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蘇韻秦可兒)閃婚甜妻:司少,輕點抱_蘇韻秦可兒完整版免費閱讀

(蘇韻秦可兒)閃婚甜妻:司少,輕點抱_蘇韻秦可兒完整版免費閱讀 第七百四十四章 那是為什麼 試讀

2022-10-04 20:40 作者:蘇韻司耀
  • 閃婚甜妻:司少,輕點抱 閃婚甜妻:司少,輕點抱

    《閃婚甜妻:司少,輕點抱》中的人物蘇韻秦可兒擁有超高的人氣,收穫不少粉絲。作為一部都市小說,「蘇韻司耀」創作的內容還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閃婚甜妻:司少,輕點抱》內容概括:被渣男賤女聯手利用,五年感情餵了狗,怎麼辦?蘇韻冷笑兩聲,還能怎麼辦?吃了我的吐出來,拿了我的還回來,有什麼大不了,不就是虐渣嘛!某男溫柔環上她的腰身:老婆,渣還用得着虐嗎?都是用來踩的,不如我送你一輛壓路機,你想怎麼碾,就怎麼碾。蘇韻:……此後,她碾渣渣,他碾她……...

    點擊閱讀《閃婚甜妻:司少,輕點抱》全文

章節介紹

《閃婚甜妻:司少,輕點抱》中有很多細節處的設計都非常的出彩,通過此我們也可以看出「蘇韻司耀」的創作能力,可以將蘇韻秦可兒等人描繪的如此鮮活,以下是《閃婚甜妻:司少,輕點抱》內容介紹:老爺子這話里有蹊蹺,蘇韻怔了怔,「袁徹?他怎麼了?」「他沒怎麼,他好的很!臭小子翅膀硬了,敢掛老子的電話不說,還關機,…

