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蘇卿楚天逸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蘇卿陸容淵全集在線閱讀_(蘇卿楚天逸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全集閱讀

(蘇卿楚天逸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蘇卿陸容淵全集在線閱讀_(蘇卿楚天逸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全集閱讀 第1605章 正面衝突 試讀

2022-10-04 20:11 作者:在他深情中隕落

章節介紹

在他深情中隕落的《蘇卿楚天逸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小說內容豐富。在這裡提供精彩章節節選:蕭湛這一跑,顛覆了所有人的認知。他可是部隊精心培養出來的,怎可真的損失這樣的人才?別說蕭騰了,就連整個部隊都在找。然而,蕭湛就像是人間蒸發了,誰也找不到一絲蹤跡。陸顏接到了郝蕾的電話,郝蕾試探性地在電話里問:…

在線試讀

第1605章 正面衝突

蕭湛這一跑,顛覆了所有人的認知。
他可是部隊精心培養出來的,怎可真的損失這樣的人才?
別說蕭騰了,就連整個部隊都在找。
然而,蕭湛就像是人間蒸發了,誰也找不到一絲蹤跡。
陸顏接到了郝蕾的電話,郝蕾試探性地在電話里問「顏顏,蕭神失蹤了,你知道嗎?」
這話潛台詞,是在問陸顏是否知道蕭湛在哪裡。
所有人都認為,蕭湛離開,必定會去找陸顏。
陸顏說「我不知道他在哪裡,我跟你一樣疑惑,他也沒有聯繫過我。」
這話,郝蕾信,可蕭家又怎麼會信?
當天夜裡。
蕭騰帶着人,將陸家老宅團團圍了。
圍住陸家老宅的,那可都是軍用車,十幾輛大卡車,上百人,那陣勢之大。
不知道的還以為陸家攤上什麼大事了。
陸家老宅也是燈火通明,陸容淵帶着陸景天,陸景軒陸景擎,父子四人站在院子里,至於女眷孩子,都讓回房間。
陸家有難,月九與上官羽肯定不可能當縮頭烏龜,將孩子們交給蘇卿,夫妻倆也與陸容淵陸景天站在統一戰線上。
陸顏想從房間里出來,被陸容淵下令關在屋裡,不準出來,誰也不敢違抗陸容淵的命令,放她出來。
陸顏焦急不已。
陸景寶得知消息,也從萬家往陸家趕。
這種時候,怎麼少得了萬揚與樓縈?
車成俊與白飛飛那也是連夜開車往陸家去。
冷鋒的消息也十分靈通,冷家在那方面的人脈,可一直沒斷。
冷鋒穿上鞋子就去開車,劉寶珠披着外套出來「冷鋒,我跟你一起去。」
「你去做什麼,在家裡待着。」冷鋒說「我先過去看看出什麼事了。」
今晚雙方事態嚴峻,冷鋒可不敢讓手無縛雞之力的劉寶珠去。
陸家大門口。
蕭騰雙手負背而立,臉色陰沉,他的身後是幾十名保衛兵,其餘的保衛兵,將陸家圍着。
這時,緊閉的陸家大門打開了。
陸容淵帶着陸景天三兄弟,上官羽與月九,從裏面走出來,幾人站成一排,人雖少,那氣勢卻一點不弱。
陸容淵神情冷冽,站在台階上,冷冷的掃視着圍了陸家的保衛兵,隨即將目光落在蕭騰身上。
「蕭首長,深更半夜,這是何為?」陸容淵還算是壓着火氣的。
蕭騰微仰着頭,神色嚴肅「蕭湛失蹤了,我懷疑他進了你陸家。」
