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蕭崢小月小說》蕭崢金輝完結版在線閱讀_(蕭崢小月小說)完整版閱讀

《蕭崢小月小說》蕭崢金輝完結版在線閱讀_(蕭崢小月小說)完整版閱讀 第784章 驚情逆轉 試讀

2022-10-04 15:13 作者:東南風雲

章節介紹

《蕭崢小月小說》,以蕭崢金輝作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網絡作家「蕭崢金輝」傾力打造的一本{分類},目前正在火熱更新中,小說內容概括:背後那些人是真的用心不良了。他才剛剛和江中說定了要把蕭崢的人事關係轉入寧甘,就有人興風作浪要把蕭崢整下台。一是說明蕭崢確實是觸動了他們的既得利益;二是到底有沒有把他姜魁剛放…

在線試讀

第784章 驚情逆轉

背後那些人是真的用心不良了。
他才剛剛和江中說定了要把蕭崢的人事關係轉入寧甘,就有人興風作浪要把蕭崢整下台。一是說明蕭崢確實是觸動了他們的既得利益;二是到底有沒有把他姜魁剛放在眼裡?
姜魁剛朝山川白和鹿濤桂瞧瞧,隨後點頭道「你們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這樣吧,鹿部長,你等會跟我一起去見下江中熊書記。」鹿濤桂馬上道「好。」可見姜魁剛是有所顧慮了。
姜魁剛沒有讓山川白一起去,但是山川白心裏已經暗喜了!這個時候,姜魁剛要去見熊旗,不正說明他改主意了嘛!不想要蕭崢這名幹部了嘛!現在,網上都是蕭崢的負面新聞,姜魁剛正好有一個退回蕭崢人事關係的好理由,而一旦退回,蕭崢就變成一塊「回鍋肉」了,掛職期滿或者不滿就被遣返,肯定也就得不到重用。這就是山川白他們想要的結果。
姜魁剛讓秘書去跟江中省聯繫了下,因為都是同住在寶源招待所里,為此很快就有了迴音,熊書記有空,在房間里恭候。
姜魁剛和鹿濤桂一同來到了熊旗的套房,沒想到除了熊旗本人,陸在行、司馬越也在。熊旗站起身來,跟姜魁剛握手「姜書記好,歡迎、歡迎。」姜魁剛道「這麼早就來打擾熊書記,過意不去啊。」熊旗道「客氣、客氣,其實不早了,陸在行、司馬越同志,七點半就過來找我了。來,先坐。」
熊旗讓姜魁剛和自己一同坐在長沙發上,秘書泡茶,續水。姜魁剛端坐之後,轉向了熊旗「熊書記啊,今天一早真是猝不及防,發現網上有些圖片和視頻是針對我們某位同志的。不知道熊書記是否看到了。」
熊旗點頭,手輕輕一抬,道「在行同志、司馬越同志,也發現這個問題了呀,所以七點多就來了。我們是真的很不好意思,咱們江中的幹部鬧出了這樣的事情,在網上如此發酵,影響很不好。而且,為了這位同志啊,姜書記前天還連喝三杯,要把他的人事關係轉過來。這樣啊,姜書記,只要你一句話,說這位同志寧甘不要了,之前說的轉人事關係這個事情,咱們就當說過算過、從來沒有發生過。」
鹿濤桂微微點着頭,等的就是熊旗的這句話,否則還真不大好開口。有了熊書記的這句話,姜書記就能順理成章地將蕭崢給退回去了!蕭崢和納俊英的事情,雖然只是拍到他們同進了一個房間,至於裏面到底發生了什麼,沒有人知道。但是,這種事情,大家是會腦補的,嘴巴長在別人的身上嘛!領導幹部最怕影響不好。江中的領導恐怕也不好意思了,所以主動提出了可以不轉人事關係。