在線試讀

第七百四十四章 那是為什麼

老爺子這話里有蹊蹺,蘇韻怔了怔,「袁徹?他怎麼了?」
「他沒怎麼,他好的很!臭小子翅膀硬了,敢掛老子的電話不說,還關機,還一關兩天!好,有骨氣!有本事一輩子都不要再上我這兒來!」老爺子提起這個就很生氣,兩個腮幫子都氣得鼓鼓的。
司廷覺得很好玩兒,兩隻小手捏着那鼓起來的腮幫子,戳得不亦樂乎。
「哎哎,你個小東西!怎麼跟你媽一樣沒心沒肺!剛經歷過生死,不知道害怕啊,還……哎哎……別揪我鬍子!」他哼哼唧唧的跟孩子打鬧。
但蘇韻卻隱約覺得不太對勁,不是別的,袁徹她也算相處過一段時間,不能說很熟悉他,但多少也是了解點的。
如果是對旁人也就罷了,袁徹對老爺子可謂是俯首帖耳,乖巧聽話,主動掛他的電話?這不應該啊!還關機,還關機兩天了。
「老頭兒,袁徹為什麼掛你電話,你們是吵架了嗎?」她想了想問道。
「吵個屁!就上次,他從我這兒氣沖沖走了以後,就沒再來過了啊!那我後來不是想着你們那個實驗室,有大問題,想提醒他不要再去給人當槍使了!結果電話打過去,他就不說話,還掛我電話!你說說,你說說是不是翅膀硬了?」他越說越生氣,越想越恨不得把人揪過來狠狠揍一頓。
「沒說話?那你跟他說了什麼?」蘇韻是越聽越覺得詭異,這事兒不正常。
「說個屁!」老爺子繼續氣哼哼的說,「老子還能主動跟他示好?當然是等他知道錯了,開口承認錯誤!誰知道他不珍惜這機會,還掛老子電話!」
蘇韻「……」
這老爺子,合著還端着架子等人先道歉呢。
可不管怎麼說,這事兒就透着不對勁,袁徹絕不可能因為上次的事,就記恨着老爺子,又或者說等着老爺子主動跟他求和。
這麼多年了,老爺子的脾性袁徹也應該是摸得通透的,而他如果那麼有氣性,那麼計較,早就被罵跑了,哪裡會一次次舔着臉上門,對老爺子噓寒問暖,送東送西的。
「也就是說,你們兩個人都沒說話,電話就被掛斷了?」仔細的想了想,蘇韻問道,「您就不覺得,這事兒不太對嗎?」
本來噘着嘴跟司廷玩兒的老爺子,瞥了她一眼,「有什麼不對的!混小子長本事了唄!」
蘇韻知道,老爺子在氣頭上,並沒有反駁他,而是說,「您想想,袁徹也算你看着長大的吧?」an五
「我才沒有……」他馬上否認。
「就算沒有,那也在你身邊那麼多年了,他的脾性你多少也該了解一些。」蘇韻順着他的話說。
「我不了解!」此刻的老爺子,就像個叛逆的小孩兒,你說一句,他頂一句。
失去了耐心,蘇韻瞪着他,沒好氣的說,「你能不能先不說話,不要打斷我的話,行不行?」n
「……」老爺子不高興的嘟起嘴,但還是很老實的不再開口了。
蘇韻這才能繼續說下去,「袁徹會是因為你這幾句話,就徹底不來的人嗎?以他的個性,怎麼能捨得神醫徒弟的名號,再退一萬步說,如果他真的還在生氣,打定主意不跟你有任何瓜葛了,難道不是先罵一頓,好好出出這些年,被你罵的怨氣,然後再絕交嗎?」
「他敢!」幾乎是下意識的,老爺子脫口而出。
但是說完以後,看着蘇韻的眼神也變了,的確是,他也覺得不對勁了。
剛開始自己是在氣頭上,覺得這混小子不得了了,竟然敢掛自己的電話,還關機不接,倒也沒想太多,可現在被蘇韻這麼一解釋,頓時覺得好像也沒那麼單純。
「那……」他擰了擰眉,「那是為什麼?」
「你給他的父母,打電話了沒有,有沒有問問,他這兩天為什麼關機?」蘇韻問道。
豈料,老爺子的腦袋搖的像撥浪鼓,「不不不,我才不去問他們!都多少年不走動了,我去打探那個幹什麼,關我什麼事,關機就關機,老子樂得落得消停!」
「不是,如果他真的出了什麼意外呢,或者出了什麼事,你不知道就算了,明明覺得可能有問題,還不管不問,真的良心能安嗎?」也不是她太敏感,實在是最近發生的事太多。
再加上自己剛剛被追殺過,所有的事都透着詭異,不相關聯當中似乎又有逃不開的關係。
「這……」遲疑了下,老爺子還是很嘴硬,「我為什麼過不去,跟我有什麼關係,又不是我害他。」
「如果你真的過得去,那隨你。希望不是口是心非!」點了點頭,蘇韻走過去接過司廷,「司廷,咱們去看看,給你挑個合適的房間!」
「哎我……」老爺子不服氣的想喊,卻見一大一小壓根兒就沒理他,很興奮的討論着房間哪一間更好更舒服。
真是服了!
這娘兒倆,哪裡像剛剛死裡逃生的人,也太過淡定了點。
不過老爺子站在原地想了會兒,心裏明白蘇韻是故意給他留時間,讓他可以單獨打電話,但心裏還是有梗別在那兒,糾結着不想打。
心裏做鬥爭了好一會兒,耳邊一直迴旋着蘇韻的話,如果真的出了什麼事,按照袁徹的個性……
是啊,混小子從來沒有關機的習慣,自己雖然鮮少打電話給他,但每次只要打,從來沒有不接的,甚至多等上幾秒都很少。
這一次,的確是反常中透着古怪。
前思後想,最後還是硬着頭皮給袁家夫婦打了電話。
接電話的是袁徹的父親,聽到是他的聲音,從先前的不以為然馬上變得殷切起來,「二叔,怎麼是您?有什麼吩咐?」
聽到對方的熱情,老爺子彆扭的心總算是舒服一點,輕輕咳嗽了一聲說,「臭小子在家嗎?讓他接電話!」
「阿徹?」袁先生愣了下,「沒有啊!他已經好幾天沒回來過了。怎麼,您找他有事?那打他手機啊!」
「廢話!老子能不知道打他手機,他關機了!」老爺子頓時有些暴躁的說。
大神錦夜的司少甜妻,寵定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