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蘇韻秦可兒)閃婚甜妻:司少,輕點抱_閃婚甜妻:司少,輕點抱完結版免費閱讀

(蘇韻秦可兒)閃婚甜妻:司少,輕點抱_閃婚甜妻:司少,輕點抱完結版免費閱讀 第七百四十章 你嫉妒你表妹? 試讀

2022-10-04 20:30 作者:蘇韻司耀
  • 閃婚甜妻:司少,輕點抱 閃婚甜妻:司少,輕點抱

    《閃婚甜妻:司少,輕點抱》中的人物蘇韻秦可兒擁有超高的人氣,收穫不少粉絲。作為一部都市小說,「蘇韻司耀」創作的內容還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閃婚甜妻:司少,輕點抱》內容概括:被渣男賤女聯手利用,五年感情餵了狗,怎麼辦?蘇韻冷笑兩聲,還能怎麼辦?吃了我的吐出來,拿了我的還回來,有什麼大不了,不就是虐渣嘛!某男溫柔環上她的腰身:老婆,渣還用得着虐嗎?都是用來踩的,不如我送你一輛壓路機,你想怎麼碾,就怎麼碾。蘇韻:……此後,她碾渣渣,他碾她……...

    點擊閱讀《閃婚甜妻:司少,輕點抱》全文

章節介紹

《閃婚甜妻:司少,輕點抱》是由創作的關於主人公蘇韻司耀的火熱小說。講述了:「所以在你的眼裡,你的表妹就是你的小白鼠?」袁徹驚疑的問道。周曉不以為然,「她能做我的小白鼠,還是她的榮幸!如果不是她有個能幹的爸爸,她算個什麼東西,怎麼能跟我比!」嘴上是很不屑的說,可是袁徹竟然聽出了一絲……嫉妒?是嫉妒的感…

在線試讀

第七百四十章 你嫉妒你表妹?

