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蘇卿陸容淵)蘇卿陸容淵_蘇卿陸容淵完結版閱讀

(蘇卿陸容淵)蘇卿陸容淵_蘇卿陸容淵完結版閱讀 第1606章 凄涼之地 試讀

2022-10-04 20:01 作者:浮生三千
  • 蘇卿陸容淵 蘇卿陸容淵

    《蘇卿陸容淵》中的人物蘇卿陸容淵擁有超高的人氣,收穫不少粉絲。作為一部都市小說,「浮生三千」創作的內容還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蘇卿陸容淵》內容概括:新婚夜,蘇卿遭繼母陷害被調包嫁給毀容腿瘸的陸大少,逃婚後卻陰差陽錯跟自己的未婚夫談起了戀愛。陸大少以網約車司機身份寵女友。直到有天蘇卿發現了男友的秘密。蘇卿冷笑:「身價千億的網約車司機?」陸大少:「……」蘇卿咬牙:「不是腿瘸嗎?我看你挺活蹦亂跳的。」陸大少:「……」蘇卿怒:「不是毀容沒幾年能活了?」...

    點擊閱讀《蘇卿陸容淵》全文

章節介紹

《蘇卿陸容淵》是網絡作者「浮生三千」創作的{分類}小說,這部小說中的關鍵人物是蘇卿陸容淵,詳情概述:現在台階已經給到這了,蕭騰若再不順着台階下,那就有點不知好歹了。可蕭騰心裏卻還是不甘心,若是蕭湛在裏面,那他就是把兒子拱手讓人了蕭騰在猶豫,陸景寶冷笑一說:「別磨嘰,想干就干,我陸家不惹事,也不怕事,…

