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熱門小說《閃婚甜妻:司少,輕點抱》蘇韻秦可兒

熱門小說《閃婚甜妻:司少,輕點抱》蘇韻秦可兒 第七百四十九章 同類不互殘 試讀

2022-10-04 20:44 作者:蘇韻司耀
  • 閃婚甜妻:司少,輕點抱 閃婚甜妻:司少,輕點抱

    《閃婚甜妻:司少,輕點抱》中的人物蘇韻秦可兒擁有超高的人氣,收穫不少粉絲。作為一部都市小說,「蘇韻司耀」創作的內容還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閃婚甜妻:司少,輕點抱》內容概括:被渣男賤女聯手利用,五年感情餵了狗,怎麼辦?蘇韻冷笑兩聲,還能怎麼辦?吃了我的吐出來,拿了我的還回來,有什麼大不了,不就是虐渣嘛!某男溫柔環上她的腰身:老婆,渣還用得着虐嗎?都是用來踩的,不如我送你一輛壓路機,你想怎麼碾,就怎麼碾。蘇韻:……此後,她碾渣渣,他碾她……...

    點擊閱讀《閃婚甜妻:司少,輕點抱》全文

章節介紹

《閃婚甜妻:司少,輕點抱》,以蘇韻秦可兒作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網絡作家「蘇韻秦可兒」傾力打造的一本{分類},目前正在火熱更新中,小說內容概括:「誰?我認識嗎?」眨了眨眼,周曉興緻勃勃。「袁徹。」說出這個名字,蘇韻停頓了一下下,看着她的反應,才又接著說,「也是這個實驗室的,周小姐應該不會不認識吧。」擰…