「哎!」沒想到姜魁剛卻道,「我們說好的事情,怎麼能算了呢?熊書記,你放心,自從那天我們說定了,要把蕭崢同志的人事關係轉入寧甘,蕭崢就算是寧甘的幹部了……」聽到這裡,鹿濤桂感覺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姜魁剛竟然非但沒有說要退回蕭崢,而且還再次強調蕭崢已經算是寧甘的幹部了?!姜書記到底是怎麼想的?只聽姜魁剛繼續說道「而且,就算出事,蕭崢也是在我們寧甘出的事,責任在我們!熊書記,你放心,蕭崢的關係繼續轉,蕭崢的事情我們來處理。今天一早我過來,就是想向熊書記表達這個意思。」
熊旗也不多客氣,伸出手,握了姜魁剛的手,道「姜書記,真是一言九鼎啊,我很佩服。那麼,蕭崢的人事關係繼續轉,這個事情我們也就不管了。」姜魁剛道「不用管了。」
這個結果不是司馬越想要的,他忍不住插嘴道「熊書記,雖說您和姜書記約定了,將蕭崢的關係轉到寧甘來,但畢竟現在關係還沒有走程序,華京方面肯定還是認為蕭崢是江中派出的援寧幹部,就怕影響華京對我們援寧工作的整體判斷呀!所以,我的意思是,最好還是要以最快的速度,將蕭崢涉及的問題查清楚,最大限度地減弱社會影響,才是現在的當務之急啊。」
司馬越是江中的組織部長,在熊旗這裡,他之所以敢這麼說話,而且是當著姜魁剛的面,那是因為司馬越有家族的背景在,有司馬中天這個巨大的靠山在。
熊旗朝司馬越瞧瞧,眼中流露出一絲不滿。這時候,江中省·委秘書長譚四明,忽然小跑了進來,看看熊旗和姜魁剛都在,臉上微微露出驚詫的表情,隨後彙報道「熊書記,剛才接到華京扶貧辦的電話,說今天網上出現了援寧扶貧幹部的不良信息,影響很不好,請江中和寧甘領導高度重視,查清實情,迅速平息網上輿情。」
熊旗和姜魁剛相互看了一下,這個時候,姜魁剛的秘書也接到了電話,也彙報了華京扶貧辦相同的要求。
熊旗和姜魁剛又互看了一眼,這個事情真的驚動了華京扶貧辦,搞不好連華京的領導都已經知道了。現在網絡時代,信息的傳播速度比以前快了不知多少倍。熊旗對姜魁剛道「看來,這個事情,我們還必須得弄清楚才能結束了。」
姜魁剛尚未說什麼,門口有人道「熊書記、姜書記,我能否彙報一下我的有關情況?」眾人朝門口看去,
最新章節!
口看去,說話的人,正是蕭崢。在蕭崢的身旁,還站着西海頭市的市委書記陳青山。可見,陳青山是特意陪同蕭崢一起來的。熊旗道「好啊,那你們就進來吧,正好姜書記也在這裡。」
陳青山和蕭崢就一同走了進去,熊旗的秘書就將房門關上了,這次的談話涉及秘密,肯定是絲毫不能為外人所知道的。這個房間,畢竟不是會議室,沙發也就只能坐五個人,熊旗、姜魁剛、陸在行、司馬越、鹿濤桂,在長沙發和兩邊的小沙發上一坐,其他人就只能拖兩把椅子坐在茶几對面了。
在蕭崢開口之前,陳青山首先表態道「姜書記、熊書記,我是西海頭的市委書記,是蕭崢的直接領導。我認為蕭崢和納俊英是清白的,不存在超越同事關係的男女關係。這一點,我對蕭崢是充分信任的……」
然而,陳青山的話尚未說完,寧甘組織部長鹿濤桂就道「陳書記啊,今天這個事情,不是信任不信任的問題。事情已經引發了寧甘扶貧辦的**,甚至華京高層的領導都知道了。所以,不是陳書記你打個包票就能解決的了。現在,需要的是實情!」
「這個……」陳青山還想再說。
「陳書記,這個事情,你不用多說。」司馬越忽然打斷了陳青山,然後盯着蕭崢,質問道,「還是讓蕭崢自己說吧!晚上,為什麼要讓一位女班子成員,到你的房間里談事情?什麼事情,不能在自己的辦公室里談?」