在線試讀

第1606章 凄涼之地

現在台階已經給到這了,蕭騰若再不順着台階下,那就有點不知好歹了。
可蕭騰心裏卻還是不甘心,若是蕭湛在裏面,那他就是把兒子拱手讓人了
蕭騰在猶豫,陸景寶冷笑一說「別磨嘰,想干就干,我陸家不惹事,也不怕事,你兒子在哪裡,是死是活,跟我們陸家沒半毛錢關係,就怕我陸家把大門打開,你都不敢進去。」
陸景寶的話可夠刺人的,然而蕭騰只能瞪着。
車成俊看了眼陸景寶,這小祖宗,真會惹事。
陸景寶的性子就是這樣,護短,別人都欺負到家門口了,不僅要搜家,還要帶走陸顏審問,這怎麼能行。
除非從他屍體上踏過去。
陸容淵站在台階上,一言不發,可他往那一站,還真令人發怵,讓人望而生畏。
就在這時,蕭騰接到了一個電話,是蕭湛打來的。
看到來電顯示,蕭騰還遲疑了一下,那是陌生號碼。
接通後,電話那頭傳來蕭湛的聲音。
「蕭首長,帶着你的人,從陸家門口撤了,否則,你會後悔終身。」
蕭湛只丟下這麼一句話就掛掉了電話,蕭騰想讓人追蹤蕭湛的位置,由於時間太短,也無法追蹤。
蕭湛是卡了時間的,他的反偵探意識非常強,又豈是蕭騰能抓到的。
不然這二十多年的訓練,那是白費了。
蕭騰盯着手機,靜默了很久,四周寂靜,上百號人,卻無半點聲音,氣氛凝固到了冰點。
是一觸即發,還是鳴金收兵,那是蕭騰一念之間的事。
陸家人的態度就是,你想幹事,他們奉陪到底,若撤退,他們也不會挑事。
蕭騰在沉思十幾秒後,舉手一揮,帶着眾人上車回去了。
其實他這一退,已經是陸家贏了。
蕭騰親自帶人來搜陸家,連門都沒進,這要是傳出去,那也是夠丟臉的。
稍稍冷靜下來的蕭騰,他也踏不了那個門。
這要是踏進去了,他就別想睡個安穩覺,陸家這幾兄弟暗裡使招,也能讓他提心弔膽了。
所有人撤走之後,車成俊與冷鋒還有萬揚朝陸容淵看去。
陸容淵一言不發,轉身進了屋。
陸家幾兄弟面面相覷,今晚之事,或許只是一個開端,卻也給他們提了個醒,陸家還不夠強。
今晚車成俊一行人也沒有再回去,而是入住陸家。
陸容淵去了陸顏的房間,陸顏見到陸容淵,忙問「爸,蕭家走了嗎?」
「撤了。」陸容淵坐了下來「顏顏,你去暗夜島待一段時間,明天就走。」
陸顏知道陸容淵的意思,擔心蕭騰私底下找上她。
「爸,對不起,我給陸家帶來這麼大的麻煩。」陸顏心裏十分難受。
陸容淵輕輕搖頭「爸永遠是你的靠山,這件事不是你的錯,你也別想了,明天就走,以後凡是姓蕭的人,一律遠之,我陸容淵的女兒,絕不嫁姓蕭的人。」
陸容淵丟下這話,轉身走出了房間。
從來都是陸顏想要什麼,陸容淵必定滿足,可這次,陸容淵不再支持,甚至下了這樣的死命令。
那是陸容淵對女兒說過的最重的一句話。
陸顏心裏五味雜陳,卻說不出一個字。
翌日。
陸顏由陸家兄弟四人護送,去了暗夜島。
一路上,陸顏也是一言不發,陸景寶想逗她開心,氣氛還是那樣死氣沉沉。
陸顏被送走後,陸容淵也一個人坐在書房裡,把自己關了一整天。
蘇卿也沒有去勸了,都活了一把年齡的人,沒有什麼是陸容淵想不通的。
蕭騰帶人圍了陸家的事,被完全壓了下來,外界也收不到一點風聲,只是同小區的人,倒是都清楚,然而也不敢在外面亂說話。
蕭家也同樣死氣沉沉,蕭騰休假了,被他的上級,以他情緒不穩為由,讓他在家休假三天。
在這三天里,蕭母也不跟蕭騰說話,哪怕同桌吃飯,也是不交流,就當對方是空氣。
蕭騰多次跟蕭母說話,蕭母也當沒聽見。
本來蕭家人口就少,蕭湛走了,蕭母不搭理蕭騰,這家裡冷得跟冰窖似的。
蕭騰忍不住了,這天,在飯桌上拍桌子「我跟你說話,你啞巴了。」
忍了好幾天了,蕭騰也就說了重話。
蕭母只是淡淡地看了眼蕭騰「你逼走了兒子,現在也想逼走我是不是,那我走,這個家,你一個人待着吧。」
蕭母心裏頭也有怒火,她也心疼自己的兒子啊。
蕭母說著,起身就要上樓去收拾衣服。
一向在軍中說一不二,發號施令的蕭騰,哪能受得了這樣的反抗。
「王雅舒,你一把年紀了,還跟小孩似的,你想走,那你走。」
蕭騰直呼其名,蕭母也是硬氣,冷冷地看了眼蕭騰,上樓收拾行李。
十幾分鐘後,蕭母提着行李下樓,蕭騰看到,脖子都伸長了,有點坐不住了,卻又拉不下面子挽留。
蕭母也是行事果斷的,讓司機去開車。
司機哪敢開車啊,看了蕭騰。
蕭騰不吭聲,司機也不敢。
蕭母見司機不動,自己提着行李去外面打車。
見蕭母要走出院子了,蕭騰急了,趕緊上前拉住「你這是做什麼,一把年紀了,還鬧離家出走,你還嫌家裡不夠亂,你這走出去,讓人看了不是笑話嗎。」
蕭母失望地看着蕭騰「你只想着別人看笑話,想着自己的面子,何曾想過我和兒子的感受,你太自私了,只顧你自己,這二十多年來,我就像守活寡一樣守着這個家,我守夠了,這個家是被你給弄散的,兒子一天不回來,我也不回來,你就在這發號你的施令,做你的蕭首長。」
蕭母毅然決然的離開,那一番話,把蕭騰懟得面紅耳赤。
他一直以為妻子是幸福的,他給了妻子最高的榮耀,富貴,可妻子卻說是在守活寡。
兒子走了,妻子也走了……
蕭騰守着空蕩蕩的家,第二天就病倒了。
病倒的蕭騰,就是想喝口水,也沒人給他倒,他有習慣,沒有他的命令,家裡的保姆不能上樓。
蕭騰因感冒嗓音沙啞,說不出話,任憑他在床上怎麼喊,樓下的保姆也聽不見。
感冒高燒的蕭騰,此時就是一個孤家寡人,老了,病了,身邊無兒無女,無妻無伴。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