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厲爺的嬌妻出逃了)蘇筱筱周峪_蘇筱筱周峪完結版閱讀

(厲爺的嬌妻出逃了)蘇筱筱周峪_蘇筱筱周峪完結版閱讀 第236章 花瓶 試讀

2022-10-04 20:39 作者:蘇筱筱厲霆深
  • 厲爺的嬌妻出逃了 厲爺的嬌妻出逃了

    《厲爺的嬌妻出逃了》是作者「蘇筱筱厲霆深」的代表作,書中內容圍繞主角蘇筱筱周峪展開,其中精彩內容是:「厲爺從小養到大的小嬌妻跟別人跑啦!」 這則消息已經傳得A城無人不知! 可只有蘇筱筱知道,是他不要她了! 五年後,她攜崽歸來,就被他逼在牆角。 「蘇筱筱,那站你身邊的男人是誰!」 蘇筱筱纖細的手指繞過男人的胸口,笑得一臉歡樂,「幹嘛?吃醋啊?」 厲霆深逼近幾分,頗有點危險的味道,「我不吃...

    點擊閱讀《厲爺的嬌妻出逃了》全文

章節介紹

《厲爺的嬌妻出逃了》中的人物蘇筱筱周峪擁有超高的人氣,收穫不少粉絲。作為一部{分類}小說,「蘇筱筱厲霆深」創作的內容還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厲爺的嬌妻出逃了》內容概括:蘇筱筱順着ID扒到了耳釘男和黃毛的ins和油管賬號,上面呈現的東西可真是不堪入目,那個看似高傲的耳釘男居然是某個男大佬包養的小白…