陳青山是市委書記,在西海頭的地盤上,還從來沒人如此打斷他說話,畢竟他是地方的老大嘛。
然而,就在剛才幾分鐘內,陳青山直接被打斷了兩次,可他卻只能忍受下來,不再說話,官大半級壓死人,在這個場合就充分體現出來了。
蕭崢也感受到了司馬越壓迫感極強的目光,蕭崢還是頭一次,如此強烈地感受到司馬越在針對自己!蕭崢看向他,道「司馬部長,我們縣裡的工作,有時候跟省里的工作不一樣,並沒有那麼規律,有時候有什麼事了,加上納書記也住在這個招待所里,我們隨時溝通的情況,還是比較多的。我們心裏,其實沒有想得那麼多,要商量一下工作,就敲個門來商量了!可有些人,卻不料有人別有用心,拍了照、攝了像,還發到了網上去,我倒是想問問那些人,到底意欲何為!背後藏了什麼陰謀詭計!」
司馬越道「蒼蠅不叮無縫之蛋!要是你謹言慎行,也不至於發生今天這樣的事情,不至於讓江中、寧甘兩邊的領導都如此難堪!你是縣委書記,行為還跟鄉鎮幹部一樣,這合適嗎?現在,你被人拍到,有女下屬進入你的房間,人家怎麼想,那就只能任憑人家怎麼想了。」
「這怎麼可以任憑人家怎麼想?」蕭崢不服氣地道,「我和納俊英同志,坐得正行得直,沒有發生什麼就是沒有發生什麼。」
姜魁剛看到蕭崢跟司馬越針鋒相對起來,就道「蕭崢,現在的問題,就是你能不能澄清自己和納俊英同志沒有什麼?網民不相信辯解,只相信圖片。用現在的話來說,有圖有真相。」
這個時候熊旗的手機響了,他看了看,接起來「嗯」「好」「是的」。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片刻後,他放下了手機,看向姜魁剛,道「姜書記,華京領導來電。」
熊旗的神色鄭重,姜魁剛問「華京領導怎麼說?」熊旗道「領導明確說了,要是今天我們不能平息網上輿情,蕭崢必須調離寶源,不得再作為援寧幹部!不能因為一個人,壞了援寧事業的形象。」
這件事的嚴重程度已經提高到了這個地步。但是,大家都想,這種事情又如何澄清、如何平息?看來,蕭崢真的要離開寶源了。陳青山很是遺憾,寶源的脫貧還沒有出現成效,蕭崢就被人害了,不得不離開!他不禁有種出師未捷身先死的無力和悲涼。
此時,蕭崢卻神情鄭重地道「熊書記、姜書記,我有個請求。」
熊旗看向他,道「你說吧。」蕭崢道「等我澄清了這個事情,希望組織上容許我們徹查背後那些別有用心的人。」
姜魁剛首先道「沒有問題,這個我現在就答應你。」
蕭崢點頭,問道「這裡有筆記本電腦嗎?」姜魁剛的秘書立刻拿了一台筆記本電腦過來。蕭崢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u盤,插入電腦,然後給眾人播放了一則視頻。
這則視頻中,記錄了納俊英從進門到出門,在蕭崢房間里的全過程。這個視頻,正好可以跟網上的照片和視頻對得上,他們當時的穿着,以及她進門的身姿都是吻合的。
眾人看到這個視頻之後,臉上的神色不由鬆了,姜魁剛用手在沙發上一拍,笑着對熊旗道「熊書記,看來我們還是多慮了。」
熊旗朝姜魁剛點點頭,又看向蕭崢,說道「好,有備無患。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這就是最好的註解。這個視頻,讓宣傳部儘快傳到網上,這就等於是讓謠言不攻自破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