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蘇卿陸容淵(蘇卿楚天逸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_《蘇卿楚天逸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全集閱讀

蘇卿陸容淵(蘇卿楚天逸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_《蘇卿楚天逸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全集閱讀 第1607章 寺廟僧侶 試讀

2022-10-04 20:05 作者:在他深情中隕落

章節介紹

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蘇卿楚天逸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講述的蘇卿陸容淵決兩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蕭騰高燒不退,時冷時熱,意識也變得模糊。他昏昏沉沉之際,嘴裏呼喚着蕭母的名字:「雅舒,雅舒……」人,只有在困難,脆弱,最需要別人時,才會認清真實內心。…

在線試讀

第1607章 寺廟僧侶

蕭騰高燒不退,時冷時熱,意識也變得模糊。
他昏昏沉沉之際,嘴裏呼喚着蕭母的名字「雅舒,雅舒……」
人,只有在困難,脆弱,最需要別人時,才會認清真實內心。
最後還是趕來蕭家說明緣由的梁伊,才發現蕭騰發燒的事,梁伊趕緊打電話,叫部隊醫生過來。
蕭騰是在第二天早上才退燒,梁伊在蕭家照顧了蕭騰一夜。
蕭騰醒來,看見梁伊,十分詫異。
「小伊?你怎麼在這?」
梁伊笑道「蕭叔叔,你醒了,你發燒了,我來看你,才發現你發燒了,已經給你輸液了,燒也退了。」
蕭騰低頭看着手背上的針管,心裏頭五味雜陳。
一把年紀了,生病躺在床上,身邊連個親人也沒有。
以前他生病,蕭母必定在旁邊溫柔照顧。
想到這,蕭騰問「小伊,你伯母回來沒有?她有沒有知道我發燒的事?」
蕭騰想着蕭母若是知道他生病了,說不定心軟就回來了。
梁伊搖頭「伯母沒有回來,我昨晚給伯母打了電話,將蕭叔叔生病的事告訴了伯母,伯母說……」
「她說什麼?」蕭騰迫不及待的追問道。
梁伊艱難地說「伯母說,是蕭叔叔……自作自受。」
後面那四個字,梁伊真有點不敢說出來。
這話,誰聽了喜歡啊。
梁伊以為蕭騰會發怒,哪知卻一點反應都沒有。
梁伊試探性地問「蕭叔叔,你跟伯母怎麼了?」
其實這話,也是明知故問。
蕭湛失蹤了,蕭母氣得回了娘家,必定跟蕭騰有關。
蕭騰身為長輩,又身居高位,哪好意思在小輩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
不要面子啊?
蕭騰沉着臉,說「沒事。」
梁伊識趣,也不再追問。
蕭騰以為梁伊是來蕭家要說法的,說「小伊,你放心,蕭叔叔只認你這個兒媳婦,你已經是蕭家的人了,我一定把蕭湛找回來,跟你結婚。」
梁伊躊躇着說「蕭叔叔,我跟蕭湛,其實什麼也沒發生,相愛是兩個人的事,也許我們小時候在一起玩耍,開開玩笑,可我們現在成年了,我們都不是當年的孩童,我們有自己的思想,蕭叔叔,希望你別再逼蕭湛了。」
聞言,蕭騰氣得倏地一下坐起來了「你們那晚?」
「蕭湛了解你,他早預判了你接下來的每一步,他當著監控喝下被下藥的酒,我進去時,給他送了解藥。」梁伊坦白道「蕭叔叔,我不愛蕭湛,我不想嫁給他。」
蕭騰的臉色立即變得十分難看,他被兩個小年輕給耍了。
「他在哪裡?」蕭騰怒問「你們倆合夥起來矇騙我們,你肯定知道他在哪裡。」
「我不知道,蕭湛接下來的計劃,並沒有告訴我。」梁伊說「蕭湛需要我做的,就是幫他離開審訊室,蕭叔叔,蕭湛是一個獨立個體,是一個人,他不是木頭,任由你擺布,希望你能尊重我們。」
蕭騰神色陰沉「看在你爸的份上,你走。」
梁伊也不再多說,起身離開。
蕭騰氣得胸口劇烈起伏,他當即拿起手機,打了個電話出去「把蕭湛給我找出來,不管用什麼方法……」
……
千里之外。
雲霧繚繞的五仙山。
一座不對外開放的寺廟裡,蕭湛身着寺廟僧服,正在庭院里打掃落葉。
誰人知道,部隊里的一代蕭神,卻在這裡成為掃地僧。
蕭湛神情平靜,似乎真正做到了心境合一。
聽着鐘聲餘音繚繞,看着山腰間晨霧氤氳,心裏十分平和。
一片落葉被風吹落,蕭湛回了神,寺廟住持走了過來「執着如淵,是漸入死亡的沿線,種如是因,收如是果,一切唯心造……」
住持嘴裏念着佛曰,也是在提點蕭湛。
蕭湛聆聽「多謝住持教誨。」
住持搖頭「這裡不是躲避俗世凡塵的地方,小隱隱於山,大隱隱於市,你心不在這裡。」
蕭湛問「那在哪裡?」
住持看了眼山間晨霧「在雲里,在風裡,隨風散了。」
蕭湛訥訥「雲里是她,風裡見她,夢中也見她。」
住持問「那你為何來這?」
蕭湛苦笑「位居高位,卻終是虛幻一場,這世間,不會因少我一人,有什麼變化,也不會因多我一人,罪犯盡除,來是無,歸,也是無。」
在離開帝京時,蕭湛有兩個計劃,往左,是超越父親,王者歸來,往右,是隱歸山林,銷聲匿跡,似從未來過。
他最後選了歸隱山林。
在做選擇的那一剎那,他就像是發動機突然失去了發條,覺得忙忙碌碌一生,又為了什麼?
榮華富貴?手握重權?妻賢子孝?
蕭湛忽然明白了當初仇天選擇自殺的另一重意思,大概,仇天在結束自己生命時,也曾閃過這樣的年頭。
住持笑了笑「該吃早餐了。」
此時的蕭湛,就像一名劍客,失去了劍心。
住持走遠,蕭湛站在原地,眺望着遠方。
與此同時,身在暗夜島的陸顏,坐在了曾經月九喜歡坐的礁石上,眺望着遠方。
陸景軒被留在暗夜島,隨時觀察陸顏的狀態。
陸顏聽從陸容淵的安排來暗夜島,也只是為了讓陸容淵放心,她不知道蕭湛去了哪裡,卻不擔心蕭湛,也似乎明白他的心思。
陸顏在礁石上坐了一會兒,起身朝圖書館走。
陸景軒拎着一串葡萄跑過來「妹妹,吃葡萄,可甜了,這是二哥當初為討二嫂歡心,種在後山的。」
陸顏看着陸景軒手裡的綠葡萄,問「現在不是葡萄成熟的季節,怎麼會有?」
「這是二哥研究的新品種,就是這個月份成熟的。」
陸顏說「真服氣二哥,什麼都會,真不知道什麼是二哥不會的。」
在陸家,永遠可以相信陸景寶的創造力,
陸景軒笑「生孩子二哥肯定不會。」
陸顏也笑了,見她笑了,陸景軒驚喜不已「顏顏,你沒事了?你笑了。」
陸顏笑道「我能有什麼事?我只是……」
陸顏看了眼遠方,說「給家裡帶來了麻煩,我感到很抱歉,讓爸他們擔心了。」
「一家人嘛,這有什麼的。」陸景軒笑道「妹妹,你想不想去外面走走?三哥帶你悄悄出去?」
陸顏知道,是陸景軒待不住,想出去了。
「好啊。」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