在線試讀

第七百四十九章 同類不互殘

「誰?我認識嗎?」眨了眨眼,周曉興緻勃勃。
「袁徹。」說出這個名字,蘇韻停頓了一下下,看着她的反應,才又接著說,「也是這個實驗室的,周小姐應該不會不認識吧。」
擰着眉,似乎很認真的想了下,周曉恍然大悟的點點頭,「哦,有印象的!是不是個子挺高,長得斯斯文文,好像還是什麼神醫來着?」
「是。」蘇韻點頭。
「他怎麼了?」周曉很快接着問道。
「我也想知道。」看着她的面部表情,蘇韻說,「他在這個實驗室待了好幾天,一直都沒回家,打電話關機,人也沒見,不知道是不是還在實驗室里做實驗?」
輕輕的搖了搖頭,周曉一臉無辜,「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我跟他負責的不是同一個項目,基本上很少碰面,他是不是還在實驗室,我也不太清楚。」
「這樣吧,要不,我幫你問一問?」她看上去還是挺熱情的。看書溂
蘇韻點頭,「那就勞煩周小姐了。」
「嗨,不客氣!」擺了擺手,周曉拿出手機打電話,「你們部門的袁徹,袁先生在嗎?」
「不在?」
「那他什麼時候走的?不清楚啊!」
「那能不能聯繫到他啊?」
接着就是一連串的「哦哦哦……」,掛了電話,很是無奈的看向蘇韻說,「很抱歉啊,他好像也不在實驗室呢。你看看,有沒有別的方法能找到他,我這邊也聯繫不上。」
「會不會在實驗室的其他地方,同事們沒注意到?」蘇韻抬頭看了一眼這棟大樓,最上面的幾層是高層會議室,她從來沒上去過。
「應該不會吧。」周曉笑着說,「這棟樓雖然不小,不過你待過的應該知道,實驗室就那麼幾個,我們這些人也沒什麼娛樂活動,要找無非都是那幾個地方。況且其他同事都說沒看見,可能是真的不在吧。」
「是吧。」收回視線,蘇韻嘆了口氣,「那叫同事們再幫忙留意一下吧,找不到他,他爸媽很着急,如果再聯繫不上,搞不好是要報警的。」
周曉點點頭,「不過報警應該不至於吧,袁先生這麼大的人了,應該也不會出什麼意外,估計是有點事想自己單獨待一會兒,你知道的,成年人的壓力有時候很難說。」
聳了聳肩,她一臉無奈的樣子。
蘇韻點頭,「說的有道理,不過老人家應該不會想那麼多,畢竟挂念兒子是很着急的。」
「那也是。」頓了下,周曉有些好奇的打量着她,「不過據我所知,蘇小姐應該結婚了,夫家姓霍,怎麼對袁先生的事這麼上心,還跟他的父母也很相熟?」
這話多少聽着有些刺耳了,似乎在暗諷她跟袁徹的關係不一般,不但過於關心,還跟他的父母那麼熟,好像兩個人有什麼似的。
「怎麼,難道周小姐結了婚以後,就跟所有的異性朋友都斷絕往來了?」蘇韻語氣很不好的反問道。
周曉「我……」
不等她回答,蘇韻又接著說,「哦,我忘了,周小姐好像還沒有結婚,是吧?」
「你怎麼知道我沒有結婚?」周曉眯起眼,「我們好像是第一次見面,我也沒說過我的個人感情問題吧。」
「就像周小姐了解我一樣,我對你也是……久仰大名!」點了點頭,蘇韻意味深長的說。
「哦??」挑了挑眉梢,周曉有些意外。
「你有個表妹叫秦可兒,你母親周太太還特意請了袁徹去給她看病。這樣說起來,你跟袁徹應該挺熟,而不是不太熟悉吧?」一邊分析着,一邊轉過臉來,探究的看着她。
周曉恍然大悟,「是秦可兒跟你說的?」
笑了笑,蘇韻不置可否。
「那你恐怕誤會了。我跟我那個表妹,其實並沒有什麼來往,只不過我媽待她如同親生女兒一樣,他們走動的比較勤快。至於你說袁徹去給她看病的事,我更是一無所知。我一直在國外留學,最近才回來加入這個項目組,說起來,會跟袁先生成為同事,也是巧合。所以,我跟他並沒有你想的那麼熟。」不緊不慢的解釋道,她慢悠悠的補充了一句,「又或者說,其實你跟他,更熟一點。」
「原來是這樣!」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蘇韻解開安全帶,一隻手搭在車門把手上,「好了,該說的我都已經說完了,就不耽誤你的工作了。我也該走了。」
說完,她就打開了車門。
剛要下車,就聽到周曉說,「蘇小姐……」
停下來,扭頭看她,周曉望着她,目光幽深,「謝謝你來告知我們黎教授的事,雖然我談不上很難過,但也非常的遺憾。不過實驗室的實驗,不會因為黎教授的離去就此停滯下來,這個實驗你也做了這麼久,知道它的意義非凡,相信我,你很快就會看到這個偉大的實驗給人類帶來怎樣的變化。」
她語重心長,眼神里充滿了希冀和興奮,有一種勃勃的野**望。
這種慾念她曾經在黎教授的眼睛裏也看到過,那是對實驗成功的渴望,對自己理想達成的渴望,但黎教授的眼神,都沒有周曉來的這般強烈。
微微怔了怔,蘇韻頷首,「不過我希望,是對人類有好的變化,而不是帶來生靈塗炭的災難。」
「好的變化還是壞的變化,是需要一個漫長的時間考驗的!」看着她下車的背影,周曉不服氣的繼續說道,「當初的冰川時期,對恐龍來說何嘗不是個滅頂之災,但如果沒有恐龍的滅絕,又何來後面的文明蘇醒,人類的崛起。」an五
「用一時的成敗來定輸贏,未免眼光太膚淺了!」
蘇韻已經下了車,本不想再跟她多說,轉過身來關車門的時候,忍不住還是多嘴了兩句,「我的確是目光短淺,看不到那麼長遠,也不知道恐龍滅絕的時候是怎樣,但我起碼知道,恐龍滅絕是天災,不是某一些恐龍自己作死的行為。」
「還有,同類不互殘,應該是做人的基本準則。」她說完,「砰」的一聲關上了車門。
大神錦夜的司少甜妻,寵定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