陸容淵冷笑「懷疑?現在蕭首長辦事,都已經像個女人一樣,用女人的第六感,僅憑懷疑就帶人圍了我陸家?」
一番羞辱,讓蕭騰臉色漲紅「蕭湛失蹤,必定跟你女兒陸顏有關,今天,我必須搜一搜陸家。」
搜陸家?
這對於陸家來說,就是一種侮辱。
陸容淵臉色陰沉得可怕,陸家幾兄弟也是恨不得跟這群人干架的架勢,上官羽與月九神情也是俊冷。
陸景天往前邁了一步,凌厲的眸子盯着蕭騰「你搜一個試試?」
話音落下,這時,一輛勞斯萊斯開了過來,一個完美的漂移,再來一個極速剎車,將車子停在蕭騰的面前。
車輪胎與地面發出刺耳的摩擦聲,車尾噴了蕭騰一臉車尾氣,極速的風揚起地麵灰塵,撲了蕭騰一臉。
囂張,狂妄。
陸景寶從車上下來,將車門又重重關上。
「蕭老兒,我陸家是你想搜就搜的,你兒子丟了,關我陸家屁事。」陸景寶指着蕭騰鼻子罵「年齡大了,更年期來了,那就在家裡好生待着,別出來丟人,真不知道你是怎麼坐到今天這個位子的,腦子裡就像是裝了一桶大便。」
陸景寶懟人,從來沒輸過,蕭騰氣得臉色鐵青。
蕭騰氣得哆嗦「放肆……」
「放肆是我老公的座右銘。」萬一一站出來,說「蕭湛有你這樣的父親,真是悲哀,這要換成我,恐怕還等不到今天,我早跑了,氣死你這個糟老頭,他忍了你二十多年才跑,真是夠能忍的了。」
一個比一個毒舌,蕭騰也算是出色的外交官了,面對不按常理且什麼話都敢說,不顧及的陸景寶夫婦二人,還真是一時被懟得說不出話。
蕭騰氣得臉色難看到了極點「我有搜查令,你們陸家不想集體去警局坐坐,最好配合。」
蕭騰拿出搜查令,朝身後的人揮手,眾人就要上前進屋搜查。
陸容淵揚聲說「蕭騰,你蕭家的氣數,也就到此了。」
蕭騰也是個不受威脅的人,蕭湛的失蹤,點燃了蕭騰心中怒火,他今天必定要搜查。
這時,車成俊與白飛飛,萬揚與樓縈也都趕到了,冷鋒緊隨其後。
幾人從車上下來,蕭騰側頭看去。
陸家有難,這些朋友怎麼可能坐視不管。
這是在帝京,陸家不便將暗夜召來與蕭騰正面衝突,但總有東西是蕭騰忌憚的。
車成俊走上前,說「蕭首長,你坐到今天的位子,也實屬不易,別最後落了個晚節不保的下場,蕭湛失蹤,與陸家毫無關係,可你若帶人跨入這個門,那結局就不一樣了。」你
「你精心培養的兒子失蹤,你的心情,我能理解,我們都是做父母的,為人父母,都是為子女着想,但陸家行事光明磊落,陸家與蕭家井水不犯河水,蕭湛若敢踏入這個門,不用蕭首長來找,陸容淵自會把人扔出來。」
車成俊是來做和事佬的,雙方鬧大,那都不是明智之舉,當然,他肯定是站在陸家這邊,一番軟硬兼施的話,也讓蕭騰臉上閃過一抹遲疑。
車成俊有着Y國皇室作靠山,有這一層身份,蕭騰還是要掂量掂量,否則牽一髮而動全身,上升到國際矛盾。
蕭陸兩家水火不容,陸家肯定不退步,蕭家既然帶人來了,也不會無功而返,那麼就只能靠他們這些中間人周旋。
冷鋒也說「蕭首長,千里之堤潰於蟻穴,任何事,都不是靠意氣用事處理的,陸家這幾兄弟,年輕氣盛,我們這些做長輩的,也難以約束,原本只是一件小事,最後弄到兩敗俱傷,得不償失。」
車成俊與冷鋒的話,倒讓蕭騰冷靜了些,其實說白了,蕭騰只是需要一個台階下。
陸家硬剛着,蕭騰這面子也不能丟,雙方都只能硬剛。
蕭騰也知道真正與陸家撕破臉皮,百害無一利,他也是頭腦一熱,被蕭湛的行為給氣着了,一氣之下,帶人來陸家找人了。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