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秦玉顏若雪小說免費閱讀最新全文)顏若雪秦玉全文免費閱讀_秦玉顏若雪小說免費閱讀最新全文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秦玉顏若雪小說免費閱讀最新全文)顏若雪秦玉全文免費閱讀_秦玉顏若雪小說免費閱讀最新全文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第1607章 文萬??與永極 試讀

2022-10-04 16:30 作者:顏若雪秦玉

章節介紹

《秦玉顏若雪小說免費閱讀最新全文》,以顏若雪秦玉作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網絡作家「顏若雪秦玉」傾力打造的一本{分類},目前正在火熱更新中,小說內容概括:來者身穿白衣,年紀頗顯蒼老,渾身散發著極為強勁的氣息。此人不是別人,居然是消失了許久的文萬崈!文萬崈怒目圓睜,滿面兇狠之色,他瞪着永極,彷彿要把永極給…

在線試讀

第1607章 文萬??與永極

來者身穿白衣,年紀頗顯蒼老,渾身散發著極為強勁的氣息。
此人不是別人,居然是消失了許久的文萬崈!
文萬崈怒目圓睜,滿面兇狠之色,他瞪着永極,彷彿要把永極給吃了一樣。
「文萬崈?」看到來者,永極也有幾分驚訝。
文萬崈黑着臉說道「我早就知道你這個混蛋不是什麼好鳥,果不其然,你的確是個畜生!」
永極哈哈大笑道「我以為你已經死了呢,沒想到居然還活着,怎麼,想讓我送你一程?」
文萬崈冷笑道「我身為秦玉的師傅,自然有必要為他出手,狗雜種,我看見你這幅虛偽的模樣就一肚子氣,早就想會會你了!」
滿口的髒話,讓永極的臉色極為不悅。
他黑着臉說道「文萬崈,當年你都不是我的對手,如今你更不是,我警告你,最好把嘴巴放乾淨點!」
「我放乾淨尼瑪的大鎚子,就你這個逼樣,我有必要跟你客氣么?」文萬崈罵罵咧咧的說道。
永極額頭青筋鼓起,渾身更是散發出了強勁的寒意。
「文萬崈,我這就撕爛你這張狗嘴!」永極咬着牙說道。
文萬崈哈哈大笑道「那就來吧,狗雜種,你看我不把你的頭塞進你的屁眼子里!」
「找死!」終於,永極忍不住了,他手掌一探,抓向了文萬崈。
文萬崈身形一閃,躲向了一旁。
他看着不遠處蕭海的墳墓,冷聲說道「換個地方,你敢不敢來?」
「我有何不敢!」永極大怒道。
「好,那咱們就去興南村。」文萬崈笑眯眯的說道。
永極的臉色頓時更加冷冽。
這興安村正是永極的故居,他的父母便葬在興南村。
很顯然,文萬崈是在故意噁心永極。
永極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好,興南村又如何!」
「好,我這就去尼瑪墳頭上等着你。」文萬崈呲牙咧嘴的說道。
撇下這句話後,文萬崈轉身便走。
而永極已經被氣得渾身直哆嗦,他握着拳頭,當即向著文萬崈的方向追去。
可就在這時,一位黑袍人卻匆忙的趕到了永極的身邊。
他擋住了永極的去路,小聲說道「出事了。」
「出什麼事我也要先宰了這文萬崈!」永極咬牙切齒的說道。
那黑袍人眉頭一皺,他趴在永極耳邊上小聲說道「芮翼被抓了,現在生死未卜,她是神王的親信,我們必須保證她的安全。」
聽到這話,暴怒的永極,總算是稍稍冷靜了幾分。
他強忍着去殺了文萬崈的衝動,扭頭看向了那位黑袍人。
「誰抓的芮翼。」永極冷冷的說道。
「騰門的門主,賀騰。」黑袍人說道。
永極眉頭微皺,低聲說道「賀騰?他不是我們合作的目標么?怎麼會」
「我也不清楚,但我敢肯定,一定是芮翼壞了好事兒。」那黑袍人沉聲說道。
「芮翼從未離開過北地,一直跟隨在四大神王身邊,早就已經被寵壞了,她怎會知道外界的險惡。」永極輕哼了一聲。
黑袍人微微點頭,似乎同意永極的說法。
「走吧,去騰門。」永極冷聲說道。
他沒有停留,轉身便離開了這裡。
周圍的人見狀,都紛紛鬆了口氣。
「呼,幸好文萬崈來了,不然我們今天恐怕真要死在這裡。」有人低聲說道。
「不得不說,文萬崈還是一如既往,滿口污言穢語啊。」
「是啊,但不知道為什麼,這次聽他罵髒話還挺爽的。」
文萬崈站在高空,冷冷的俯視着這一切。
他自然沒有去永極父母的墳頭,之所以說那番話,就是為了故意激怒永極罷了。
「沒想到連蕭海都隕落了」文萬崈低聲呢喃。
他神情黯然,心裏更是有幾分難過。
偌大個南州,文萬崈只敬佩兩個人。
一個是絕舞,另外一位便是蕭海。
他雖然並非三瘋三絕之一,可對於永極巴羅等人,他從未服氣過。
「北地已經如此瘋狂了。」文萬崈看着下方屠戮的黑袍人,眼神中閃過了一絲狠毒。
爾後,他身形向著下方暴射而去
騰門。
永極和那位黑袍人來到了此處。
他坐在賀騰的對面,淡笑道「沒想到賀門主如此年輕,真是讓我等敬佩。」
賀騰陰惻惻的說道「永極先生,你不必和我說這些客套話,你我都不是什麼好鳥,開門見山吧」
永極一怔,隨後哈哈大笑道;「我就喜歡和聰明人打交道,實不相瞞,北地的確有意和閣下合作。」
「哦?合作,還是收編?」賀騰陰陽怪氣的說道。
永極淡笑道「當然是合作,實不相瞞,我們的第一選擇是天雲宗,但奈何天雲宗不識趣。」
「很顯然,閣下比起天雲宗,要聰明得多。」
賀騰陰惻惻的說道「那你們北地也該讓我看到誠意才是」
永極淡笑道「賀門主,你拿走了我們的三幅畫卷,這還不算是誠意么?」
「那是我搶的,可不是你們給的,和你們有什麼關係。」賀騰嗤笑道。
聽到此話,永極的臉上頓時閃過了一絲不滿。
媽的,這個賀騰怎麼比自己還不要臉?
「那不知道閣下想要什麼樣的誠意。」永極強忍着怒意說道。
賀騰猛然起身,他眯着眼睛說道「很簡單,想辦法讓我去一趟北地,這就夠了。」
「去北地?」永極一怔,他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知道閣下去北地所為何事?」
賀騰陰惻惻的說道「那你不必問了,這是我的事」
永極陷入了沉默,半晌沒有吭聲。
「看來永極先生沒有什麼話語權,還是去找個能做主的人來跟我談吧。」賀騰笑眯眯的說道。
「有話語權的人已經被你抓起來了。」這時,旁邊的黑袍人開口道。
「哦?你說的是那個女人?」賀騰略顯驚訝。
永極點頭道「還請賀門主把芮翼還給我們。」
「沒問題」賀騰大手一揮,沒一會兒芮翼便被帶了上來。
躺在地上的芮翼早已經被折磨的不成樣子了,她像是失去了意識一般,翻着白眼,抽搐不已。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