在線試讀

第236章 花瓶

蘇筱筱順着ID扒到了耳釘男和黃毛的ins和油管賬號,上面呈現的東西可真是不堪入目,那個看似高傲的耳釘男居然是某個男大佬包養的小白臉,據說撈了一筆錢就跑了,狠狠的坑了大佬一筆,現在那位大佬還在通緝他,所以他才回到了國內。
黑客都是有職業道德在的,要是真的有黑客敢通過攻擊系統而獲取財產的話,會遭到整個行業的抵制,警方自然也不會放過他,所以儘管很多黑客擁有攻克銀行系統的能力,但是仍然不會選擇這種方式來「致富」。
不過看耳釘男那個樣子,怕是也沒有那個本事吧,貪圖錢財但是膽子又小,能幹的也就只有賣一賣他的臉了。
跟他在一起的黃毛也不是什麼好人,蘇筱筱從他的電腦裏面查到了許多虐待小動物的視頻,這個黃毛看起來人模狗樣的,沒想到居然是以虐待動物為樂的變態。
將視頻簡單的馬賽克了一下,蘇筱筱順手就把黃毛的所有虐待動物的證據都發到了內網裏面,這些東西放在外網肯定會被屏蔽掉,但是在內網就不一定了。
國內現在還沒有立任何關於虐待動物的法律,就算是爆出來讓大眾知道,也只會是引起討論和譴責,真正的犯罪人黃毛不會受到除了輿論之外的任何的懲罰,蘇筱筱也不屑於用輿論對付別人。
但是發到黑客界就不一樣了,黑客雖然說是一個比較見不得人的組織,甚至可以說很多黑客乾的都是違法的事情,但是這並不代表着黑客全部都是冷血無情的人,相信肯定會有人願意出手好好的懲罰一下黃毛。
「別笑了,看看論壇吧。」蘇筱筱微笑着合上了電腦,歪頭看向耳釘男,「喂,你說,要是我把你的行蹤告訴盧老闆的話,會獲得多大的獎勵呢,聽說你很貴哦?」
盧老闆就是那位大佬的名字,耳釘男聽到蘇筱筱的話臉色一白,強撐着才沒從凳子上滑下來,結巴的說道。
「你……你怎麼知道,你敢!。」
「喔。」蘇筱筱點了點電腦,示意道,「你看我敢不敢咯,我已經把你的行蹤全部發到他的郵箱去了,我個人呢比較有錢,也不稀罕這仨瓜倆棗的,但是你可能就不一樣了哦。」
她突然燦爛一笑,「哦對,說不定盧老闆已經在來的路上了。」
耳釘男腿一滑,徹底坐在了地上,連滾帶爬的離開了這裡。
黃毛臉色也不是很好,他一進入論壇就看見了置頂的視頻,那是自己電腦裏面珍藏的東西,怎麼會出現在論壇首頁,還有自己的所有身份信息,也都被掛了起來,而且還有人在不斷補充。
頓時,他感覺周圍人看他的眼神都變的奇怪了起來,要不是峰會不能鬥毆,他都懷疑這些人要上來打自己一頓了。
實在受不了眾人目光的黃毛,逃一樣的離開了酒吧,估計他這一輩子都沒有勇氣敢再次參加峰會了吧。
送走了礙眼的兩人,蘇筱筱去調酒師那裡拿了一杯雞尾酒坐在位置上慢慢的品着,周圍的人對她的議論她全部都能無視掉,畢竟蘇筱筱是做明星的人,比這還要萬眾矚目的場景她早就呆慣了,還會怕這個。
「我就說她不是花瓶那麼簡單,你看論壇上發的東西,不就是她剛才從那個人電腦上拿來的。」
「但是我從來沒有見過她,我對她說她自己是袁老的徒弟這一點依然保持懷疑,誰都沒聽說袁老收過這麼一個徒弟,說不定是吹牛吹出來的,誰都知道袁老肯定不來峰會,反正沒人打她臉。」
周圍的議論聲全部都進入了蘇筱筱的耳中,但是她依然像聽不見一樣優雅的坐着,無聊到甚至想離開。
師父說的沒錯,這個網絡安全峰會真是無聊到了極點。
這個時候,會場的主辦方看見了蘇筱筱,又旁聽了一下周圍人議論的話題,來到了蘇筱筱的面前。
「請問您是袁英袁老的徒弟嗎?」服務生身穿白色襯衫,很有禮貌的俯下身問蘇筱筱。
「是我。」她點了點頭,要是工作人員再不來,她就準備走了,反正自己來過了,師父那邊也好交代。
「請跟我來這邊。」
眼見着主辦方的人對着蘇筱筱畢恭畢敬,旁觀的群眾看的眼睛都快瞪出來了,看樣子這個很漂亮的女生真是袁老的徒弟,她沒說慌,真是打臉來的太及時,幸好剛才沒有衝上去找死。
得罪了袁老以後,就別想在黑客界混了,袁老那可是泰斗界的人物,隨便動動指頭就能把在場的任意一個壓死,他這樣的人能隨便就被別人欺負了?
跟着服務生走到了深處的會議室,沒想到這個風格屬於地下嘻哈的酒吧還有會議室這麼正規的東西在,蘇筱筱正好奇着,服務生就開口解釋。
「我們每年的峰會都會選取固定的幾個場所來作為場地,這個酒吧就是之一,所以有專門配對的會議室在。」
說著便推開了門,「請。」
「你就是袁老的徒弟,剛才在外面找事的人?」
會議室裏面早就有人等着了,見到蘇筱筱後又是不屑的樣子。
「準確來說,找事的人不是我。」
蘇筱筱眉頭皺了皺,這裡的人怎麼都這樣,不會好好說話嗎?
會議室里坐着五六個人,都是很隨意的樣子,有一個甚至很風流的敞開了襯衣,露出裏面的蜜色的肌肉。
意外的是,厲霆深的那個纏着袁老的黑客朋友也在。
在場的各位在收到袁老的郵件後,都知道他的徒弟會來這裡,但是袁老向來是不喜歡參加這種聚會的,不來也是在意料之外。
之前根本沒有聽說過袁老有徒弟這麼一說,眾人猛地收到了通知,還以為是袁老最近才收的徒弟,還以為是多麼厲害的人物,沒想到是個無名之輩。
「我當是誰呢,原來是個花瓶,這人不會是靠臉才當上袁老的徒弟吧。」
又是花瓶,蘇筱筱今天已經是聽到第三波人說自己是花瓶了,都快要對這個詞麻木了。
「別這麼說,袁老收徒肯定有自己的標準。」
顧辭有些受不了,替蘇筱筱說了一句話。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