「所以在你的眼裡,你的表妹就是你的小白鼠?」袁徹驚疑的問道。
周曉不以為然,「她能做我的小白鼠,還是她的榮幸!如果不是她有個能幹的爸爸,她算個什麼東西,怎麼能跟我比!」
嘴上是很不屑的說,可是袁徹竟然聽出了一絲……嫉妒?
是嫉妒的感覺,嫉妒又憤恨,和她平時嘲諷又雲淡風輕的不屑不同,她這幾句話,幾乎是咬着後槽牙,一個字一個字擠出來的。
她恨秦可兒!
「你嫉妒你表妹?!」試探着問道,袁徹腦中迸出這麼個想法。
「我嫉妒她?!」聲音一下變得很尖銳,周曉突然去而復返,飛快的走回他的身邊,猛地彎腰一把扯住他的衣領,「我讀書比她好,長得比她漂亮,身材比她好,能力比她強,我方方面面都比她厲害不知道多少倍,我有什麼需要嫉妒她的?你是不是瘋了!」
「因為她……」看着她猙獰又瘋狂的樣子,袁徹知道自己猜對了,看着她的眼睛,再次猜測說,「因為她的家庭環境更好一點?」
記得說秦可兒的父親是個高官,而他去過,家庭條件的確不錯,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周曉會嫉妒她?但如果不是嫉妒,為什麼會這麼瘋狂暴怒,為什麼會長期十多年的給自己的表妹下毒?
「呵!」冷笑一聲,鬆開了手,周曉冷冷的說,「她從小就死了媽,她爸爸公務繁忙,小時候吃住幾乎都寄住在我家,她家庭環境好?」
「你什麼都不懂!你就是個招搖撞騙,打着神醫旗號沽名釣譽的騙子!」周曉諷刺道,「跟你說這些有什麼用,你根本就不懂得真正偉大的醫學是什麼樣的!」
「我是騙子,你是瘋子!咱們誰也沒比誰強!但至少我知道,人是有底線的,人就是人,不是小白鼠。我們行醫是為了救人,不是為了害人!」袁徹看着她的背影說道。
換來的,只是一聲冷嘲,周曉走了。
她這次沒有再回頭,走的也很快,門再次被鎖上,整個屋子陷入死一般的寂靜中。
袁徹感覺自己快死了。
方才那一番的折騰,更加渴和餓了,嗓子里一股血腥味直往上沖,又好像鐵鏽的味道,噁心的直乾嘔,也嘔不出什麼東西來。
沒有水,最多再撐兩天,不……感覺一天,一天就會死了。
到現在還沒有人發現他不見了吧,沒有人在意他,他忽然覺得,自己活在這個世界上,一直以為自己風光無限,自己受人尊重,結果臨死,不過都是一場空,甚至可能沒人發現他的死。
身上摸索了下,除了那把水果刀和打火機,再沒有其他的東西了,手機被搜走了,他甚至有點後悔沒在身上裝點點心什麼的,有點水也好啊。
正想着,摸到一個小小的瓶子,掏出來一看,想起是那瓶實驗成功的樣品。
還記得剛成功時自己的興奮和喜悅,迫不及待想要跟黎教授分享的快樂,然而在這些人的眼裡,這不過是為了應付上面的障眼法,根本沒人在意。
還有蘇韻,自己一直在跟她較勁,想要超越她,而她卻根本沒有把自己放在眼裡,他就像個徹頭徹尾的小丑,上下蹦躂,結果別人根本就沒看過他。
蘇韻早早的撤身,又要毀掉實驗室的數據,是不是已經發現了他們在做這樣的事。
而自己卻還以為是的去恢復了數據,還跟蘇韻炫耀,自己一定會成功,會打敗她的,真是可笑啊!
仰起頭,長嘆了一聲,袁徹笑了起來,笑自己的愚蠢,笑自己的天真,笑自己的自以為是。
笑了一會兒,手指握了握那個瓶子,打開塞住的蓋子,湊近,輕輕的嗅了一下。
沁人心脾的味道,淡淡的幽香,躁動的心似乎也安靜了些,沒有那麼焦躁了,這是他的實驗成果,卻沒想到用到了自己的身上。
不過,除了舒緩心神,讓精神安寧,疼痛感也減輕了許多,也沒有什麼其他的作用了,他總不能把這瓶精油,當成水喝下去吧!
重新蓋上蓋子,他眼睛裏的光芒,一點一點的暗淡下去。
就在這時候,門再次被打開了,不過不是高跟鞋聲,而且腳步很明顯是刻意放輕了,又很快速的挪動到他的身邊。
後背緊貼着牆壁,袁徹眯了眯眼沒太看清,「誰?!」
「噓!」快步到了他的面前,袁徹這才看清楚,「黎教授?」
「袁徹,你餓了吧?我給你帶了點吃的和水,你先吃點兒。」黎教授小聲的說著,拿出一小塊麵包,還有一瓶水打開遞給他。
「你?……」
明明渴得要命,可是此刻卻有點不敢喝了,疑惑的看着他,畢竟,他跟那些人也是一夥的。
「我……」看出他的顧慮,黎教授很無奈的嘆了口氣,但什麼都沒解釋,只是打開瓶子自己先喝了一口水,遞給他,「吶!」
看到他的示意,袁徹也不再顧慮,實在是太渴了,接過瓶子仰起頭,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
很快,一瓶水就見底了,他乾的冒火的喉嚨總算好了一點,但還是渴。
不過,這一瓶水也算是緩解了他的不適,身體也感覺有了點點力氣。
「吃點兒。」又遞給他一個麵包,袁徹這次沒再質疑,只是大口的啃了起來,狼吞虎咽的。
他這輩子沒吃的這麼香過,之前為了請他這個「神醫」看病,不知道多少人請過他各種山珍海味,但都沒有眼前這個麵包來的香甜美味。
很快就吃完了一個,黎教授又遞過來一個,他一口接一口,一連吃了五個麵包才停下來,舒服的吐了口氣。
看着他的樣子,黎教授滿心愧疚,「對不起啊。」
「……」搖搖頭,袁徹苦笑。
他知道,黎教授也是被逼無奈,他也是被脅迫的,只是要自己完全不怪他,也做不到。
不管是因為什麼,黎教授總歸也是參與進去了,跟那些人他們,都是一夥的。
「黎教授,你放我走吧。」袁徹突然說道。
大神錦夜的司少甜妻,寵定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