症監護室,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出來,是你一句對不起的事兒嗎?」
「你說一百次對不起也不能原諒!你作為父親!把一個孩子逼成這樣,你也是罪魁禍首!」
大家七嘴八舌的叫囂,場面逐漸亂起來,警察在旁邊控制好秩序,現在就只能勸。
警察帶着陳念跟徐振生去了調解室,然後去安撫受害者家屬的情緒。
調解室內,只剩下他們兩個人。
徐振生揉了揉眉心,顯示出他近幾天來的心力交瘁。
說真的,陳念看着眼前人的樣子,都快要相信,他是被徐開暢連累的。
徐振生「介意我抽支煙嗎?」
陳念沒出聲,徐振生也就沒有點煙。
他拉開椅子坐下來,扯了扯領帶,說「其實我也是受害者。」
「那天我沒喝醉,你是不是受害者,我很清楚。」
「你沒喝醉,我也是受害者。不過我還是冒犯了,一定給你心裏留下了很壞的印象,並讓你感到非常不是。我應該當時就跟你說清楚,也不至於到今天你對我有誤會。也是我自己太要顏面,又想着並沒有發生實質性的行為,沒想到是給自己留了個後患。這些事情就很難說清楚。」
徐振生看向她,又十分慎重說了一聲對不起。
姿態極好。
「晏清今天怎麼沒跟你一塊來?這事兒我也該跟他好好解釋一下,畢竟你們現在是夫妻了,都是一家人,誤會能少就少一點。以後大家見面的次數還很多,對不對?」
這種人,能這麼多年一點紕漏都沒有,就知道有多謹慎。
這麼看來,在里蘭村,徐振生會對她下手,大抵他的內心深處,應該還藏着這個女人,並且對這個女人十分珍視。
要不然的話,像他這樣的人,根本就不會走這一步。
她想到今早上,徐晏清跟她說的親子鑒定結果。
她心裏說不出來的滋味,很難相信,李緒寧竟然真的是徐振生的兒子。
想到李緒寧,她是希望,這件事永遠不要被曝光。
徐振生靜靜的注視着她,在他的目光下,陳念極力隱藏情緒,朝着他笑了下,沒有任何錶態。
另一邊。
有警察上徐嫿家,找她做筆錄。
現在看來,女瘋子襲擊陳念,就不像是偶發事件,疑點就落在徐嫿身上。
案子定罪,但警方還要抓徐開暢的同夥。
傅慧芳正好在徐嫿家裡,她小腿傷勢未愈,還在家裡養着,沒出去上班。
而且,她情緒也不好,接連做惡夢。
徐開暢死了之後,她就更加崩潰。
已經好些日子沒有出門,每天人不人鬼不鬼。
傅慧芳看到警察,心裏不由的咯噔了一下。
「您好,關於徐開暢的事情,我們有一些疑慮希望徐嫿小姐能夠配合調查。」
傅慧芳側開身,「我女兒精神不太好,希望你們問話的時候,可以委婉溫和一點,不要太刺激她。」
「那是自然。」
警察進門,傅慧芳給他們倒水。
徐嫿坐在客廳里,看到他們,整個人不由自主的緊繃起來。
「你不用緊張,只要老實回答就行。」
徐嫿「之前你們不都已經問過了嗎?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
警察「案件有變,據我了解,你跟你哥哥徐開暢私下一直有聯繫,而且我們發現,你跟那天教陳念游泳的教練,也有微信好友,是嗎?」
「那又怎麼了?」
「正巧這個教練,每次接到新客戶,就會發朋友圈。你應該能看到,對嗎?」
「我沒有,我不知道。」徐嫿擺手,「我也是受害者!我哥,我哥也是受害者,我哥不可能做那些事!你們可不要查錯了!是徐晏清!是徐晏清在報復!」
她突然激動起來,「一定是他,一定是他!我在醫院的時候,他就折磨我!反覆折磨我!你們應該去抓他!」
傅慧芳連忙安撫,「別激動,警察同志只是簡單問問,你只要回答你知道的就好,其他不用多說,他們會查。」
「查什麼!媽,我們家已經被他給瓦解了!現在警察上門,是要抓我去坐牢!爺爺不會管我,爸爸也不會管我,你也不管我嗎?不為我和我哥討回公道嗎?是要讓我跟哥哥一起死嗎?」她轉頭,一把抓住傅慧芳的手。
看書溂
有的人死了,但沒有完全死……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